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登法院为何拒绝纠正被威海中院撤销的错误判决?

2020-08-05 09:58:24 山东法治资讯

2013年民营企业家郑文飞怀揣梦想,带了近5000万元现金到威海投资,没想到的是他遇到一场“套路贷”,致使资产被枉法侵占,从此让他变成了穷光蛋,有家难回。在诉讼过程中,文登法院的枉法裁判多次被威海中院撤销,但文登法院一直拒绝纠正,长达6年的维权让郑文飞个人及公司负债累累。如果不是朋友经常接济都快吃不上饭了,但是文登法院却迟迟不纠正错误判决和执行的行为,威海中院部分法官态度暧昧总想和稀泥,实在让郑文飞度日如年,如果不是为了家人早已一死了之,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能将事实公诸于众,希望法律能够尽快给予其公正答案。


案件事实陈述如下,由郑文飞自述和提供相关法律文书:

初到威海,合伙成立公司开发房地产项目。2013年 1月,郑文飞与邱旺共同出资成立威海市皓程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皓程置业),注册资本实缴1000万元,两人各占50%,郑文飞担任法人代表,财务共管(会计人员由邱旺指派,出纳和资料保管人员由郑文飞指派),公章由邱旺管理,法人章由郑文飞管理,后于2014年分别转股到各自指定公司名下并增资到3000万元。2013年,郑文飞与邱旺在威海荣成开发“皓程国际广场”项目。

遭遇“套路贷”,折戟文登,噩梦开始。2013年8月份,郑文飞经邱旺介绍认识王谦敏。从2013年8至12月,皓程置业共向王谦敏借款1065万元(实际为944.5万元,借款用于增资)。因借款到期未还,王谦敏于2014年6月16日,向威海市文登区人民法院起诉诚服公司(郑文飞指定在皓程置业占股50%的公司)。

文登法院违反多项法律规定快速做出枉法裁判。文登法院违反级别管辖(该案涉案金额1065万元,文登法院500万元审限),法官李婉婉采用独任审判制,不对借款合同和股权质押合同进行审查,在未查明主合同《借款合同》借款本金以及履行情况,采用简易程序进行审理,在仅收取50元诉讼费的情况下,违反法律明令禁止的“流质条款”、以与借款合同无任何关联的《质押合同》为依据枉法判决,仅用21天完成立案、通知、审判、判决并出具判决书,于2014年7月7日作出(2014)文商初字第 276号判决:“判决福建省连江县诚服贸易有限公司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协助王谦敏办理股权变更手续”。

与黑恶势力勾结,逼迫郑文飞撤诉。在上诉期,李婉婉法官与王谦敏律师安海军采用多种方式阻挠诚服公司上诉,不惜利用黑社会人员阻止郑文飞去法院道路。因郑文飞已警觉,为方便找到郑文飞,勾结某法官约郑文飞到法院,在路上对郑文飞实施拦截和恐吓,逼迫郑文飞在上诉期最后一天撤诉。

法官李婉婉胆大妄为,不经任何程序随意修改生效判决。判决生效后, 2014年9月1日王谦敏申请进入执行程序,王谦敏持判决书去工商部门做股权变更因股权数额约定不明未能办理;2014年9月4日李婉婉法官在未经任何司法程序的情况下直接用裁定方式更改原判决书判决内容(李婉婉法官手写本裁定即日生效),也未向诚服公司做任何通知和给予异议期或上诉期,王谦敏于2014年 9月 5日持该执行裁定将诚服贸易持有的皓程置业50%股权直接变更到自己名下。

私刻法人章,三人团伙职务侵占公司财产。2014年9/10月,王谦敏、邱旺、陈存勋三人伪造皓程置业法定代表人郑文飞法人章(此时郑文飞还是皓程置业法人,仍然负责保管法人章和财务资料,郑文飞在皓程置业还有3000多万的投资款),在郑文飞不知情的情况下,将皓程置业公司230套房屋低价出售给王谦敏等股东个人,恶意侵占公司财产。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邱旺通过国忠公司实际控制皓程置业。2014年10月29日威海国忠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忠公司)成立,10月30日王谦敏将其在皓程置业50%股权转让给了刚刚成立的国忠公司,而国忠公司与福建凤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都是邱旺。

