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羞辱成龙,怒批刘德华,和李小龙打架;音乐鬼才黄霑有多牛?

2020-08-05 12:40:50 博博娱乐资讯

《我的中国心》在世界华人之间风靡,这首歌背后的词作者“黄霑”,也开始逐渐走入更多人的视线里。

紧跟着,八九十年代的港剧热潮在国内涌起。

在金庸的江湖武侠剧里,在徐克的艺术电影中,黄霑所作的词曲频频出现。

《上海滩》、《英雄本色》、《沧海一声笑》、《男儿当自强》更是家喻户晓,当时的年轻人几乎没谁不会哼几句,背后的创作故事,可能鲜为人知。

八十年代初的香港有四位才子。当年,写武侠的金庸,写科幻的倪匡,写美食的蔡澜,写歌词的黄霑,并称“香港四大才子”。

而那时候的内地娱乐生活刚刚进入武侠纪年。那么江湖在哪?在金庸书笔下,在黄霑词曲中。

如今两位才子都已离我们远去,我们不得不感叹江湖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但从某种意义上说,黄霑的音乐无疑是对金庸的最好注解。

在黄霑身上,我们会见到一个流行文化技匠的努力,更多见到一代香港平民的品性和足迹。

黄霑本名黄湛森,1941年广州出生,在八兄弟姊妹中排行第六。

1949年,黄家做了一个抉择:举家搬迁,由广州乘船到香港,落户深水埗。

早年他入读喇沙书院,后升读港大,1963年毕业于港大中文系。他从小便钟情音乐,16岁拜口琴家梁日昭为师,是学校口琴队成员。

学生岁月最难忘的事件,是他有一次给校长痛骂,他感到受冤,即时脱下总领袖生襟章,对校长说“我辞职了!”

黄霑还和一代功夫巨星李小龙打过架。

那时二人同为喇沙书院学生,他因“兄弟义气”要求与对方决战,打斗不到十分钟,以黄霑伤痕累累而告终。而后两人成为莫逆之交。

他敢怒敢言,因而经常在公众场合爆粗口而被批评。对他影响最深的人是父亲,因为自小听在太古煤仓做苦力主管的父亲讲粗口,所以养成了习惯。

黄霑于1970年代开始纵横乐坛,有“香港流行词坛教父”之称,写过二千多首名曲,包括《问我》《明星》《始终会行运》《两忘烟水里》及《黎明不要来》等经典作品。

他与老拍档顾嘉辉合作填词、作曲的电视剧主题曲脍炙人口,两人因此得名“辉煌”。两人举办的“辉煌”演唱会,1985年首次演出,连开8场,被称为“辉煌12月”。

他与罗文合作的《狮子山下》一曲最能引起香港人的共鸣,在年前香港经济困难时期,曾被前任财政司长梁锦松用作激励港人,发扬七十年代市民同舟共济,奋发图强的精神。

黄霑在音乐上成就辉煌,1990年代连获香港乐坛九大奖项,2000年与张国荣同获CASH音乐成就大奖。在得金针奖后,黄霑把奖杯送到林燕妮家门口,但林燕妮无动于衷。

与其他娱乐圈名人不同,黄霑是少数凭研究而被颁发博士学位的人物。

他不认老,2003年,63岁的他在香港大学修得文化研究的博士学位,论文写的是香港流行音乐,在论文质询会时,无人辩驳顺利过关。

他的博士论文导师刘靖之教授形容黄霑是一位严肃学者。自他病逝后,论文内容被一再转述,成为2004年年底香港文化界一个热闹的话题。

黄霑多才多艺,还是香港一大名嘴,主持过香港小姐等节目,穿梭于无线和亚视之间。

当年倪匡爱上了一个夜总会的妈妈桑,每次都叫蔡澜、黄霑一起借“捧场”之名看美女。

三人聚在一起每次把夜总会的女人逗得大笑不止。后来蔡澜觉得,为什么我们花自己的钱去逗别人笑?

黄霑提议干脆做一档脱口秀节目,请大明星来喝酒、聊天、讲段子,又开心、又养眼、又赚钱。

于是便找电视台洽谈,最终亚视拍板,做出了名震香江的电视节目《今夜不设防》,三人请来了张国荣、林青霞、王祖贤一众大明星大谈秘闻。

黄霑喜欢演戏,自己做过话剧。加入影视圈因为形象不好,演了众多丑角,但他一点不放在心上。

在杨凡的《美少年之恋》黄霑曾出演过一个同性恋角色,这是他电影生涯中的一次挑战。

1990年代黄霑经济危机,欠债无数,导演高志森知道他困难,特意找他拍戏,而且是一次性付给他100万,黄霑收到这大礼,当场跪下。而高志森自觉受不起也立即跪还。

黄霑做演员没得过什么奖,但对影坛却是贡献良多,1990年凭《笑傲江湖》获最佳电影配乐,其后1991年和2000年又先后凭《黄飞鸿》及《梁祝》再三获得该项荣誉。

他与徐克是知交好友,徐克的许多古装电影都由他配乐填词。

1990年,他受命为《笑傲江湖》谱曲,写了六稿,徐克都不满意,他被逼急了,跑去翻古书《乐志》,看到一句“大乐必易”。

黄霑还是个杂家,音乐、广告、戏剧、影视、写作、主持皆有涉及,皆能成就斐然。他大学毕业后首先进入广告界,做过众多广为流传的广告,“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生仔也好,生女也好,两个够晒数”都是他创作的。

