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下乡进村”按下快进键

2020-08-05 13:52:52 新产经

开网店、做直播,依托物流的加持,大批农货得以走出山村,这是快递企业下乡后带来的直观变化。

文/《新产经》阚丽丽

后疫情时代,年中大促6·18无疑为稍微疲软的消费市场注入一针强心剂。

在此次6·18电商物流下沉方面,京东物流持续推进“千县万镇24小时达”,进一步扩大全国当日达的覆盖范围,越是低线市场,越是增长迅速,六线城市配送单量增幅是一线城市的150%;菜鸟在农村与通达系快递企业对乡村物流的分拨、运输、派送都进行了优化,来提高操作规范和效率。截至目前,这张乡村物流网络已经在全国21个省市500多个县实现升级,并且这张乡村物流网络将与淘宝、天猫、盒马、大润发等平台合作。

在种种数据披露中,快递物流在下沉市场展示的远不止速度,更突出的是消费市场增量空间的挖掘,以及城乡经济结构的转变等。

政策加持“快递进村”

近段时间,关于加速“快递进村”被提上日程。包括国家邮政局在内的多个部门都表示,要加强县、乡、村快递物流体系建设。所谓“快递进村”,主要是指快递服务通达建制村,既包括快递企业直接设立站点的模式,也包括与其他商业组织合作提供快递服务等多种模式。

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支持电商、快递进农村,拓展农村消费”。今年颁布的中央一号文件明确要求“继续开展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实施‘互联网 +’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 。

财政部亦提出2020年将大力发展农村电子商务,促进形成农产品进城和工业品下乡畅通、线上线下融合的农产品流通体系和现代农村市场体系。

国家邮政局在今年4月9日发布的《快递进村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明确,到2022年底,我国农村快递服务深度显著增强,县、乡、村快递物流体系逐步建立,城乡之间流通渠道基本畅通,农村综合物流服务供给力度明显加大,符合条件的建制村基本实现“村村通快递”的目标。到2020年底,东中西部建制村的快递通达率要达到80%、50%和30%,全国层面达到60%。到2021年,东部基本实现建制村通快递,中部和西部建制村快递通达率要达到85%和65%,全国水平达到80%。

同日,中国快递协会联合邮政EMS、顺丰速运、中通快递、菜鸟网络、阿里巴巴、京东集团等13家快递物流和电商企业共同发出倡议,表示将积极响应和落实《快递进村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同心协力推进“快递进村”。

另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已有云南、新疆、江西、宁夏、江苏、安徽、甘肃、山东、重庆等多个省市出台了地方版的《“快递进村”三年行动实施方案》,也都明确了逐年推进工作的目标,以及主要任务和实施路径。

建设农村网点,提升农村电商消费服务水平势在必行。或许在两年之内,中国快递物流业的发展将再次攀高,达到一个新的高峰。

我们知道,电商与物流是“上半身”和“下半身”,物流到不了的地方,电商也没有办法发展业务。近几年,在存量市场已经饱和的情况下,抢占下沉市场,成为各大快递公司、电商平台扩展业务的新赛道。

特别是疫情期间,在人们闭门不出、减少社交的情况下,线下实体店消费受限,而“云消费”不仅重构了既有的生产消费链条,更催生了更多的新消费需求。商家、果农等运用社交平台、短视频平台、直播平台“直播带货”的全新电商模式,逐渐成为一种全新社会热潮。针对偏远贫困地区而言,依托互联网电商等平台,搭建“为扶贫下单”的桥梁,也成为脱贫攻坚决战的有力手段。

仅2019年,全国贫困县网络零售额达到2392亿元,2020年一季度农村电商突破1300万家,全国832个国家级贫困县农村电商网络零售额达565.6亿元,其中农产品网络零售额达83.2亿元。

这些亮眼的数据背后,离不开快递物流为低线城市以及乡镇市场的特色商品打通销路、助力营销推广、推进全区产业升级。

正如中国物流行业协会研究员杨达卿所言,“快递进村”有利于促进国内消费市场挖掘增量空间,助推农村经济发展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从长远看,也是从物流上打破城乡经济二元结构,促进城乡物流双向对流;补充农村消费服务支撑体系短板,促进建成强大国内统一市场。

如何下好这盘棋?

开网店、做直播,依托物流的加持,大批农货得以走出山村,这是快递企业下乡后带来的直观变化。不过,从国内整个行业来看,农村物流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依然存在缺口。

根据国家邮政局发布的《2019年邮政行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全行业拥有各类营业网点31.9万处,农村共10.5万处。其中,快递服务营业网点21万处,而设在农村的网点仅有6.5万处。

布局下沉市场,让“快递进村”并非易事。目前“快递进村”还存在派件线路长、难度大,派件成本远高于城区,加之上游客户不多、发货需求不足导致揽件量偏少等问题。对于快递企业来说,在村落、乡镇、低线城市设点布局物流点意味着投入大、收益小。

然而,当前快递企业在存量市场竞争加剧,在增量市场仍旧大有可为。特别是电商消费规模向低线城市、乡镇的扩大,让该区域的电商消费与物流供应链的矛盾日益突出。这也是为什么面对竞争激烈的快递市场,菜鸟、京东、顺丰等企业都开始向下沉市场布局。

京东方面称,新建设的亚洲一号将瞄准新基建下沉,推动智能物流向二到四线城市快速渗透,这也是京东物流未来新基建布局的重要方向。另菜鸟也宣布将新一轮提速,加快实现“全国24小时,全球72小时必达”。而百世快递在乡镇、农村共设有2万余个邻里驿站末端服务点,乡镇覆盖率达到93%,辐射至新疆、青海等偏远地区。韵达方面也表示,通过优化农村物流网络布局,将“快递进村”与脱贫攻坚相结合,将“快递进村”与工业品下乡相结合,将“快递进村”与促进农村人员就业相结合,加快拓展建设农村快递网络。作为“快递进村工程”的践行企业,德邦快递已经做完了全国性规划,针对全国乡镇进行分层。

除了物流快递公司,一些电商平台也在有所动作。例如,苏宁通过其供应链和全渠道全场景优势,仅 2019 年就将超过 1300 万件品质家电、3C、家居类产品带到县镇和农村的消费者家中。另一家不得不提的就是拼多多,一直主打“农村包围城市”的拼多多,在下沉市场这块可谓赢得盆丰钵满。

根据村镇的实际情况,在解决快递进村这个“最后一公里”问题上,除了各大企业自我的探索和尝试外,合作联营也成为众多企业的新选择,表现为“邮快合作”“快快合作”等多种“进村”模式。

“邮快合作”模式,是在一些地方邮政系统的传统业务萎缩时,通过“邮快”合作,快递公司以乡镇邮政网点为依托,延伸和满足农村快递进村入户需求,而邮政网点也借此增加了服务和收入,也可以减少投递人员因业务量不足空跑、空转的现象,可以说是一种多赢的可行路径。

而“快快合作”模式,是近几年推出的下乡进村模式,主要是快递企业一改过去各自设点、分而治之的对立竞争局面,由一个网点共同代理多个品牌,通过统一租赁店面、统一装修、参股运营、统筹结算方式,实现末端共建、成本共担、网络共享。比如中通快递、韵达股份旗下投资公司此前就入股菜鸟旗下物流公司“溪鸟物流”,溪鸟物流被认为是菜鸟布局农村物流的重要担当,也被称为“菜鸟乡村”。

在目前阶段,正如杨达卿所言,“快递进村”需要多方共推,要充分考虑效益驱动,多推共建三级配送网点,开展人力运力共享。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