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刷屏,《三十而已》凭什么?

2020-08-05 12:42:03 乐言说娱乐

本文作者是撰稿人@骆白蔻电影取代了一个与我们愿望更融洽的世界

近期最火的国产剧,就是《三十而已》。

什么叫全民追剧?

《三十而已》是一部女性群像剧,以三位临近30岁女性的生活为主线。三位女主角,连名字谐音都暗藏玄机。

王漫妮,沪漂8年,某奢侈店的资深柜姐。

“want money”一词可囊括她的生活态度和择偶标准。因为长得漂亮,工作接触的有钱人很多,王漫妮心高气傲,追求精致生活和品质男友。

久而久之,她成为了大城市里最常见的“精致穷人”。没怎么攒钱,没什么规划,把未来寄托在下一次邂逅上。

顾佳,上外高材生,从外企员工转行为全职太太。

牺牲自己,成全家庭。

毫无疑问,顾佳是全职太太中最独立最敢拼的女性。

丈夫许幻山不是在出轨就是在出轨的路上,前有投喂橘子的女下属,后有舔冰淇淋的林有有。

钟晓芹,上海土著,市场部普通社畜。

陈屿和钟晓芹的性格不合体现在方方面面:一个养鱼,一个养猫;一个吃稀粥油条,一个吃牛奶面包;一个不愿养娃,一个偏要生娃。

离婚后,钟晓芹游走在一蹶不振的前夫和年轻富有的鲜肉之间,不知该如何选择。

作为女性群像剧,《三十而已》发挥了这一类型剧的一贯优势:通过对女性群体细致入微的观察,充分激发观众的共情心理。

两剧的相似之处在于:以差异化的女性角色引出她们对事业及爱情的不同态度。铁打的女主角,流水的男配角。

网友曾大开脑洞、激情画饼,YY出一部《淑女的品格》。这部已立项但未开拍的作品传递出一个信号:观众对女性群像剧的热情。

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女人黄金生育年龄就那么几年!男人出轨了怎么办?为了孩子忍忍吧!做母亲的不就要为家庭无私奉献吗?

30岁的女性站在婚恋与生育的十字路口,即使自我屏蔽掉这些关键词,也经不住父母朋友及无关人士的逼问与施压。

首先,是无法忽略的年龄焦虑。

其次,剧中借顾佳和钟晓芹的婚后生活展现了两种婚姻状态。

顾佳聪明能干、大包大揽,老公如儿子一般被悉心照顾。这是一段育儿式婚姻,许子言是小儿子,许幻山是大儿子。

爹味老公就像原生家庭里那些不负责任的父亲一样,既不愿意沟通交流,也不愿意让步妥协,就想着当爱教训人的甩手掌柜。

前者是育儿式婚姻,后者是丧偶式婚姻。相信这样“结了还不如不结”的婚姻状态,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很多范例。

《三十而已》还涉及了育儿问题和养老问题。

顾佳的处境其实反映了中年女性上有老、下有小的状态。父母养老问题和子女教育问题,是4+2+1的家庭面临的两道难题。

仔细观察,《三十而已》上热搜的片段,几乎招招切中要害。职业选择、婚恋观念、婚后模式、渣男小三、育儿养老……这些现实议题无一不激起广泛讨论。

当然,《三十而已》也存在一些问题。

临近结局,剧情却越来越详略不得当了。

正是这些零零散散的问题,让《三十而已》从豆瓣开局8.2分一路下跌为今天的7.0分。且随着结局播映,评分还有继续下降的可能。

但不管怎么说,在如今的国产电视剧中,《三十而已》还算一股清流。瑕疵虽有,但值得一追。

它的火爆也预示着:女性视角国产剧即将井喷,“她时代”终于来了。

就是即使你落下几集,也能在朋友圈和微博热搜上补齐来龙去脉。还能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和亲朋好友议论最新的爽点痛点雷点,岂不乐哉。

