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之窘:TikTok到底“失算“在哪里?

2020-08-06 00:46:08 孙永杰的ICT评论

近日,海外抖音版TikTok在海外市场(主要是指美国和印度这两个TikTok的主要海外市场)陷入窘境,进而可能会直接影响其国际化进程事件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那么问题来了,TikTok缘何陷入今日之窘境?下面我们仅从纯商业运作和逻辑的角度看看TikTok有哪些“失算”的地方。

被FTC罚570万美元创纪录,字节跳动并购Musical.ly前后表现不专业

8月4日,字节跳动(TikTok的母公司)创始人张一鸣致其全体员工的内部信中有段文字称:……只是多数人把这次事件问题的焦点搞错了,问题焦点根本不是CFIUS以musical.ly并购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强制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美国公司(这虽然不合理,但仍然是在法律的程序里,作为企业我们必须遵守法律别无选择),但这不是对方的目的,甚至是对方不希望看到,其真正目的是希望全面的封禁以及更多...

那么这个被张一鸣提及的musical.ly为何方神圣?

musical.ly是一个2014年4月上线的短视频社区手机应用程序,最初是上海闻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产品,截至2017年底在全球累计有2.4亿注册用户,其中美国注册用户6500万。2017年5月,musical.ly曾以“muse”为名进入中国大陆市场,但因经营不善在半年后退出。之后,即11月10日,被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以10亿美元收购,此后专注于海外市场。2018年8月1日,musical.ly与TikTok(抖音的国际版)合并,新产品继承“TikTok”之名。

2019年2月27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因Musical.ly非法搜集13岁以下未成年人的姓名、电邮地址和住址,向在2017年获抖音收购的Musical.ly处以570万美元重罚而以和解告终,创下美国侵犯儿童隐私案的最高记录。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简称FTC)在提交给加州中区法院的起诉书中,列出了以下证据:

自2017年7月起,Musical.ly要求用户在注册时填写年龄信息。如果用户填写的年龄是13岁以下,则无法注册。但在此之前注册的用户,则无需填写年龄。

很多媒体报道称,Musical.ly有大量13岁以下用户。

对于儿童使用App的情况,Musical.ly是知晓的。因为早在2016年10月,Musical.ly在其网站上就发布信息,提醒父母关注孩子使用该App的情况。2017年4月,其官方上还有声明称:“若您的孩子在使用Musical.ly,请对他们在App上的行为进行监督。”

Musical.ly收到了上千位父母的起诉书,仅在2016年9月15日—9月30日,就收到了300封来自父母的起诉书,要求关闭自己孩子的账户。可是,尽管Musical.ly注销了孩子的账户,但没有删除他们在平台服务器上的视频和个人信息。

2016年12月,有第三方称,Musical.ly上粉丝最多的用户中,有7个是13岁以下,随后Musical.ly又发现了39名13岁以下的“网红”。

对此,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主席Joe Simons表示:“这一创纪录的处罚是在警醒所有针对儿童的在线服务和网站,我们不会容忍公然无视《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的公司。”

这里我们简单介绍下美国的儿童在线隐私权保护法(Children's Online Privacy Protection Act,简称COPPA)。它于2000年4月21日生效,主要针对在线收集13岁以下儿童个人信息的行为。它详细介绍了网站运营商必须包括的隐私政策,何时以及如何获得父母或监护人同意,以及应尽的责任,运营商必须保护儿童的隐私和安全,包括限制向13岁以下的儿童销售。其中,在从13岁以下儿童在线收集个人信息之前,公司必须首先向孩子的父母发出通知并征得父母的同意。

需要说明的是,按照COPPA规定,其定义的“网络运营者”,包括了从事商业运营的外国网站或在线服务商。不论是美国的运营者收集外国儿童信息,还是外国运营者收集美国儿童信息,都受到COPPA的管辖。

上述案件中,美国联邦贸易委员对Musical.ly指控即为:Musical.ly知道许多孩子正在使用他们的应用程序,但其并没有得到父母的同意而擅自收集儿童信息。

对于此案,时任字节跳动总裁李亮当时在微头条上表示:FTC对于Musical.ly的调查自2016年就已经展开,而2017年字节跳动才收购Musical .ly,搜集行为发生在抖音国际版与Musical.ly合并前,因此FTC的调查以及此次和解的对象都是Musical.ly,与抖音没有关系。言外之意,TikTok是没有任何责任的Musical.ly的“背锅侠”。

我们不知道业内对于当时TikTok的这番澄清有何感想?我们认为表面上看TikTok的辩解没有任何漏洞,但实质上暴露出的,是极其的不专业和不负责任。原因何在?

