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上线率95%,南京一中校长还被要求下课,素质教育彻底输了

2020-08-05 12:46:35 亦君说书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高考分数下来,南京一中的门口被高一高二的家长们冒雨堵了门,他们人手举着一张“一中不行”的标语,要求一中的校长赶紧“下课”。

看这架势,路人估计以为今年一中全线崩盘,然而事实是南京一中今年559人参加高考,其中一本过线533人,一本达线率高达95.34%。这难道不是神仙成绩啊?南京家长要求都这么高的吗?人均985还不够,必得人均清北才满意?

这事还得从南京一中的“身世”说起。南京一中,南京高中里的“old money”,位列南京四大名校之一,地位堪比上海的“四大八校”,属于考进去以后一只脚就稳进大学校门的牛校。

本来一本上线率95.34%也算是南京一中历史上最好的成绩,文科一本率100%,400分以上的也是历年来最多的,有20几个。同时有两位同学录取了中科大少年班“创新试点班”。

可问题是第一、没有因为高考被北大清华录取的学生,本届毕业生只有两个被香港中文大学录取,一个被复旦录取的同学。这就有点丢人了,毕竟人家当初报南京一中,就是冲着北清交复去的。

第二、杀出一匹黑马,作为对照组把一中干得人仰马翻。这就是南京第二十九中。

2017年中考(也就是今年高考这一届),一中录取分数甩开二十九中一大截,整整相差42分!

再看今年高考成绩:

二十九中无论是一本上线率还是超400分的考生人数都把一中远远甩在了身后。家长当然火大了,当初娃以那么高的成绩选了一中,没想到三年后变成高分进,低分出。

牛娃就好比白富美,名校寤寐求之。中考600+的牛娃更是堪比女神。

当初女神拒绝了平平无奇的二十九中的追求,投入了老牌高富帅(南京一中)的怀抱,没想到三年过去,穷小子逆袭成功,买下豪宅,开起大奔,带着当初还不如自己的妹子走向了人生巅峰。

再扭头一看,自己老公混得还不如人家。焉能不生明珠暗投之感?

当然,南京一中和二十九中的爱恨情仇,并不止于分数。

二十九中是咋逆袭的呢?

原因是他们采用了县中模式

啥是县中模式?简单来讲,就是衡水中学的模式。

学校像一座超大集中营,把学生们关起来,每天主要做两件事:1、洗脑;2、刷题。

刷题的目的是围追堵截高考出题组。达到“任你出什么题,我必刷过”的境界。比方说“几何”这个知识点,一般学生做个100道题可以拿到90分,那县中的要求就是做1000道,拿下98分。所有科目,所有知识点都如法炮制。

洗脑的目的就是让刷题没那么痛苦。大家一起跑操喊口号,做到视刷题为天下第一正确之事。

这就是县中模式。

事实上今年江苏十三太保中能在高考中名列前茅的,比如淮阴中学、姜堰中学都属于县中模式。

而南京一中呢,亏就亏在他们校长明确喊出了“素质教育”的口号。

严格来说,这锅也不该一中来背。因为整个南京都在搞“素质教育试点”。市里明确要求:

1、不许补课,不许考试。不让排名,不公布分数,不许凭成绩分班。
2、随时进行突击检查,抽查学生书包,不允许书包里有卷子和课外辅导书。
3、由45分钟一节课改成40分钟一节课,一天少上一节课。

但是显然,一中和二十九中对“素质教育”的落实程度是截然不同的。(二十九中: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老地道战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一中:我输在太老实)

从南京一中的官网看,确实有很多素质教育的内容:

关键词:特长生、文体生、排球队、交响乐团、观测天文气象、鼓励学生参加科研活动……

一中还邀请国际象棋大师来学校给学生开讲座,设立国际象棋选修课。

还搞年级大朗诵,参加国家公祭仪式,渗透爱国主义教育。

对比二十九中的官网,则几乎啥也没有,官网封面只有学生出操的照片,之前的机器人比赛还是2018年的,武术项目更是2016年的。

作为家长,光看这两个学校的活动,自然是愿意去一中的。甚至是愿意为了这些活动多付一点中考分数来“买单”。谁不想孩子的爱好广博一些,谁不想孩子多涨点见识,跟类似“国际象棋大师”、“两院院士”这样的人多接触接触、熏陶熏陶,谁不想孩子的青春多一抹亮色呢?

说到底,谁又真的希望十七八正当青春的孩子两眼一抹黑,不闻窗外事,埋头苦刷题呢?

然而所有这些,一旦跟高考相比,就啥也不是了。

所谓素质教育,在中国就是锦上添花的玩意,有固然好,可光有“花”没有“锦”,绣花绣到棉袍上,那是不行的。

没有“花”倒是不要紧,素面锦缎穿出去也是体面的。

最有意思的是,著名“县中模式”开创者,衡水中学的校长郗会锁曾在北大第二届“大学-中学”圆桌论坛上公然说:“我觉得我们衡水中学搞得就是素质教育。

郗校长说因为衡水中学的学生都很快乐,毕业的时候齐声高歌《歌唱祖国》,还大声喊“老师我爱你,衡中我爱你”。这证明我们学生是快乐的,是有素质的。

郗校长还说,我们的学生毕业离校后,会把校园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这证明了我们的学生是有素质的。

郗校长又说,我一直强调,课堂上要有四声:笑声,赞美声,惊叹声,疑问声。我们的学生都做到了,所以我们搞的是素质教育。

郗校长最后总结:素质教育不是吹拉弹唱,素质教育的主阵地就在课堂。因为学生大部分时间都在课堂上度过的。

郗校长真是英明。可如果衡水中学的模式都算素质教育了,那中国就不存在应试教育,全都在“素质教育”了。

洗脑再成功,快乐地刷题本质上也还是刷题。

面对家长的不满,最终南京一中还是妥协了。在他们发布的《告2021届高三家长书》上,学校明确回应了:

1、要加强对学生学习要求与管理,从8月3日起高一升高二的学生就要开始补课了。而且补课模式从之前的学五天休一天,改成学六天,休一天。暑假期间也增加了晚自习,晚自习时间延长到晚上10点。

2、认真研究新高考,做好明年高考应对。

3、加强尖子生培优,实行分层教学,组建尖子生团队。

总结起来就是延长学习时间,实行更严格的分班制,资源向尖子生倾斜,确保清北人数。看样子真·素质教育(区别于衡水式·素质教育)又失去了一块阵地。

这事最让人心寒的地方,就在于学校已经尽力了,却依然无能为力。95%的一本上线率,说明这届学生整体上是十分优秀的,他们也许会吹拉弹唱,会下国际象棋,会辩论,爱祖国,有理想,有抱负,可惜他们依然敌不过用青春,用生命来刷题的做题家们。

所以下一代的青春就只能是红色和灰色,再无五彩斑斓了吗?

南京一中和素质教育,终究是输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