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羁押9778天后张玉环无罪释放,冤假错案的背后是什么?

2020-08-05 12:23:02 青苗法鸣在线

一、案情简介

1993年10月24日,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凰岭乡张家村,张磊和张翔两名男童失踪。次日,二人的尸体在附近的下马塘水库内被发现。警方经过勘察、鉴定发现两男童身上有外力导致的伤痕,后确定二人为被杀害后弃尸水中。经过排查,警方将同村的张玉环锁定为犯罪嫌疑人。1993年11月3日和11月4日,张玉环分别作出两份有罪供述,1994年1月5日,南昌市检察院以张玉环犯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

南昌中院一审认定张玉环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此次审判中,张玉环没有律师为其辩护。)张玉环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1995年3月30日,江西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2001年11月7日南昌中院作出了和原一审判决相同的判决,张玉环不服,再次提起上诉。2001年11月28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裁定书上未显示有辩护人为张玉环提供辩护)

在张玉环服刑期间,其家属继续寻找证据进行上诉。2018年6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立案复查。2020年8月4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最终以“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张玉环无罪。

二、法律问题分析

1.刑讯逼供与非法证据排除

不论是现行《刑事诉讼法》还是本案几次审判时应当适用的1979年和1996年《刑事诉讼法》,均对刑讯逼供进行了禁止,即“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证据”。那么针对刑讯逼供得到的证据应当如何处理呢?现行《刑事诉讼法》第56条明确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而1979和1996年的《刑事诉讼法》却没有明确作出规定。可见,张玉环提出自己的有罪供述是在受到刑讯逼供后不得已作出的这一情况在当时《刑事诉讼法》不完善的情况下,难以得到重视,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冤案的发生。

2.辩护权

为了保障被告人的辩护权得到有效落实,现行《刑事诉讼法》第35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死刑,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也就是说这种情况下被告人必须有辩护人为其辩护。

根据一审时适用的1979年《刑事诉讼法》第27条的规定:“公诉人出庭公诉的案件,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可以为他指定辩护人。”也就是说在一审时,法院没有给张玉环指定辩护人的强制性义务。但是终审时已经修订的1996年《刑事诉讼法》已经和现行《刑事诉讼法》在这一问题上采取了相同的标准,因此,在终审中法院没有为张玉环指定辩护人的做法是存在问题的。

3.证明标准与疑罪从无

我国刑事诉讼证明标准是: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现行《刑事诉讼法》第55条更是在强调“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的基础上对“证据确实、充分”进行了界定:“(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 (二)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 (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那么回到本案,正如再审时检察官指出的,原审中的三份物证都不能直接证实张玉环实施了犯罪行为,仅仅依靠张玉环的有罪供述定罪有违《刑事诉讼法》。此外,单看张玉环的两份有罪供述也存在着作案时间地点等重要环节前后矛盾的情况,合理怀疑并不能排除。根据疑罪从无也应当判定张玉环无罪。

4.国家赔偿

根据《国家赔偿法》第17条的规定,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无罪,原判刑罚已经执行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江西高院在宣告张玉环无罪后也告知了其该项权利。国家赔偿以支付赔偿金为主要方式,结合本案是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情况,根据33条的规定,赔偿金的计算标准为:每日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

三、相似案件回顾

(一)“亡”者归来——佘祥林案

1.案情简介

1994年1月佘祥林的妻子张在玉在与其吵架后失踪,同年4月,在其二人生活的村落附近的水塘内发现一具女尸,张在玉的家人怀疑佘祥林杀害了妻子张在玉,遂报警并进行了尸体辨认。在结合有关部门的检测等后,佘祥林被认定为杀害妻子张在玉的凶手,最终于1998年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2005年“亡”者张在玉突然从山东返回了家乡!后了解得知,当年张在玉在与佘祥林争吵后离家出走并一路乞讨至山东,在山东组建了新的家庭,并生活多年。

2.案件结果

2005年3月,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决定撤销当年京山县人民法院及该法院作出的两审判决,并将该案发回京山县人民法院重审。2005年4月13日,湖北省京山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佘祥林故意杀人案,审判长宣布佘祥林杀人罪不成立,无罪释放!多年的冤案终于得以昭雪!涉及佘祥林一案的公安、检察院、法院有关人员一律被停职,接受湖北省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的调查。

2005年5月,佘祥林向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合计437.13万余元的国家赔偿申请。后经当地政府、法院等有关部门的沟通协调,佘祥林与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签定和解协议,赔偿义务机关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向佘祥林支付人身侵权赔偿金25.69万余元。湖北京山县雁门口镇政府与佘祥林签定了由政府一次性给予佘祥林家庭生活困难补助费20万元的补助协议。佘祥林认为其赔偿请求已得到解决,放弃了其他赔偿请求,向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撤回了赔偿请求。