郑文飞及诚服公司从此开始了其漫长和充满血泪的维权路。郑文飞曾经给文登市、威海市两级的市委书记、市长、纪委书记、检察长、法院院长等都写过举报信(邮政快递),但是都石沉大海。仅仅有威海市市长热线回过一个电话,说不是他们负责,然后就再也没有其他部门过问。

郑文飞到荣成公安报案(私刻法人章和职务侵占)不被受理。期间,因邱旺、王谦敏、陈存勋涉嫌私刻法人章和职务侵占,郑文飞及其律师多次去荣成公安报案,荣成公安在不做任何审查和笔录的情况下拒绝给其立案和审查。郑文飞在乘坐高铁出行时,文登法院委托文登公安车站派出所在荣成动车站抓捕他,这给郑文飞的身心造成了很大的创伤。

威海中院撤销的枉法裁判和错误执行在文登法院竟被消极拖延和应对。2014年9月23日郑文飞向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威海中院发现文登法院错误,撤销判决和执行文件,发回文登法院再审,因王谦敏未在规定期限内缴纳案件受理费,最后按撤诉处理。期间,最令人气愤的是王谦敏的律师安海军竟然私下威胁郑文飞原代理律师,要求其不得给郑文飞做代理。

为逃避执行回转,文登法院智计百出。2016年4月18日向文登法院申请执行回转,要求将其原持有的皓程置业公司50%的股权回转至其名下。因皓程置业股权已由王谦敏转让给国忠公司,决定以委托评估价742. 14万元由王谦敏赔偿诚服公司股权损失,诚服公司提出执行异议,文登法院于2018年3月13日驳回其异议申请。

威海中院再次撤销文登法院错误裁定。郑文飞向多部门举报后,威海中院得知郑文飞已将案件反映到威海市委巡视组,威海中院得知情况后,主动联系郑文飞,将本来已经中止的多个案件又重新启动,并撤销了文登法院(2018)鲁1003执异5号执行裁定书。后来,威海中院在另案审理中,发现执行裁定书认定事实、适用法律有误,遂进行执行监督审查,于2020年6月9日并发回威海市文登区人民法院重新审查。但时过近两个月,文登法院还是没有任何作为,拖延审理,郑文飞心如火燎,希望此案能在异地审理。

对文登法院,郑文飞已经严重怀疑其能否公正司法,文登法院一而再再而三的荒唐判决让人无语,主审法官和执行法官的所作所为,一张张判决书完全称之为枉法裁判。我们就文登法院违反法律规定的事实陈述如下:


首先,立案审查错误与管辖错误

1、王谦敏与皓程置业为民间借贷纠纷,且诉讼金额超当时文登法院管辖权,文登法院违反级别管辖规定违法受理案件,立案法官涉嫌玩忽职守罪、渎职罪。

2、王谦敏与诚服贸易约定管辖都指向荣成却在文登立案,立案审批法官涉嫌滥用权力犯玩忽职守罪、渎职罪;

3、王谦敏与皓程置业民间借贷纠纷,诚服公司没有任何书面担保意思,《股权质押合同》是王谦敏准备借款给诚服公司的意思表示,跟王谦敏与皓程置业之间的借贷没有关联性,王谦敏与诚服公司之间借款实际未履行也达不到起诉条件,王谦敏直接诉诚服公司而不诉皓程置业,主审法官涉嫌滥用权力的渎职罪;

4、主审法官李婉婉违反《民事诉讼法》关于移送管辖的规定,文登法院相关负责人未提出异议,涉嫌玩忽职守的渎职罪。

其二,程序错误

1、陈存勋为皓程置业员工,且皓程置业与诚服公司具有利害关系,陈存勋不具有诚服公司代理资格,主审法官张冠李戴纵容几个恶意串通侵占公司财产的人在法庭上企图通过串供达成侵占财产目的;