众所周知,并购交易,尤其是对于字节跳动以10亿美元并购Musical.ly如此大数额的,跨国经营的交易,难道字节跳动不对被并购企业做尽职调查和风险评估吗?包括我们商业常识中的债务、尚在进行中的法律纠纷、正在遭受的相关部门的可能存在的违规,甚至是违法调查等……

像FTC在2016年就开始的在美国如此敏感和重要的(涉及到儿童保护范畴)针对Musical.ly的调查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字节跳动当真不知情吗?

这里先不说内部尽职调查理应会获得更多、更准确的相关信息,单从媒体的公开报道,字节跳动也至少略知一二吧?

需要补充的信息是,在2018年的春季,美国行业自律机构“儿童广告审核小组”(CARU)也曾向FTC提到Musical.ly,称这款应用在未经父母同意的情况下,收集13岁以下儿童的个人信息。而这个时间点已经是字节跳动并购Musical.ly之后,也就是说,在字节跳动并购Musical.ly之前和之后,Musical.ly一直存在违反COPPA的行为。

更让业内确认字节跳动并购Musical.ly之后依然存在这种违反COPPA行为的事实是,在FTC开出罚单的同时,Tik Tok在其官网社交媒体上表示:根据联邦贸易委员会的指导,公司目前正在做出改变,以更好地适应美国的年轻用户。为此,从即日起,新老用户都将被引导到适合年龄的环境中。今后,年轻用户(13岁以下)将无法分享个人信息,而且在内容和用户互动方面的限制也会进一步“升级”。

8个月后遭CFIUS调查,并购Musical.ly未自愿过审,侥幸还是自信?

至此,Musical.ly违反COPPA一案以和解告于段落,至于其未来对于Tik Tok在美国市场的影响和隐患我们很难给出明确的分析和判断,但事实是,仅在该案件和解8个月左右之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就发起了对TikTok收购Musical.ly的调查,并愈演愈烈到今天。而至于让CFIUS发起调查的原因,不得又回到当初字节跳动并购Musical.ly一事中,字节跳动让业内难以理解的行为上。

提及CFIUS,它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一个跨部会委员会,其职能为审查一切关乎美国的外国对美投资。该委员会由美国财政部长担任主席,CFIUS包括来自美国16个部门和机构的代表,其中包括国防部、国务院、商务部以及(最近)国土安全部。关于CFIUS的法律规定可参见《1950年国防生产法案》的第721节。

重点来了,所有有外国公司参与收购的美国公司的提议案都应自愿通知CFIUS,但CFIUS可以随时审查非自愿提交的交易。

由于出于自愿原则,与多数中方企业并购一样,字节跳动在收购Musical.ly时,没有向CFIUS寻求许可和批准,这成为CFIUS现在对该收购交易展开调查的理由。

看到这里,不知业内又会得出怎样的评论?我们认为,鉴于前述并购Musical.ly前后字节跳动表现出的“不专业”,理应在并购前自愿通知CFIUS过审,一来借此展现出自己的透明度;二来可以借助CFIUS衡量一下自己的业务模式(主要是数据)是否合规,因为除了技术之外,数据也是CFIUS关注的重点,包括外资企业是否可以通过投资行为触及美国公民的敏感个人数据(可用于识别或追踪个人身份)、重要的非公开技术数据等信息。但令人遗憾的是,字节跳动并未这样做。

结果在2018年,美国通过了《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简称《FIRRMA 2018》或投资法案),扩大了CFIUS的管辖范围。其中,敏感的美国公民个人资料,如消费者数据、有关金融服务、保险、医疗保健信息等,尤其对存储大量个人数据的快速增长的企业和经济部门成为重点关注的对象。

而CFIUS对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的调查有部分正是基于海外公司收集美国公民个人信息,包括IP地址、浏览记录、cookies。除此之外,海外公司是否通过美国社交平台影响国内政治也是启动调查的原因之一(不在本文探讨之列)。

