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端华四世孙,被慈禧抄家,却私藏乾隆御赐屏风,每年祭拜崇祯

2020-08-06 00:40:52 历史人物简史

众所周知,清军入关后,宗室成员命名不排辈分。但从康熙皇帝开始,处处模仿汉人,开始通过命名排辈分,区别长幼尊卑和血缘远近。康熙首先选用胤、弘二字做辈分。由于,子嗣的不断繁衍,自然要继续往后续。乾隆皇帝续了永、绵、奕、载四字,接着道光续了溥、毓、恒、启,咸丰又续焘、闿、增、祺。所以,从雍正开始,皇室辈分排序为:胤、弘、永、绵、奕、载、溥、毓、恒、启、焘、闿、增、祺。这里,我们就挑选一位特殊的毓字辈宗室成员讲述一段刻骨铭心的家族史。

启字辈的启功

辛酉政变,骨肉相残

咸丰十一年(1861年),这一年,国家相当的不太平,南方太平天国如火如荼,北方英法联军侵犯后的威胁依然存在。就在国家生死存亡的时刻,爱新觉罗家族内部却上演了一场骨肉相残的悲剧。这一年,一国之君,爱新觉罗家族的老大咸丰帝突然在热河驾崩。皇帝驾崩虽是国家大事,但也是人之常情,毕竟皇帝也是人,生死难料。然而,皇帝驾崩后,关于权力的分配才是人人关注焦点。此时,争夺最高权力分成了两派:一派为咸丰帝的八位顾命大臣,以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还有他的弟弟肃顺为核心,另一派,自然是我们最熟悉不过的,当时只有26岁的慈禧,与小叔子恭亲王还有一位妹夫兼小叔子醇郡王奕譞,三人组成同盟。这次既是国家最高权力之争,也是爱新觉罗家族内部的一起骨肉相残。

醇亲王奕譞

这次斗争的结果很快见了分晓,确实让人大跌眼界。曾在政坛叱咤风云,两次担任顾命大臣的郑亲王端华与弟弟肃顺居然败给了政坛新人慈禧,而在爱新觉罗家族内部,是远支兄弟之间的一场厮杀。郑亲王端华与弟弟肃顺虽是远支宗室,年龄超出对手几十岁,但与恭亲王与醇郡王却是同辈兄弟,相当于奕字辈。因为,端华是第一代郑亲王济尔哈朗的七世孙。济尔哈朗与皇太极同辈。恭亲王与醇郡王是皇太极的七世孙。所以说,弟媳妇与两位小叔子打败了两位哥哥。慈禧作为弟媳妇并没有对败在自己手下的两位哥哥表示怜悯。由于,郑亲王端华是铁帽子王,不能刀光见血,所以慈禧按照惯例赐白绫自缢,而肃顺虽权力与能力超过哥哥端华,但爵位达不到,被斩首于宣武门外菜市口。

肃顺影像

慈禧对那位同谋的近支宗室的侄子怡亲王载垣也没有手下留情。由于,当年乾隆把父皇雍正的得力助手,自己的十三叔胤祥追封为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后,其后代继续袭封怡亲王而不降爵。怡亲王载垣就是第一代怡亲王胤祥的五世孙。作为铁帽子王,载垣也被婶子慈禧赐白绫自缢。两位铁帽子王同时死在一个女人手中,并且还是一位26岁的女人,这在清朝268年的历史上空前绝后。

慈禧

这次政变在中国近代史上被称为“北京政变”,因发生在辛酉年,又被称为“辛酉政变”。一场国家最高层的权力之争,一场家族内部的骨肉相残,却开启了一位女皇48年的执政生涯。俗话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那郑亲王端华被赐死后,家族成员又受到了什么影响?郑亲王端华的四世孙毓旗先生讲述了后面发生的事情。

王府被查抄,树倒猕猴散

郑亲王端华与弟弟肃顺死时,两兄弟并没有分家,一直住在郑亲王府。毓旗先生说:“郑亲王府一开始并没有被抄,只是家族成员被革爵,世子降爵为辅国公。但因为这事,家族在朝中也没有了地位,没人愿意理你,宗人府也不给你好脸色。当时,王府中主要是妇道人家撑着。因为家里两个男人死了,没有了主心骨。”此时,王府里人知道,虽然暂时没有抄家,但很快会来到。果不其然,郑王府开始面临抄家的厄运。毓旗先生说:“朝廷抄家先找的是朝廷颁给王府的各种文书,与朝廷的一些信件。接着就是房地,因为王府是朝廷赐予的,旗地也是朝廷分的。一旦被抄家,这些都由内务府收回去。房地收回去之后,最后才是那些家中藏有的浮财,比如金银珠宝等。因为这些浮财查抄的晚,为了以后的生活可以私藏或转移一些。但与朝廷来往的文书决不能私藏,一旦发现将罪加一等。”

