炊事员做好饭,15军战士来不及吃,抬锅行军,边追边吃

2020-08-05 13:16:38 兵说

作者:铁锤杰克

1949年2月,刚成立没多久的15军奉刘伯承之命,向长江北岸挺进。随后,这支大军便在江边驻扎,准备参加渡江战役。

作为西集团4兵团的第一梯队,15军要面对的对手,是蒋军中的所谓“精锐”——68军。说起来,68军称不上真正的“精锐”。该部本是西北军杂牌,备受蒋军嫡系歧视。可军长刘汝明却有过人之处:保存实力。他在鲁西南交了2个师的“学费”后,就学乖了。补给到位后,打起仗就缩头缩脚。淮海战役时,该军由于身在淮河一隅,因此侥幸逃过被围歼的命运。

进入1949年后,蒋氏手中的王牌部队损失殆尽,唯有这68军建制尚全。如此一来,“毫发无损”的68军便成了“蒋军精锐”,戍守长江防线。

可即便要面对一个“杂牌精锐”,15军的担子也不轻:虽是担任先锋的任务,但由于15军的登陆地点并不是西集团的重点,所以战前陈赓把全军仅有的19门山炮抽走了12门。缺少必要的火力支援,对15军各部来说,渡江、突击的任务依然很重。

【渡江战役发起前,我军炮兵指战员正通过炮队镜观望江对岸的蒋军阵地】

【渡江战役形势图】

战前,军长秦基伟赶到一线选择登陆点。他领着参谋沿着江岸连看了好几天,最后指着对岸的一处灯塔说:“就那里吧!”

相比其他地方,灯塔处的礁石林立,岸崖陡峭,明显不适合登陆。之所以选这里,秦基伟就是要打蒋军一个措手不及。4月20日夜,向守志的44师率先出动。在一个团的开道下,借着夜色成功在滩头立足,还俘虏蒋军一个副团长。

得知登陆成功,坐镇指挥所的秦基伟兴奋地站起身,喊道:“得摆一顿庆功宴!”可没走几步,他便身子一软,瘫倒在地。好一会,他才在警卫员的帮助下坐上椅子,一边扶着前额喊着:“头疼,头疼哦....”

原来,连日来的操劳过度,竟让秦基伟累出了病。

突破蒋军的“长江防线”后,15军的将士们挺进至江边15里的一座名叫下米坂的村子。众人正倚着枪,靠着老乡家的墙休息着,突然收到秦军长的命令:“继续进攻,不追到‘兔子’誓不罢休!”

原来,陈赓司令员专门给秦基伟致电,称蒋军68军已溃不成军。倘若放任该军溃逃,那渡江作战就不能称得上“胜利”。而秦基伟命令中的“兔子”,指的就是刘汝明的68军。

至此,15军的3个师,数万名官兵冒着江南的大雨,开始了漫长的千里追歼战。

【渡江战役第二阶段示意图】

【指挥部队进军的秦基伟将军(中)】

战士们用双腿与蒋军的汽车赛跑,不分日夜地追赶。有时候炊事员好不容易把饭做熟,众人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师长、团长从身后赶来,不停催促:“别吃了,继续追!”战士们便抬着锅继续行军,边走边挖着饭吃。

许多战士脚底板都跑出了血泡,连裤裆都血糊糊的。43127团的一名机枪手不仅烂裆,就连脚底板都跑出了血泡,叉着腿一瘸一拐地扛着机枪往前走。张显扬师长见状,十分心疼。他从马背上跳下,把缰绳硬是塞到这个机枪手手里说:

“看你那熊样,走起路一瘸一拐,活像个公鸭子。来,骑我的马!”

“师长,俺行,能走!”一见师长下马,机枪手连声拒绝。“我这脚本来就‘娇气’的很,您要是再这么‘惯’上几回,指不定以后连路都走不了了!”

“哪来这么多废话,让你骑你就骑!”

可这年轻的机枪手就是不肯上马。张师长也火了,索性举起马鞭,朝他后背连抽两下,吼道:“你要再不上马,我就当众毙了你!”

这一回,机枪手总算听了话,转身爬上了马背,骑马走了。

张显扬跟着战士们走着,眼看有的战士鞋子已经跑烂,赤脚走路,他又脱下自己的鞋子,递给身边一位没鞋穿的战士:“把鞋穿上,好走路!”

有了机枪手的“前车之鉴”,这位战士不敢不接,穿上就跑。

师长带头把马、鞋都“送”给战士,政委、参谋等人也无一例外“学”了起来。以至于43师的团长们去师部开会,发现首长们都光着个脚丫子跑来跑去,纷纷半开玩笑说:

哎呀!我们师部里怎么多了这么多‘赤脚大仙’?”

后来,就连半道被俘的蒋军俘虏也听说了这事,有人还感叹说:“难怪他们跑得过我们的汽车轮子,原来个个是‘赤脚大仙’啊!”

【张显扬(1915-2005),四川通江人,1961年晋升少将军衔】

15军追,68军逃。一追一逃,都创下了不小的纪录:15军将士兼程追击26天,行程达1500里,作战12次,歼敌12000人,平均每次接敌歼敌1000多人,一天近500人。对此,秦基伟专程找来军里的谷政委“算账”:“我们的战士每多跑1里路,就能多消灭8个敌人!”

蒋军68军呢,数万人马从长江边一路溃败下来,全力“开跑”。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连跨四省,一退达1500多里,创下蒋军历史上“连续溃逃最佳纪录”。只不过,刚开始的68军还是浩浩荡荡,越跑人越少,到最后连刘汝明自己都不信,气得破口大骂:“坐着汽车还跑不过人家的赤脚!”

不过,15军如此穷追猛打,并不是没有任何问题。回到江西整训后,那个曾经被张师长抽了两鞭子的机枪手在大会上发言:“首长当初给我马骑,是爱护咱,意思是对的,心也是好的。可我这个当下级的也要体谅首长。首长累垮了,指挥作战谁来?当时我没第一时间上马,他就嫌我磨蹭,抽了我两鞭子,嘴里还不干净。不是说他不能打俺骂俺,但是首长下手太狠,太疼!这‘爱兵如子’,哪有这么个‘爱’法?”

事后,张显扬也做了检讨:“我的爱法确实有问题。第一,骂人不对,第二打人更不对!以后一定改正,希望大家一起监督,以后如果发现我再拿马鞭抽战士,谁都可以还我10马鞭,绝不还手!”

后来,张师长果真说到做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