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的一首词,开篇两句就振聋发聩,最后13字更是慷慨悲凉

2020-08-05 12:49:37 历史趣

辛弃疾是南宋杰出的爱国词人,他自小就饱经忧患,并立誓要扫除金寇,恢复大宋江山。可是他的愿望虽然非常美好,现实却如此残酷,每当他觉得未来非常有希望时,朝廷中就会有人给他泼点冷水,逼迫他最后他不得不退隐。

稼轩一面感叹李广难封,一面又惆怅廉颇已老,一种深层的无奈和悲凉之感一直萦绕心头。他心有不甘,却无力改变一切,只能用手中的一只秃笔,抒写各种复杂心绪。下面介绍辛弃疾的一首词,开篇两句就振聋发聩,最后13字更是慷慨悲凉。

水龙吟·过南剑双溪楼

宋代:辛弃疾

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人言此地,夜深长见,斗牛光焰。我觉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待燃犀下看,凭栏却怕,风雷怒,鱼龙惨。

峡束苍江对起,过危楼,欲飞还敛。元龙老矣!不妨高卧,冰壶凉簟。千古兴亡,百年悲笑,一时登览。问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阳缆?

辛弃疾在54岁时曾任福建安抚使,他极力主张抗金,可是那些主和派却担心失去自己的利益,于是便对他进行诬陷,最后不得已而落职。稼轩途经南剑州时,曾顺便登览那里的双溪楼,并即兴填词。

双溪指剑溪和樵川,剑溪上有双溪阁。词人以怀古起兴,寄寓了壮志不酬、抑郁苍凉的心情。全篇奇幻苍莽、警策沉雄。

开篇就显得振聋发聩,作者向着西北方举头遥望,祖国那半壁河山,正沉埋在茫茫云雾之中。词人恨不得把讨厌的浮云彻底扫荡,但又必需有一柄倚天長剑才行!

“浮云”二字,暗指盘踞北方的金人势力;“倚天”二字,作者化用宋玉的“长剑耿耿倚天外”, 采用夸张手法,极言剑身之长。

词人追怀往事、写景抒情,接下来又引用古代的干将、莫邪铸造双剑的故事,这个地方在深夜时,常会看见有宝剑的神光上冲牛斗。词人此刻伫立楼上,只觉得山高月明,斗、牛二宿反而模糊不清了。江心的剑潭也显得空荡荡的,只有冷森森的水光在跃动。

作者用“高山、空潭、寒水、明月”等意象,共同形成一种凄清悲凉的意境,表达出一种惆怅和愁怨的心情。

词人从未来过此地,心里多少有些好奇。他想到下面去照看一番,又怕惊动潭中的怪物,霎時风雷交迸、鱼龙失色,因此倚着栏杆又踌躇起來。“燃犀”,化用《晋书》里温峤的故事,这里引申为照妖。

稼轩用“风雷、鱼龙”,委婉地代表朝廷中那些反对抗金的主和派。作者在此描绘了一幅荡气回肠的画面,也传达出他对南宋小朝廷岌岌可危局面的极度担忧。

下片换头承接前面的写景,也为后面的议论打下铺垫。词人遥望峡门相对拔地而起,约束着滔滔而去的青苍江水。巍峨的峡影从楼前经过,那姿态就像要腾空飞去,但终于又收敛起翅膀。

如此青山丽水,又这般惊心动魄,让稼轩一时间变得淡泊。他默默沉吟,我已年老力衰,对世事何必过于执着?倒不如高卧楼上,喝喝冷水、睡睡凉席,颐养天年。

陈登,字元龙,是三国时著名人物。他少有扶世济民之志,博览书籍、雅有文艺。稼轩以元龙自比,他纵观历史,感慨千百年间,有过多少盛衰兴亡的事件,其中又有过无数欢笑与眼泪。可是到头来,全都成为陈迹,徒然供后人登临凭吊而已。

最后三句,更显一种深深的无奈与惆怅。请问那是谁啊,在苍茫的落日下,卸下船帆,把缆绳系在沙滩上。作者最后以一种祥和安宁的画面结束全篇,与开篇场面迥异,也彰显了词人对闲适生活的渴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