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栋伟:国内大循环需显著提升国产商品质量标准

2020-08-05 12:50:48 张栋伟

8月5日,《越南-欧盟自由贸易协定》(EVFTA)的正式获批为越南农产品,尤其是大米进军欧盟市场敞开大门。

然而,欧洲对大米质量的要求较为严格。因此,越南的企业和生产商要想真正叩开欧洲大门,还需要采取强有力措施确保大米产品的优质质量。

同样,在我国即将进入“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之时,要确保国内大循环顺利实施,就需要显著提升现有的内销产品质量标准。

一、三个市场

有一个尚无法考证,但流传已久的营销策略,说的是东北亚某国,关于产品的销售策略。

该国的产品销售定位是,一流产品销给欧美,二流产品留给本国,三流产品卖给中国。

这个策略下,是基于“三个世界”的政治经济格局,衍生出的“三个市场”定位,即欧美的科技实力、经济实力都是最好的,在欧美的销售可以得到同行的正面评价,并同时借鉴欧美的科学技术来改进产品;二流的产品相对较为成熟,价格适中,可以供给本国市场以获得最大的销售量和利润;第三世界的不发达国家,从经济原因上购买不起先进的产品,从政治原因则可以占据市场,打压本地的民族产业。

作为一种市场营销战略,在一定时期内是有其有效性的。

但是市场营销战略要与时俱进,因时而动,顺势而为。

东北亚某国因为无视中国用户因购买力提升而带来的品质要求提升,继而陷入全线溃退。

2009年,全球著名的先锋电子陷入经营困难,将Pioneer的品牌使用权出售给苏宁电器。

2016年,陷入巨额亏损的夏普卖身富士康。

索尼也好不到哪去,在2008至2015年的8个财年里,累计亏损1.15万亿日元(695亿人民币)。

最惨的莫过于三洋,先变卖部分业务,又整体卖给松下,最后又被松下卖给了海尔投资基金。

日本曾经引以为傲的汽车产业,在全球范围也都陷入了衰退,曾经的全球冠军丰田,已经将销售第一的宝座让位于德国大众。日系车在中国市场更是集体溃败。

这些日系产业的折戟,很大因素就是无视中国用户对产品品质的要求提升。比如在中国生产的某些丰田车只配两个气囊,而在国外市场上投放的车则普遍配有5个气囊,这不仅是商业道德的缺失,也是对中国相关法律法规的漠视。

二、两个标准

1.

2019年5月,联想集团官方微信曾发布了一篇名为《保持思考,青年不老》的文章,对社会舆论否定联想集团的言论做了澄清。文章否认了有关“海外召回,中国不召回”的传闻,强调联想并未发布过歧视中国消费者的言论,或者强行捆绑民族主义的言论。

但实际上,只要搜索一下,就会发现无数的文章在揭露联想集团的内外双标问题,尤其集中在“内销价远高于外销价”。

对此,联想集团CEO杨元庆曾几次声称,这是由于国内17%增值税造成的成本上升。

但是北大国际关系学院王馨安早在2015年就对此言论进行了实际分析,结论并不如此。

从王馨安的分析结论看,联想集团自身的渠道代理模式造成的高成本,市场第一地位带来的定价权,以及政企客户对价格的非敏感性等因素,也许才是联想电脑把优惠让给美国,把高价留给中国的原因。

而真正令中国消费者议论的中心,是联想的CPU、内存、硬盘、显卡等等所有核心部件都是从外国采购,没有一个是自己研发生产,这样组装起来的DIY电脑,竟然还要对国民实施歧视性价格。相比几乎同一时期诞生的华为,确实令人心寒。

好在IT产品虽然价格有不同,但性能品质是标准化的。所以姑且把联想还是放在“市场营销战略”的层面。

2.