黄霑最后一次公开演出,是2003年一连两场的《学者灵芝黄霑狮子山下演唱会》,叶丽仪、叶振棠、叶蒨文、郑裕玲、郑少秋、郑中基、钟镇涛、谭咏麟及李克勤等助阵,其间他与嘉宾妙语如珠对话,令人难忘。

当然了,身为才子自然逃不过情关,更何况黄霑这样的大才子。

华娃是黄霑的初恋,当年13岁的华娃参加业余歌唱比赛,当时19岁的黄霑则当乐队鼓手,两人认识后谈恋爱七年然后结婚。

华娃对黄霑信任,当年他成立新公司时压力大情绪不好,华娃就主动找朋友叫他出去跳跳舞。她后来成为知名歌星,是黄霑的最佳听众。

1968年长子宇瀚出生,1973年又诞下次子宇文,一家四口本也乐也融融。然而,他在华娃怀有三女宇诗时,却恋上了著名女作家林燕妮。

华娃性格刚烈,接受不了丈夫的行为,于是头也不回地决定跟黄霑离婚。许多年后,黄霑回忆起华娃还是大赞不已。

1988年除夕夜,黄霑找来金庸证婚,迎娶林燕妮。黄霑当众跪下求婚,成一时佳话。

李嘉欣之所以也出现在现场,是因为倪震乃黄霑契仔,而当时李嘉欣是倪震女朋友。

黄霑跟林燕妮走在一起整整十四年,但最终亦分手收场,据黄霑表示,当时是林燕妮不爱他,撵他出屋的。

由于黄霑太爱林燕妮,分手后整整不开心了两年,甚至一度想过轻生。

后来两人虽然在公共场合闭口不提对方,但是说到这段感情在他心中的地位,在他为钟镇涛填词的《让一切随风》中还是可见一二。黄霑去世后,面对媒体的追问,她表示“没有什么感觉”。

后来一班圈中人纷纷跑出来歌功颂德,却唯有林燕妮直言:“虽然词坛上他是一等一的大师,奈何后来时代变了,潮流变了,大众弃他如破履,让他伤心难受,在他死后却善颂善祷,太迟了吧?”

1990年代初,黄霑因投资电影及股票失败散尽家财,更负债千万。

这期间,他与比他年轻20年的助手陈惠敏相恋,陈惠敏家境富裕,在黄霑最穷的时候在金钱上帮助他,但黄霑坚持还清所有债务给她时才与她结婚。而且承诺婚后不再花心。

婚后他一直极力保护这位妻子,不让她的容貌在报刊上曝光。陈惠敏照顾了黄霑晚年,在他患病后,陈惠敏一直陪伴左右,陪他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

从黄霑身上,我还能看到中国式老才子的遗韵:往往出身不俗,学历傲人,少小便以惊才绝艳的姿态出名,却成就有限。

为什么?因为他们爱玩,不肯把有限的时间精力全用在“工作”这么不好玩的事情上。

对自由的追求,是具有智慧的人才能承担的挑战。光是聪明,反过来只会懂得说服自己自由不比金钱和权力重要。

香港文化的悲哀之处,是识时务的聪明人有很多,智者却少之又少。因为这是一个以挣钱/消费来定义人生意义的社会。

看见黄霑在生命最后几年追求学问的热切,相信他必定是想超越自己,只不过时间所限,我们已分享不到他的成果。

与肺癌搏斗三年多后,因病情恶化,他于2004年11月24日凌晨12点46分在沙田仁安医院辞世。

黄霑去世后,家属于12月5日下午3时,在香港大球场举行追思会,让公众向他作最后致敬。结果二万多人涌入大球场,比大会初时估计入场人数超出一倍。

黄霑的万人追思会上,背景配乐是他自己作词的《楚留香》,最后一句久回响: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

论才学,港大中文系毕业,任化古诗、古曲于乐中,行云流水;

论影响,香港、电影、武侠、金庸、倪匡、徐克、罗文、张国荣、林青霞……提到哪个,转个弯都是黄霑,避不开的;

论情爱,华娃、林燕妮、陈慧敏,他负过人也被人负过;

论起伏,奖项一人独揽,经商倾家荡产,直到生命尽头仍笑着与病魔斗争,人生如戏。

人世走一遭,黄霑已够本。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