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安于现状”的角度看东晋、南宋,祖逖岳飞的命运其实已经注定

2020-08-05 11:37:07 龙龙观天下

中国古代的历史是有一定规律的,比如说从分裂到统一周而复始,最后仍然归附统一,再比如说每一次分裂都伴随着民族融合,尤其是北方民族南侵,使得不少的北方汉人政权被迫南迁,以躲避强悍的少数民族的迫害,在这些南迁的政府中,多数依靠淮河和长江这种东西走向的天险,来划分南北政治领域,和北方相互对峙,直到一方完全压倒另一方。

关于北方少数民族政权大规模崛起,五胡十六国时期要算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时期了,当时其中与多个北方政权相对立而存在的汉人政权有一个叫做东晋。东晋的历史不过百年,不算是一个长命的朝代,东晋时期虽然社会及其动荡,但也同时促进中国整个南北方相互融合,有利于中华民族未来的统一。东晋的社会环境大体是承接西晋晚期的社会状况。

另一个严重受到北方民族威胁的朝代南宋,在150多年的时光里无时无刻不恐惧着金人和蒙古人的入侵。金国崛起后,一直受辽国威胁的北宋看到辽国日渐衰落,采用远交近攻之策联合金兵灭掉了辽国,然而唇寒齿亡,金国灭辽之后没多久就开始攻击大宋,直接将宋徽宗和送钦宗掳回金国,康王赵构此后南下开始了南宋的历史。

中国最后一次少数民族入主中原就是满清入关,北方少数民族入侵能够统一中国,并且能维持统一达近300年之久的,清朝要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然而起初清朝灭掉明朝还是颇费了一些周章的,虽说在崇祯帝煤山自缢之后,明王朝即已经没什么战斗力了,但是南逃的朱家后人还是在将近40年的时间里相继成立了几个明朝政权,统称为南明,以抗清复明。

以上三个王朝看起来情况十分相似,比如都遭到了北方民族的绞杀,最后都因为自身的衰败被外部势力完全消灭,他们也都有同样的北伐目标,恢复汉室一统中国,但却都在多年与外族的战争当中失利,看起来似乎都是落后的野蛮文明战胜先进文明(东晋除外),而他们失败的原因都是一样的吗?今天我们就来对比一下这三个朝代的不同。

东晋的历史主要是承接西晋的,其实无论西晋和东晋都不是一个强有力的统一政权,其内部结构非常松散,所以它存在的时间注定不会长久,一旦松散早晚会被击碎,因此由西晋变成东晋是种命运。西晋的灭亡和“八王之乱”是分不开的。这之后就是司马睿于317年在迁都建康和大量北方世族及皇族衣冠南渡之后称帝,史称东晋。

东晋多为依靠士族门阀之间相互平衡维护国家稳定的政治,其结构松散,皇帝的权力经常被丞相或各大门阀所牵制,而对几大士族之间利益和权力的相互制衡是皇权得到保证的一大方式,如晋元帝时期的王导就奉行“镇之以静,群情自安”的方式。而南宋与东晋在这一点上十分不一样。

南宋时期的皇权已经是高度的中央集权了,尤其在军权上,从赵匡胤“黄袍加身”后“杯酒释兵权”,整个宋朝对待武将就是三个字“不信任”,所以南宋一直得到“重文轻武”的评价。另外南宋时期皇权和相权之间也互相牵制,有时候导致宰相专权。当然很多时候皇帝和宰相也会站在一条战线上,比如说限制武将的力量,宋高宗和秦侩诛杀岳飞就是鲜明的例子。

南宋和东晋在政治和用人制度上就有本质的区别,到了南宋时代,科举制度的发展已经让南宋摒弃了门第,不论何种出身家境如何贫寒都可以当官,这就让南宋不必像东晋政府那样担心会产生强大的门阀势力,也不必担心像唐朝末期那么多节度使割据的问题。但这样一来南宋面临着无法有力的抗击北方强汉民族的入侵。而只得依靠年年送岁币、和谈存活。

至于南明又跟上述两个朝代有较大的区别,南明政府从成立的一开始就是一个已被击碎的政权,崇祯死后,南迁的大明政权就陷入了内部藩王争权夺势的斗争,最终福王朱由崧在卢九德的帮助下,获得了高杰、黄得功、刘良佐、刘泽清以及凤阳总督马士英的支持,成为最终胜利者。然而刚成立的南京政府就发生了“大悲案”、“太子案”和“童妃案”三大疑案,极大的削弱了南明朝廷的向心力。

福王朱由崧的弘光政权与北方敌对势力虽也是划江而治,但并不像东晋、南宋那样坚持了上百年,而仅仅只存在了1年。正是因为南明政府内部有着激烈的党争,让多尔衮有机可乘。据史料记载:“驻守武昌的左良玉不愿与李自成正面交战,以“清君侧”为名,顺长江东下争夺南明政权。马士英被迫急调江北四镇迎击,致使面对清军的江淮防线陷入空虚。史可法时在扬州虽有督师名义,却实无法调动四镇之兵。一月中,清军破徐州,渡淮河,兵临扬州城下”。接下来就有了史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这样的屠城惨剧。

南明政府自弘光政权之后还出现过几个政权同时并存的时期,多是朱家后代趁机自立,这些想要反抗清朝恢复大明江山的政权不但没有团结起来,还在为谁是正统而相互倾轧,更加给了大清渔翁得利的机会。后来出现的隆武政权中的隆武帝是南明政府中比较有作为的一个,但隆武帝也不免落入与鲁王争皇位的境遇。隆武政权后因为受郑志龙势力左右而崩溃。

关于北伐的态度三朝各有自己的立场,大多跟自己的特有的状况有关。东晋门阀士族之间的制衡所维系的稳定状态是由各部分力量平衡所决定的,晋元帝属于小富即安的性格,并没有出兵北伐打破分裂局面的想法,一旦有人想要出兵北伐或者一家独大就会打破东晋社会的稳定局面,因此即便有人表示要收复失地,东晋政府表面上支持却实际上是打压的,比如祖逖的北伐,最后因晋元帝猜忌而失败,祖逖忧愤而死,努力付出东流。应该说北伐和大多数门阀和皇权的利益是矛盾的。

南宋一开始其实是上下齐心想要恢复山河的,但由于后期多方面复杂的原因宋高宗不愿意重用主战派,而重用主和派,因此有了岳飞的“莫须有”的冤案。虽然宋高宗之后还是组织了几次北伐的,但是都没成功,一方面因为北伐激化南宋内部利益矛盾,另一方面因为统治阶级内部只想守成享乐、安于现状,尚文轻武没有战斗能力。

南明倒是一直都以北伐灭清为目标,即使清朝掌权的几百年间一直都有“反清复明”的势力存在,但是南明是有心无力。就像朱崇祯最后的平台召对:流寇犯宣府,京师戒严。庄烈召对平台,谕阁臣曰:“李建泰有疏劝朕南迁。‘国君死社稷’,朕将何往?”大学士范景文等,请先奉太子抚军江南。兵科给事中光时亨大声曰:“奉太子往南,诸臣意欲何为?将欲为唐肃宗灵武故事乎?”景文等遂不敢言。庄烈复问战守之策,众臣默然。因叹曰:“朕非亡国之君,诸臣尽亡国之臣尔!”遂拂袖起。

非亡国之君,尽亡国之臣,可是到了南明时期,恐怕国君也早已都是亡国之君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