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供销川西物流园项目一期 无故的劳务纠纷

2020-08-05 12:47:21 科技观察新说

本报2020年7月30日接群众关于中国供销川西物流园项目一期(住宅部分)事件爆料。

2018年4月 “《中国供销川西农副产品物流园项目一期(住宅部分)》项目”(约170000㎡),是中国供销打造的四川省重点项目。项目由中诚投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开发建设,成都领拓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签订《劳务作业分包合同》,承建该项目一工区(1、2、7、8、9、10号楼。中诚投公司项目负责人刘杨昊、兰华宇与成都领拓公司张凡、何祥斌商定以合伙方式实施该项目的劳务作业,四人股份均等。刘杨昊为实际控制人,兰华宇负责财务工作,张凡和何祥斌主要负责施工现场的管理工作。2018年5月2日,成都领拓公司安排班组人员入驻施工,并进行办公区及生活区的建设。

事件发酵起因

2018年9月份,该项目需租赁钢管、扣件、塔吊等材料及设备,金额较大,以兰华宇的名义付给钢管租赁公司50万保证金后,自贡英祥集团以担保方式签订对外担保协议。2018年10月,刘杨昊要求张凡、何祥斌需以个人名义对材料费和租赁费额外签订担保协议,张凡、何祥斌按照刘杨昊的授意先后签订了对外担保协议。

2019年8月1日,因两家劳务公司分别施工的两个工区共12栋住宅均出现大面积梁板裂缝的质量问题,雅安市质量监督站发出停工通知书,中诚投也发通知要求成都领拓公司停工。2019年8月2日,中诚投项目负责人刘杨昊、兰华宇为减少个人损失,指使张凡、何祥斌将劳务公司账上的工程款全部转入到兰华宇的私人账户。致使成都领拓公司财务资金空缺发不了工地农民工工资。目的是让该质量问题发酵,把农民工当“刀”使,逼甲方业主赔偿损失,从而减少四人合伙体的经济损失。

据了解,刘杨昊曾要求何祥斌,准备终止合同,劳务班组立即退场,承诺退还张凡、何祥斌前期投入的本金84万元,并立即解散、遣散劳务公司所有人员(有电话录音为证)。成都领拓公司立即按照了刘杨昊的指令执行,遣散了劳务班组、管理人员。

期间劳务公司为维护自身权益向建筑公司多次发函催促建筑公司按8月22日刘杨昊发出的《终止合同》的指令执行均无果。2019年9月23日建筑公司发出的工作函中称:贵公司本项目部正式以书面的形式通知与我公司办理结算。

2019年9月26日下午,中诚投刘杨昊、兰华宇与成都领拓公司张凡、何祥斌等人在自贡市英祥集团6楼会议室召开了关于中城投建工集团中国供销川西农副产品物流园项目一期(住宅部分)项目及退场事宜的协商会议,通过协商达成一致意见在领拓劳务公司办理费用结算后退场,并终止其劳务合同。中诚投安排其预算员何浩协助成都领拓与各劳务班组进行工程量、劳务费结算。

在2020年1月12日,成都领拓接到雅安市雨城区人民法院的起诉书,才得知中城投以成都领拓公司拒不复工、构成违约,成都领拓公司起诉要求人民法院判决解除双方之间的劳务分包合同并追究成都领拓公司违约责任。在该案庭审中,中诚投一味回避自己对向成都领拓公司发函终止合同的行为,却蛮横要求追究领拓公司拒不复工的所谓违约责任!在双方没有进行劳务费结算的情况下,中诚投诉请法院要求判决成都领拓公司退还超付的劳务费,然而,在其举证不力的情况下,又强行要求成都领拓自己举证证明没有多领取劳务费!如此荒唐的诉讼,竟然在雅安市雨城区人民法院草坝人民法庭一幕幕上演,我们期待法院的司法公正,也许大家能看到一场中诚投自编自演的闹剧。

成都领拓劳务合同纠纷现状

2020年7月9日,成都领拓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又收到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裁定书》、《执行裁定书》。得知自贡市英祥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申请诉前保全,法院裁定:“对被保全人何祥斌、成都领拓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张凡名下财产在6315740元以内予以冻结、查封、扣押;冻结银行存款的期限为一年,查封、扣押动产的期限为两年、查封不动产、冻结其他财产权的期限为三年”,这场莫须有的诉讼和冻结保全,完全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是中诚投在雅安市雨城区法院起诉之后,连环上演的又一出闹剧!

据本平台记者查阅相关信息得知

一、根据《劳务作业分包合同》约定,成都领拓公司承建一工区6栋住宅(1、2、7、8、9、10号楼),另一家劳务公司承建二工区的其余6栋住宅楼。不同的劳务施工方、两个工区均出现相同的质量问题:每层住宅楼板和梁均出现不同程度的裂缝,原因至今未公布最大可能是材料等原因。官方认定的原因至今未公布?

二、成都领拓公司作为劳务施工方,如因施工原因导致出现质量事故,成都领拓公司理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在知原因情况下撤场,本应有权、也有义务参与质量事故的整改却未能参与。

自始至终,成都领拓公司均被排除在外,对裂缝形成原因的检测、设计整改方案、实施整改方案以及质监站等机构完成最后整改验收,向质监站索取质量鉴定资料也被质监站断然拒绝!

三、按照雅安市建设安全质量安全监督站发出《恢复施工通知书》内容可知,对于该起质量事故,业主方已经进行了“已按有关要求进行了整改处理,并上报了鉴定报告和施工方案,经我站查验,符合复工要求”,由于住宅部分第1号楼至第12号楼每层均出现楼板和梁体裂缝,按照常理推测,必将产生一笔巨额检测、设计和修复费用,如成都领拓公司存在施工质量不合格的主体责任,特别是在两家公司已经在雅安市雨城区人民法院对簿公堂的情况下,为什么中诚投建工集团有限公司至今不要求成都领拓公司承担责任?

四、在依法治国的今天,面对质量事故原因不明、面对隐瞒质量事故整改措施的种种乱象,同时,基于建筑劳务施工公司的社会责任感,也希望相关政府机关、社会各界人士履行监管职责,彻底查清公布事故原因,严肃追究事故责任。

本报将持续跟踪报道事态的发展情况,望相关部门妥善处理,早日公开事故原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