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之下番外92:女为悦己者容,今夏为陆绎特意梳妆打扮

2020-08-05 12:52:20 这样说历史

已经是入春时节了,到处都是生机盎然的,今夏边走边逛的来到了林菱的医馆。#锦衣之下#

“姨——叔——”

“丫头,你怎么过来了?”丐叔瞅了瞅后面也没其他人“一个人过来的?”

“那可不,我想你们了,就过来看看”今夏把方才路上买的烧鸭搁在桌上“今日铺子没什么人嘛,我姨呢?”

知道她是嘴甜,丐叔笑道“菱儿在后院整理药材呢!”

今夏熟门熟路的来到后院,“姨——”林菱正在将采回来的草药一一归置,闻声抬头便看到一抹粉色身影过来。

看着蹦蹦跳跳的姑娘,林菱调侃“陆绎解了你的门禁了?”

“姨——我是偷偷过来的。”

未等今夏得意,林菱开口训她“今夏,你怎么能这般不听话呢,忘记昨日你跟我说什么了?你要觉得一个人闷,我会抽时间去陪你的,你这么溜出来,陆绎知道了又该不放心了!”

有些理亏的今夏,低着头没顶嘴,等着林菱说完,才扬起头笑嘻嘻“我知道我知道,保证不会有下次了,我今天是有事情来找姨的。”

听完她的来意,林菱有些哭笑不得,自家这个侄女怕真是没让陆绎省心过吧!

“姨,你别光笑啊,这事我只能来找你帮忙了”拉着林菱的手撒娇。

“好!等我把这些整理好,就帮你!”

得到应允的今夏十分开心,笑呵呵“那我帮你一起!”

林菱看着满脸笑意的今夏,陆绎怎么可能嫌弃她?旁人都看得出来,他有多宠她,真不知道这姑娘小脑袋都在想什么,不过倒也应了那句话“女为悦己者容”了……

陆绎、岑福、莫然三人踏出北镇抚司的时候,陆绎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那一抹熟悉的粉色身影,背着手踱着步,不得章法地踢着地上的碎石子。

“今夏!”

“大人!”夕阳的余晖下,今夏毫不扭捏地提步飞跑过去,陆绎牢牢接住她的那一刻,姑娘头上的首饰叮当作响。

岑福和莫然早已见惯不怪了,静拥片刻,怀里的人儿先挣了出来,有些别扭地抚了抚自己头上那快要飞出去的步摇。

陆绎细细打量着她,他这除了大婚当日外,向来不喜红妆的陆夫人,今日穿了一身粉色衣裙,脸上擦了脂粉,本就白皙的皮肤,配上那抹口脂,煞是好看,透出来淡淡的药香味估摸着是林姨的手笔。

不爱头饰的姑娘,平日总是一支云雀簪子,今日却戴了一支看着些许繁重的步摇,上面的坠子一晃一晃的,竟让陆绎有些挪不开眼,甚至旁边的岑福和莫然都觉得今日的今夏不太一样。

“大人?”今夏看着陆绎明显出神了的一双眼睛,忍不住伸手在他跟前晃了晃。

扫了一眼岑福和莫然,“大人为何这样看着我?”说着自我审视的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极不自信地问出了口。

“这样不好看吗?姨可是花了不少时间替我打扮的……”

今夏紧张羞怯中掺杂了几分委屈的样子,实在是招人怜爱。

陆绎伸手顺了顺耳边因方才奔跑而调皮的几根发丝,温声回答“好看。”

这话刚落下,他就看到了她眼底惊喜的光。

“不过夫人今日为何会来这儿,中午时分——”

生怕陆绎算账,今夏急忙打断“娘说今日包了饺子,让我们一道过去,所以我才来接你的”转头喊道“岑福、莫大哥,你们也一起去吧,人多热闹些!”

面对今夏的邀请,岑福和莫然即便心里想去,那也得看人家夫君的意思,一时杵在原地也不知如何接话。

岑福前面几年就跟今夏的老大哥一样,也时常会到袁家小院去吃饭,虽说都是一些家常素菜,但那份温馨的感觉是让他这一辈子都难以忘却的。

莫然心里明白自己对于今夏那份异样的情愫,也定然不会做出与陆绎不合的任何举动,只会藏在心底。

善于揣摩人心的锦衣卫陆绎,怎么可能不知他们此刻的犹豫与顾忌,都是自己兄弟,陆绎能拒绝吗?

“你俩要没什么事的话,就一起吧!”

见陆绎都开口了,两人也没再扭捏,爽快的应允了。

莫然想着怎么着自己都是第一次去人家家里,总不好空手去,准备买点礼品的时候,被陆绎拦下了。

陆绎是知道袁母脾性的,早些时候自己每次去都会带点补品什么的,反而弄得袁母很是拘谨,觉得自己把她当外人,说是哪里有回自己家还买礼品的。

“阿绎,我这怎么说也是第一次见长辈——”

见长辈?哪门子的长辈?陆绎皱眉打断“你们都是我兄弟,娘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是啊!莫大哥,你们跟大人既是同僚又是手足兄弟,再说这些的话就见外了”今夏补充道。

莫然只好作罢。

四人来到袁家小院的时候,袁母正在收拾晚上要出摊的东西。

“娘,我跟大人回来了!”

“娘!”

“伯母好!”岑福跟莫然跟着问好。

“你们好!你们好!先进屋坐会儿吧,今夏准备点茶水,饺子就差下锅了,一会儿就能吃上了”

自打今夏嫁给陆绎后,也劝说过好多次让她一起搬到陆府,袁大娘总说自己在这住习惯了,让他们有空多回来看看她就成。

今日向来冷清的自家小院一下来了好些个人,瞬间热闹起来了,袁大娘很是高兴。

“娘,有什么我能做的吗?”陆绎每次过来都不会有什么架子,如往常一般解了手上的护腕,跟上前去准备帮忙。

袁母总会找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安排他,“帮娘拿五个盘子过来……”

莫然看着这一幕,有些诧异,岑福了然的笑道“是不是觉得这样的大人很有烟火气息?”

岑福当然知道其实哪里有什么需要他这个陆家公子帮忙的,不过是对彼此的一份心意罢了。

袁母上了年纪,何尝会不希望子女陪伴左右,陆绎自然也知道,自己娶走了她心爱的闺女,那定然会把这份孝心加倍的送回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