(二)“亡”者再归来——赵作海案

1.案情简介

1998年2月,赵作亮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其叔父赵振裳已经失踪4个月,怀疑是已经被同村的赵作海杀害了。1999年5月案涉当事人居住的村落挖掘出一具高度腐烂的男尸。公安机关遂将赵作海作为重大嫌疑人进行了逮捕。在超期羁押3年后,赵作海被以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最终被商丘中院判处死刑缓期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决经过了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复核。

2010年4月,“亡”者赵振裳突然返回赵楼村。后了解得知,当年赵振裳与赵作海因与杜某(女)之间的情感纠纷产生冲突,遂用刀将赵作海砍伤。后因害怕赵作海报复,也害怕自己当时一刀将赵作海砍死,遂收拾物品逃至外地,靠捡废品为生。2009年因得重病无钱医治不得已返回赵楼村。

2.案件结果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组织召开会议,会同河南省检察院有关专家对案件进行研判,认定该案为一起明确的错案。2005年5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撤销了当年省法院复核裁定和商丘中院判决,宣告赵作海无罪。

当年涉及刑讯逼供的民警郭守海等人后被判处刑讯逼供罪等,审理“赵作海案”的审判长张运随、审判员胡选民、代理审判员魏新生被停职接受调查。2010年5月13日上午,赵作海收到国家赔偿金及生活困难补助费共计人民币65万元(其中50万元为国家赔偿金,15万元为生活困难补助费)。

(三)真凶现身——呼格吉勒图案

1.案情简介

1996年4月9日晚,被害人杨某某(女)被强奸并扼死于内蒙古第一毛纺织厂宿舍57栋平房西侧的公共厕所女厕所内。呼格吉勒图当晚途经该厕所听到呼救声后急忙返回其工作单位,叫上同事再次前往案涉女厕所查看,发现了被奸杀的杨某某,遂前往附近的公安机关报案。当晚呼格吉勒图和一起报案的同事被警方带走进行讯问,随后呼格吉勒图便被警方认定为本案的凶手。

1996年5月23日,内蒙古中院认定呼格吉勒图犯故意杀人罪、流氓罪(现已废除),判处死刑。6月5日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并核准了死刑。同年6月10日,呼格吉勒图被执行死刑。2005年10月,犯有其他多起强奸杀人案件的赵志红落网并且在供述中承认了其实施了1996年4月9日晚对杨某某的奸杀行为。

2.案件结果

2006年内蒙古政法委成立复查组对呼格吉勒图案件进行复查并得出案件为冤案的结论。2007-2011年,受制于多种原因,复查停滞。2014年11月案件进入再审程序,同年12月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宣告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无罪。

2014年12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赵建平到呼格吉勒图父母家格吉勒图父母公开道歉,并转交了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胡毅峰个人慰问金3万元。2014年12月30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国家赔偿决定:支付呼格吉勒图父母李三仁、尚爱云国家赔偿金共计2059621.40元。2015年有关机关和部门依法依规对呼格吉勒图错案负有责任的27人进行了调查和追责。

四、反思总结

冤假错案的形成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我国刑事案件的办案指导思想之一是“命案必破”,反映到实际操作中就是对破案率的要求。“命案必破”是为了追求实体正义,还受害者以公道,对罪犯以打击。这种指导思想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在实施过程中有时候演变成了“刑讯逼供”下的“命案必破”。回顾上述四个案子,含冤入狱的四人无一例外在警方侦查收集证据阶段受到了刑讯逼供,屈打成招。刑讯逼供得到的有罪供述难免对案件的正确处理带来了负面的影响。

其次,过于重视口供、“非法证据排除”的不力、死刑复核实效不足等更加重了刑讯逼供的危害,促成了冤案的发生。司法工作人员对于保障人权的理念重视不足,而更侧重于对犯罪的打击。这就难免出现为了定罪而定罪的情况,使得在侦查、公诉、审判等几个阶段埋下了冤假错案的种子。

最后,刑事诉讼结构上,侦查强势而审判弱势导致公检法三家机关难以形成有效的制约、辩护人意见得不到有效重视等使得面对冤假错案时的纠偏能力不足。公检法之间强调配合而制约不足,导致在不少情况下检察院、法院难以真正适用“非法证据排除”、“疑罪从无”等规则对潜在的冤假错案进行纠正。而司法机关对辩护律师意见重视不够、对辩护人阅卷、会见等权利保障不足等则削弱了刑事辩护的效果,增加了冤假错案发生的可能性。

应当说,审判中心主义改革的推进、《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出台、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修订完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的出台等一系列举措在一点点消解冤假错案形成的土壤,体现着我国法治的不断进步和完善。而呼格吉勒图年轻的生命、张玉环、佘祥林、赵作海多年含冤的铁窗岁月无不时时刻刻敲响着警钟,提醒着我们的司法机关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与正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彤_NBJ10748)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