2、故意遗漏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且未依法追加并通知参加诉讼,主债务未确认却审理无关联方,违反法定程序;

3、李婉婉未查明主合同《借款合同》借款本金以及履行情况,导致做出错误判决;

4、《借款合同》、《补充借款合同》两者之间与《股权质押合同》无关联性;

5、补正裁定改变原审事实认定及判决内容,裁定书确认支持的内容超出了王谦敏诉讼请求范围,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其三,适用法律错误

1、2013年11月13日王谦敏与诚服公司签订《股权质押合同》约定“诚服公司到期不能偿还借款,则依法将质押股权全部抵偿给王谦敏”,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该条约定为无效约定,属于“流质条款”,李婉婉违反多部法律的禁止性规定,以无效条款为依据枉法判决;

2、李婉婉法官将两个不关联法律主体强行关联,将从未出具过任何担保文书的诚服公司错误判决为皓程置业和王谦敏借款提供担保;不顾诚服公司与王谦敏之间无民间借贷事实强行枉法判决;

3、李婉婉判非所诉,未根据诉讼请求进行判决,判决超出了诉讼请求范围;

4、李婉婉不审查主债权债务合同,《股权质押合同》作为从合同对诚服公司没有任何约束力,诚服公司不需要承担保证责任。

其四,执行错误

1、李婉婉、王谦敏根据(2014)文商初字第 276号判决内容在执行时不能满足其胃口,于是李婉婉法官在判决生效后又作出一份裁定,明确了股权份额,但是裁定书却改变了案件认定事实和判决内容,这严重违反法律程序;

2、文登法院执行局的执行法官张培文明知(2014)文商初字第 276号判决书判决的内容,也明知(2014)文商初字第276号裁定书改变原审事实认定和判决内容属于严重违反法定程序,也明知该裁定未经当事人认可是否有异议,其仍然在明知裁定错误和无效的情况下,将该判决与裁定予以强制执行,知法犯法,涉嫌渎职罪;

3、李婉婉、张培文违反法律程序,为王谦敏实施“套路贷”提供司法支持,知法犯法,故意错误执行,涉嫌多种犯罪。

其五,消极对待执行回转和重审

原一审判决及执行都已通过再审程序被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但是文登法院消极对待执行回转和重审。主要表现有(1)拒不履行执行回转,想将错就错将反映人资产继续占有;(2)原一审连立案带判决总共21天,重审却是从2016年4月26日到2018年8月20日用了2年3个月24天;(3)从2014年9月5日错误执行走诚服公司财产后,导致郑文飞及诚服公司困难,维权生活费用都没有,恶意导致反映人丧失维权能力。

其六,王谦敏行为涉嫌职业放贷人和套路贷,请求相关部门调查王谦敏银行流水,可佐证王谦敏更多放贷事实一起很简单的案件,在文登法院却变得极具复杂和荒唐。不仅不按照法律规章制度行使权力,还对上级人民法院已经生效的判决、裁定视而不见,坚持作出了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的错误判决,导致郑文飞陷入长期的诉讼之中并遭受巨额经济损失。
近年来中央多次提出为民营企业发展提供创造积极条件和制度保障,发挥司法机关职能作用,创造良好的经商环境,保障民营企业健康发展。但在这个案件中,民营企业家郑文飞感觉到,法律的尊严被践踏,公平和正义被漠视。文登人民法院在本案中已明显违背了起码的职业道德和良心,已经严重侵害了郑文飞的合法权利。为了严肃党纪,敬畏国法,请求各级政府部门应以此案为典型,严肃处理可能存在的以权谋私、枉法裁判的行为,并对案件中相关错误予以纠正,我们也充分相信各级纪检领导一定会严格按照有关要求,监管法官队伍,保证司法的公平和公正!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