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情况下,中国经济如何实现双循环新发展格局?

2020-08-05 09:39:15 冰镇苏打

苏庆义

苏庆义,经济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所国际贸易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先后在山东大学数学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得理学学士、经济学硕士和博士等学位。

本文根据作者2020年7月26日在《逆全球化时代全球供应链的未来发展趋势》主题讲坛上的发言整理而成,文章已获得作者授权。

我们现在面临着双重的打击,原来我们讲中美贸易战是很重要的一个打击,现在是疫情的冲击,“双击”的情况下,供应链安全就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这确实非常重要,因为涉及到我们现在的发展和安全。

就全球化的发展来说,大幅度倒退确实不太可能,但是会有新的特点。所有国家都想自立,都想降低风险,不依赖别的国家,这一点是不可能的。

中小国家是难以独立自主发展的,很多小经济体不依赖外部是不行的,它的特点就是100%开放,不依赖反而活不下去。对它来讲不会考虑依赖的风险,这点是非常重要的。

还有对双循环的理解,现在所提出的双循环在未来一段时期应该是非常重要的思想,也是需要学者加紧论证的。

双循环具体指什么呢?

很难论证国内循环和国际循环的关系,它不是非此即彼,应该是互补的正反馈关系。

我讲一些不成熟的思考:

一是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三链”之间的异同。

二是对供应链的发展趋势基本的想法。

三是中国的应对,双循环的思路分享一下。

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三链”之间的异同

“三链”的区别还是有的,从学者角度来讲肯定也有相同点,但是也有区别。

比如价值链可能主要还是考虑福利的问题,商务部原来做价值链的数据库主要是讲希望获得更多的增加值,是福利含义。从福利的角度看价值链,就是我们获得更多的增加值。

供应链主要从企业的角度讲企业上下游的分工协调、成本管理,供应链就涉及到安全了。价值链的安全概念提得比较少。

产业链也讲产业链安全、产业链风险,但是产业链主要是从国家、政府的角度,它是战略性的一个概念。比如讲半导体产业链的安全,是长期的视角。

企业供应链组成国家产业链,供应链、产业链蕴含了价值链,我们国家和企业都是为了获得更高的增加值。但是在生产全球分割的环境下,供应链、产业链都有安全和风险的问题,价值链一般不讨论安全和风险。

全球供应链的发展趋势

供应链的发展趋势,现在是有一些共识的:

一是供应链的区域化、本土化的发展趋势,特别是讲区域化。

二是风险在供应链发展中会占据更加重要的位置。

我也跟企业就两个特点做过交流,我们现在讲的区域化趋势、风险主要是学者的判断,企业到底是不是认可呢?我们对一些企业也做过简单的调查,大部分企业认可这个判断,觉得区域化会成为一个很重要的趋势。

而且我们问企业未来决策中是不是会将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大部分企业也是认可。我觉得这个判断大体是比较准确的。

但是这两个判断也是有一些矛盾的地方。我们讲区域化主要讲供应链或者产业链集中在一个区域,但这就意味着你不是全球的生产,风险就会增加。

因为我们讲风险,降低风险就得是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为了分散风险就在全球布局,越分散越好。但是区域化是某个区域越来越集中生产。区域化和风险的降低似乎是有一些矛盾的地方。

但是风险是很多样的,比如疫情的冲击是一种外部的不受人为控制的风险,政治风险是更加重要的,无论企业还是国家布局产业链、供应链的时候会更加重视政治风险,这会成为非常重要的考量因素。

例如,中美的大国博弈导致的政治风险,让企业不得不考虑这种政治风险给它的供应链安全带来的影响。

未来的风险是很多,也很受企业重视,但是风险里的政治风险会成为更加重要的位置。

关于中国经济形成双循环新发展格局

对于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的新变化,中国的应对是双循环。

现在讲双循环,就意味着原来是单循环,单循环就是我们比较依赖国内和国外的联通。其实更加准确地讲原来和现在或者未来的趋势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原来不是对循环的理解,原来国内外的联通主要是东部沿海和发达国家的联系。

我们入世以后主要是东部沿海和发达国家经贸联系紧密,分工越来越细,东部沿海的外贸占我们百分之七八十,但是现在在下降。

我们和美欧日的经贸联系在国家层面联系非常紧密。所以原来的循环更加细化来说是东部沿海和发达国家的联系。

但是未来我们的方向是双循环或者多循环,就是说未来在加紧第一个层面联系的同时,我们东中西部之间的联系要加强,国内的联系也要加强。因为原来国内联系没有那么强,或者比较单向。

中西部为东部出海或者生产做了原材料的准备或者提供劳动力的参与,这是比较单一的。但是未来东中西的协调发展,东部和中西部的布局会更加协调。

其次,我们和发展中国家的联系会更加紧密。

未来中国整个国家层面和发展中国家的经贸联系要加强。今年东盟成为我们最大贸易伙伴是非常重要的信号。未来发展中国家,还有我们周边的国家,在我们经贸里联系越来越紧密,意味着这个循环越来越重要。

再就是中西部和外部世界的联系越来越紧密,我们原来主要是东部地区跟国外循环,未来中西部跟国外也要加强循环的联系。

比如中西部跟大陆连接的国家,我们东北地区和俄罗斯,广西、云南和东盟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中西部的开放程度越来越大。

而我们中国发展国内循环是有独特优势的,中小国没有这个优势,但是中国有独特优势发展国内循环。

我觉得有三个特点导致中国在世界上有最独一无二的循环,美国也是依赖国内,但是我们比美国还有一个优势。

一是地广,巴掌大的地方是没办法国内循环的,但在这一点上中国不是独一无的,我们国土面积不是第一,有很多大国家。

二是人多,这就排除了地广的一些国家,比如加拿大是地广,但是人少,加拿大这样的国家就排除了。美国也是符合地广人多。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制造业体系要完善,国内才能循环,都是服务业国内怎么循环,必须依赖进口别的国家制成品,这点美国就排除了。

美国制造业比重很低,当然特朗普希望制造业回流,想发展国内循环,美国必须先让制造业完善起来。

现在条件下,中国发展国内循环有着独一无二的优势,这是其它任何国家没办法跟中国媲美的。

同时,我们发展国内循环需要避免走向另外一个极端,出口是创收的,出口少了,国内收入没有增加也不行,仅国内循环不利于提高需求能力。

国内循环和国际循环是互补还是替代关系?

它是互补的,不是替代的,发展国内循环不意味着降低国际循环,这俩是互补关系,比如利用内需,不仅是买国货,还要兼顾扩大进口,具体怎么互补,未来需要各界一道进行更加详细的论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