16年前为报“一骂之仇”,5人向加油站员工下手终被擒

2020-08-06 18:04:45 中国长安网

7月,花椒丰收上市的季节,焦某楠忙碌地指挥员工收购、加工花椒。

山西省运城市芮城县风陵渡镇,借助独特的地理环境和交通优势,当地建有花椒、菊花生产基地和华北最大的花椒贸易市场。32岁的焦某楠抓住商机,投资100多万元,开了农副产品加工厂。因头脑灵活,管理有方,生意做得是红红火火,成了附近小有名气的成功人士。

7月22日,当芮城县公安局民警出现在焦某楠面前亮明身份后,他的心理防线被瞬间击垮,他心中那个埋藏了16年之久的秘密彻底被打开,那起尘封了16年的命案也终于浮出水面。

加油站蹊跷命案

家住风陵渡镇的老张,2003年从单位退休后,看到村口的加油站人手不够,就去应聘当起了加油员。认识老张的人都知道,他做事认真细致,就是脾气不大好,加油时难免与顾客发生争吵、拌嘴。2004年2月29日凌晨1点多,准备外出贩菜的村民刘某,经过老张所在的加油站时,发现加油站房门大开,灯火通明。出于好奇,刘某走进了加油站的房屋。眼前的一幕令他至今难忘:只见房间内一片凌乱,墙上、地上到处都是血迹,老张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惊魂未定的刘某急忙拨打了110报警电话。案发后,芮城县公安局立即启动命案侦破机制。经鉴定,被害人老张系被他人用单刃利器刺伤,致全身多处失血性休克死亡,胸部还有两处点状创伤为针状物所致。芮城警方立即抽调20余名精干警力成立“2·28杀人案”专案组。专案组对收集到的线索进行分析研判,最后定性为“抢劫杀人案”,凶手系两名以上年轻人。

“此案杀人手段残忍、影响恶劣,且属团伙作案,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专案组民警的压力很大,都铆着一股劲儿,一定要把这个案子破了。当时几乎把风陵渡镇周边翻了个底朝天,仅在黄河大桥上就设卡一个多月,排查走访近万人,仍然一无所获。”当年参与办案的民警回忆。

16年里,虽然刑警大队的民警换了一茬又一茬,但案件的侦破工作始终没有放弃。

行凶者为懵懂少年

2020年,公安部“云剑2020”命案积案攻坚战役打响,专案组民警再次到达“2004·2·28杀人案”现场,重新寻找可能出现的蛛丝马迹。

7月4日,刑侦技术民警对当年提取到的物证重新进行梳理、鉴定时发现了重要物证线索。专案组民警将物证送往运城市公安局和山西省公安厅进行检验。

7月22日,好消息传来:犯罪嫌疑人确定了。随后,民警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焦某楠(男,现年32岁,芮城县风陵渡镇人)。同时,孙某飞(男,现年33岁,芮城县风陵渡镇人)、焦某(男,现年31岁,芮城县风陵渡镇人)、刘某(男,现年33岁,芮城县风陵渡镇人)3名犯罪嫌疑人先后落网。7月26日,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苏某威(男,现年31岁,芮城县风陵渡镇人)在上海被抓获。曾经轰动一时的“2004·2·28杀人案”终于告破。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先后交代了2004年2月28日晚,手持西瓜刀、射钉枪等作案工具将老张杀害致死的犯罪事实。

2004年2月的一个星期六,15岁的焦某楠放学后,骑着父亲的摩托车与同在初中上学的16岁表哥孙某飞,到老张的加油站给摩托车加油。加完油后,焦某楠说老张给他加的油分量不足,两人便争吵起来。老张没有丝毫客气,将二人痛骂了一顿,争强好胜的焦某楠感觉很没面子。事后,焦某楠越想越生气,发誓一定要出口恶气,找老张报“一骂之仇”。

2月28日,放学后的焦某楠将自己想“报仇”的想法告诉了表哥孙某飞。孙某飞当即答应一同前往,并叫来了3名初中同学焦某、刘某和苏某威。5人经过密谋后,从风陵渡街道一五金商店购买了两把西瓜刀,又从一个棺材铺借来射钉枪。

当晚11时左右,5人分别骑乘两辆摩托车来到加油站。看到加油的车辆走远,老张刚进房间,焦某楠等5人拿着西瓜刀、射钉枪、铁棍迅速冲向老张,一顿乱砍、乱打。老张终因流血过多,渐渐失去反抗能力,一头栽倒在地。几个人看到老张倒下,惊慌失措地驾驶摩托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少年的“魔路”历程

案件侦破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没有一个人相信当年那个让人谈之色变的凶杀案,作案者竟是一群只有十五六岁的初中学生。

办案民警介绍,焦某楠是这群人的“头头”,典型的“人狠话不多”性格。在学校学习成绩不是很好,光是初中就转了几次学校。焦某楠在县城某学校就读时,曾因晚上与同学吵架,怀恨在心,第二天起床后,拿起宿舍火炉旁的铁圈,对着床上与他发生争吵正在熟睡的同学面部就是一顿猛砸,导致该同学面部缝合了十余针。焦某楠从此名声大噪,被学校一些不爱学习的同学称为“老大”。

当年案件发生后,焦某楠、孙某飞等几个少年整天高度紧张,生怕警察突然出现。看到办案民警在村里紧张排查走访时,更是订立了攻守同盟。随着时间的推移,几个人看到风声过后,便将这个共同的秘密深埋在心底,开始了新的生活。

焦某楠初中毕业后,到安徽亳州打工。头脑灵活的他看到当地的药材市场急需菊花,而老家风陵渡黄河滩地众多,老百姓成片栽种菊花,他立即返回风陵渡,做起了菊花收购和加工生意。焦某楠积累了一定的人脉和财力后,成立了农副产品加工厂。几年来,焦某楠先后结婚生子,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审讯期间,焦某楠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埋怨年少时,家人对他的教育不够。他说,自己最对不起的人,是妻子和年幼的孩子,因为自己年少时的一时冲动,让他们现在也生活在无际的痛苦中。

(本文转自山西晚报)

相关报道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