经历了“香港海王”的情伤,经历了前男友的重逢,王漫妮辞职回老家,开始见小城的相亲对象。

但她的心情仍在躁动,回上海是迟早的事。

“顾家”似乎是拴在她身上的魔咒。结婚后,她不再是她自己,而是许幻山妻子,许子言妈妈。

为了儿子上幼儿园,她积极结交阔太;为了丈夫的生意,她跑前跑后对接客户;为了解决公司资金链问题,她跻身于太太圈寻找机会。

可惜,一腔真心喂了“狗”。

前者被顾佳及时开除,后者却登堂入室、成功上位。

所谓“忠孝勤”就是:在工作上,对上司忠心耿耿;结婚前,对父母孝顺盲从;结婚后,跟着丈夫陈屿一起克勤克俭。

流产是压倒亲密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之前的矛盾还可以熟视无睹,如今的矛盾让他们分道扬镳。

尤其是女性观众,不难在性格迥异的三位女主角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正如男性对男频及剧影的迷恋,女性观众也更乐于观看女性题材作品。比起有玛丽苏之嫌的伪大女主剧,还是现实主义题材的多线女主剧更受欢迎。

随着女性对性别平权的追逐,全球范围内的女性群像剧也越来越多:如美国的《致命女人》,韩国的《浪漫的体质》等等。

至于国内,《三十而已》引发的广泛讨论,不禁让人联想到4年前的同类型剧《欢乐颂》。

据统计,还有数部同类型剧集躺在待播名单中。

《三十而已》押中的热点不仅是女性群像,还有各种现实议题。

从海报就能窥出一二。

女主角们撑着黑色雨伞,现实生活中的条条款款没头没脑地砸向她们:

这些令人窒息的话,相信每一位女性都不陌生。

从剧名到内容,《三十而已》步步都踩中了观众的痛点。

剧中有一个桥段是三位女主角跑到大学校园去蹭课,偶遇了一群20岁左右的学生。

此段是本剧与同期热播剧《二十不惑》的联动

妹妹们操心的是:马上要过23岁生日了,又老了一岁;如果不好好保养,25岁脸会垮;嫁给霸道总裁就可以住大房子;变成社畜后没时间打游戏。

姐姐们内心:……

让人焦虑的不仅仅是30这个数字,而是30岁要面临的生活与责任。

三十而立这个成语说久了,只会让人感到压力山大。

钟晓芹的母亲很贴心,但也免不了俗地说:“什么叫女性不用结婚,要独立,等老了才知道什么叫孤独,什么叫终老,不结婚有多惨。”

王漫妮的父母也很爱她,但仍然把30岁当作重要的人生节点,似乎她不在30岁之前结婚就是异类一样。

父母的意见代表了一部分社会舆论,试图把主角们束缚在规定人生中。

而她们努力与其抗争,代表了“那又怎样?我们才30岁而已”的破局态度。

出于浓情蜜意,顾佳习惯性给许幻山解决麻烦,不仅纵容了他在生意上的无能,还让其产生被管制的不满情绪。

钟晓芹心智不是特别成熟,凡事都比较被动。因此她找了一个看起来很成熟的丈夫。

但陈屿的成熟未表现在照顾体贴上,而是表现在爹味十足上。

顾佳为了孩子能上顶级幼儿园,可谓是费尽苦心。买学区房—准备面试—拿推荐信,一招不行,再换新招,总有她愿意尝试的办法。

儿子进入幼儿园后,又面临着如何融入集体、如何教导儿子反歧视、如何与蠢坏家长斗智斗勇等多道难题。

顾佳想让父亲与自己同住,但他为了不拖累女儿选择了住入养老院。

夹在女儿和女婿之间,顾父不愿给他们的小家庭添麻烦。

女主角们前后人设有差异。

王漫妮前几集还是努力工作的独立女性,后面却在“被小三”中一度拉扯不清。回到老家后,一股天然的优越感与嫌弃让观众略感不适。

离婚成为钟晓芹和陈屿的人设分界线,两人的性格较之以前有很大变化,大概是为了复婚做好铺垫。

部分剧情有悬浮感。

例如顾佳拼命挤入的太太圈日常、盘茶厂的签约步骤、顾漫妮与海王在游轮上的交往、对衢州较为落后的刻画。

在一部主打“落地感”的剧集中,悬浮是拖垮观众缘的硬伤。

三位女主角的主线几乎要被支线人物盖过,特别是许幻山x林有有。虽然观众骂得很起劲,但并不意味着想看他俩霸屏。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豆瓣及网络,若有请主动联系我们。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