试想一下,如果当初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就主动向CFIUS报审(这不丢人),能否避免此次CFIUS基于更严苛标准的审查?至少还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或者理论的筹码不是吗?那么为何当初字节跳动没有这样做?是真的对于自己的业务合规充满自信,还是侥幸的心理在作崇?相信只有字节跳动自己最清楚。

不过,再次给业内(包括美国相关部门)造成歧义的是,在去年的10月28日,即CFIUS启动针对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调查的头几天,抖音海内外负责人竟然巧合般地进行了对换,即原负责抖音国际产品TikTok的张楠,转负责抖音国内产品。而原负责抖音国内产品、向张楠汇报的朱俊,改负责TikTok,并直接向字节跳动创办人兼CEO张一鸣汇报。

不太透明的透明度报告,TikTok自证合规,还是临时应景?

面对CFIUS启动针对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的调查,2019年12月30日,TikTok正式公布了2019上半年的透明度报告,其发言人表示,公布报告是为了促进坦诚对话,这对于赢得和保持信任至关重要。而这份报告主要公开了2019上半年TikTok从全球各国政府以及官方性质部门收到的调取信息和删帖请求的数量等情况。

根据该报告,2019上半年,TikTok收到的大部分法律和政府相关请求均来自印度,共有107次,涉及143个印度账户,占全部请求数量的36%。美国其次,一共提出过79次请求,涉及255个账户,且在86%的请求中,TikTok都提供了所需的必要信息。排在第三位的是日本,共要求提供情报35次。而第四名为德国,共发出过12个请求。

与此同时,TikTok 从全球下架了超过 4900 万条视频,其中,四分之一的内容被删除原因是 "成人裸体和性活动"。另有四分之一的视频因"描述未成年人的有害、危险或非法行为 "而被删除,例如吸毒。骚扰和仇恨言论在被撤下的视频中占比很小,分别只占总视频的 3% 和 1%。

那么问题来了,剩下的接近50%的视频内容是什么?缘何被下架?TikTok的报告中并未详细披露。而看过去,印度市场确实有因为用户视频被下架,甚至被封号而投诉TikTok,最后TikTok致歉等知名事件的发生。我们这里举例的目的是,对于TikTok来说,删除违规视频和符合当地用户和法律,该发而被删除的视频同样重要。

其次,从TikTok删除的视频数量看,几乎是谷歌2019年同期删除约 1470 万个视频的3.33倍,这说明,TikTok确实存在大量违规视频的存在,另外就是存在不少刻意误删视频的情况。

最后从该报告发布的时间点看,是在美国CFIUS启动针对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调查以及印度屡屡发生抵制TikTok之后,尤其是在该报告之后,甚至在印度市场出现了因为某视频引发的近800万条对于TikTok的差评,导致抖音TikTok在Google Play Store的好评率低至1分,最后不得不由谷歌出面删除这些差评,才得以让其好评率恢复的尴尬。

除了印度外,BBC花费三个月时间的调查,海外版抖音 (又称TikTok)一些使用者透过这个社交平台上向未成年人传送色情信息,总数达百多个,最年轻的受害人只有九岁,但抖音却没有及时把这些发布色情信息的帐户查封,令这些发送色情短信的帐户可以继续向其他人传送类似的信息。

由此看,这份报告并未起到让印度和美国市场重新认识TikTok的目的,而此后发生在印度及英国等海外市场的行为,甚至让外界对于TikTok的这份报告,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更像是被动的临时应景之举。

其实,无论是苹果、谷歌或 Facebook,都会在年中或年末发表自己的透明度报告,披露各国政府、执法机关或情报单位,向网络服务提供者要求调阅了几次特定的使用者个人数据,甚至请求删除用户于平台上所发布的内容,只是人家已经是常态化,而TikTok更像是临时抱佛脚,反而引发了业内的歧义。

总结:随着非市场因素的不断加剧和在博弈中的加码,真正商业竞争因素所起的作用被急剧压缩,也正基于此,中国企业才更应该在自己可控的商业因素中(包括技术、产品、服务、所应了解和遵守的法律、法规、策略等)尽最大努力,不要再出现有意或者无意的“失算“而给对手以”口实“,稀释仅有的可供博弈的筹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