如果说外国企业按照全球化战略来划分市场,还属于市场营销战略的话,那么内资企业同样对内销产品和外销产品实行“双标”,就显得不合时宜了。

“蒙牛供应香港的产品比大陆出现问题的几率要小得多。”

这是蒙牛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姚同山2008年9月19日在香港新闻发布会上说的话。其潜台词是发到香港的产品比内地的产品质量更好、更安全。

2020年6月15日,在中国奶业协会于福州召开的论坛上,广州市奶业管理办公室负责人王丁棉再次语惊四座:

“目前中国乳业行业标准是全球最差标准,其标准的制定被少数奶业巨头绑架了。”

据王丁棉介绍,新国标主要体现在生乳“蛋白质含量”和“菌落总数”两项指标。

“2010年以前,我国生乳收购标准是每毫升细菌总数不超过50万个,蛋白质含量最低每100克含2.95克。按照生奶新国标,蛋白质含量由原标准中的每100克含2.95克下降到了2.8克,远低于发达国家3.0克以上的标准;而每毫升牛奶中细菌总数的标准,却由原来的50万个上升到了200万个,比美国、欧盟10万个的标准高出20倍;目前世界上很多国家和地区的标准都在20万个以下。”

“这种标准是中国乳业的耻辱!”

3.

2016年12月2日,《人民日报》刊载了文章,标题是《为何高质量中国制造不在中国卖?》。

中国生产的高性能电饭煲,却不在“出生地”销售;一双国际大牌的运动鞋,“漂洋过海”买回来的比国内买的更耐穿;境内企业生产的牛肉丸,外销品质水准比内销高出一个档次;国外品牌的同款小汽车出现质量问题,全球召回时唯独“中国例外”……

《人民日报》指出,外销内销两个标准、两条生产线,一流产品外销、二流产品内销,这在国内一些出口行业早已成为“惯例”。拿食品行业来说,数据显示,我国食品出口合格率持续保持99%以上的高水准,而内销食品在“多年整顿”的背景下,合格率在90%左右。这几个百分点的差距,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某些行业国际国内“不同线、不同标、不同质”的尴尬。

就以平时吃到的大米为例,如果是出口日本,蛋白质含量必须低于8%,以保障稻米清香味。但是国内供应的大米蛋白质含量普遍在9%-10%左右。

国内的行业标准不仅仅偏低,而且还往往不细致,因此造成一些商品如果出口就会不合格,但在国内市场就是合格的。

三、看不见的手

完全的市场经济,会有看不见的手在调节供需。

内需产品的质量低,是因为有庞大的对价格高度敏感的市场消费群体,高质高价的商品在国内市场销量不足,难以弥补市场推广成本。

内需产品的质量低,还因为有庞大的对广告宣传高度跟风的市场消费群体,只要广告打的好,销量就会非常好。

内需产品的质量低,最根本原因还是存在这样那样的综合监管考虑,对于提升产品标准的事情不想做,不愿做,甚至不能做。

当前,我们处在实现国内大循环的启动期,中国市场已经进入国内需求为主导的发展阶段,消费者对于性价比的基础需求之外,已经提出了更高的品质要求。

当前国际上的先进制造业国家,也都曾经走过“品质洼地”的老路,曾经的“德国造”在欧洲就是廉价山寨品的代名词。但是通过监管部门逐步制定更高的行业标准,“德国制造”已经成为“品质高地”。

因此,实现高标准高品质的内循环,不仅仅要强调看不见的手,也要同时呼唤看得见的手。

呼唤理直气壮的消费者权益

在国内市场,消费者都是无神论者,完全感受不到一点儿“上帝”的感觉。

被侵犯了消费权益,唯一能做的就是事后维权,自主举证,费尽心力的结果就是几倍赔偿,往往总额就是几百元几千元。

而参考国外,一旦出现产品质量问题,违法企业往往要面临“倾家荡产”的天价赔偿,甚至有市场禁入的终生风险。

打铁还需自身硬,切实提升国产商品和服务的质量,助力更好实现国内大循环的布局。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