郑亲王府原址

清朝时,对官员或王公府邸抄家,都是先把相关家庭成员集中关在几个屋子里,有官兵把守,不能随便进出。这时,外面的人开始查抄家产。其实,这时,很多家产早已被转移,而查抄的官员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谁也难以保证以后被查抄的家庭是否会东山再起,或者考虑有其他亲戚还在朝廷为官。当然,也不排除那种一根筋的查抄官员,要查就查彻底。郑亲王府更不同于其他普通的王公府邸或官员宅院,所以宗人府查抄人员对于郑王府私藏或转移的浮财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毓旗先生说:“其实,在王府还没有查抄之前,家里很多人都散伙了。端华的第四子,自己的曾祖父阕善也跟着跑了出来。因为,他们知道家迟早会被查抄。”郑王府被查抄,树倒猕猴散,端华的后代四处逃离。有一支逃到了陕西、兰州这一带。毓旗先生说:“当初,端华被赐死时用的那条白绫就被这一支带走了。”有一支逃到了保定,因为那里还有郑亲王的一些田地。那些田地是老王庄。这些老王庄之所以能留下,那是因为这些田地是香火田,专门祭祀历代郑亲王的祭田。清朝规定,有两种田地不在查抄之列,一是祭祀祖宗的祭田,二是,供养学子的学田。

白绫

在《红楼梦》第十三回中曾这样描述:王熙凤朦胧睡去后,看见秦可卿过来告别。秦可卿先是夸王熙凤是脂粉堆里的英雄,连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如她,但随之马上又提醒她,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的道理。最后交代了两件事:一是祖茔虽四时祭祀,却无一定的钱粮;第二个是家塾虽立,却无一定的供给。于是,秦可卿让王熙凤趁今日富贵,将祖坟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于此。以后便是有了罪,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祭祀又可永久。

秦可卿

从《红楼梦》中,秦可卿对王熙凤的告诫得知:即使将来获罪被抄家,但祭祀的田地和供给家塾的田地是不会被查抄的,这就是将来赖以生存的基础。毓旗先生说:“过去讲犯天犯地犯不了祖地。你犯了再大的错,祭祀祖宗的香火田不能动,不能没收你的,以此维持孝道。香火田所收取的租子,卖的钱只能是祭祖用,春天祭祀,秋天祭祀,烧香,杀猪。保定的老王庄属香火田不在没收之列。”当然,香火田所收取的租子名义上是祭祀之用,但剩余的部分仍可作为日常消费。所以,当时端华死后,有一支就去了保定的老王庄。

王熙凤

还有一支就留在了北京没有逃走。这一支仍住在郑亲王府,但此时郑亲王府真正的主人换了人。由于郑亲王是铁帽子王,爵位世袭罔替。所以,郑亲王端华死后,爵位仍要由第一代郑亲王济尔哈朗的子孙继承。最后,宗人府查找玉碟找到了济尔哈朗第四子巴尔堪之孙奇通阿第四子经纳亨的曾孙承志继承了郑亲王爵位。当初的郑亲王端华是奇通阿长子这一支,而承志是奇通阿四子这一支。端华死后,留在北京的这一支就与新的郑亲王承志一起住在郑亲王府。然而,同治三年(1864年)承志袭封郑亲王,七年后却因获罪被革爵,最后郑亲王的爵位又由奇通阿长子这一支承袭。毓旗先生对其他几支也不能详细说明。因为,端华死时,端华的第四子,也就是毓旗先生的曾祖父悫善才七岁。由于年龄小,就在抄家前过继给了与端华私人关系很好,当时是奉国将军的绵英为继子。

三世祖迁保定,家藏御赐屏风

毓旗先生的三世祖由于父亲端华被赐死,王府被抄,七岁时过继给父亲的生前好友奉国将军绵英。毓旗先生说:“绵英的将军府就在现在的北京评剧团往南一点,顺城郡王府往北。过继之后,绵英就一直生活在那里,直到光绪二十六年义和团运动。”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国家还没有消停几年,又陷入了混乱。一边是八国联军侵华,一边是义和团运动。此时,北京一片混乱,慈禧与光绪早逃跑了。很多王公府邸遭到破坏,绵英的将军府第也没能幸免。由于,悫善七岁时遭遇过一次抄家,这次京师大乱,他拖家带口提前做好了准备。毓旗先生说:“三世祖阕善过去遭过变故,过继后又寄人篱下,所以1900年,庚子拳变一乱,他就带家眷迁走保定。家里的东西拾掇了几大车,投奔亲戚去。那里不是有一支端华的后人吗。”溥善四十五岁时,侧夫人为他生了一个男孩,这就是毓旗先生的爷爷载儒。因为,阕善承袭的是绵英这一支,所以到了保定仍可拿清朝的俸银俸米,同时还有绵英将军府的旗地庄园可种。

义和团

随着清朝灭亡,到1924年这12年的时间里。北京的宗室王公都很难及时拿到俸银俸米,更何况处在保定,爵位已经很低的悫善等人。没有了俸银俸米,旗地也不得不便宜卖了维持生活。幸运的是,此时毓旗的爷爷载儒也已长大,并且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因此,载儒没有像其他旗人家庭的子弟那样,家境一旦败落,无一技之长,只能乞食街头。载儒面对时局的变化,为找到工作,先是改了汉姓汉名,然后当了私塾先生,之后又做了中学教师。从这开始,载儒一直从事教育工作。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大学教授和知名教育家晏阳初在河北保定一带掀起了平民教育运动。作为老师的载儒也参加了这场平民教育运动。

晏阳初(右一)与爱因斯坦(左一)

由于,家庭的变化,个人的变化,对于身为贵族子弟的载儒有着不同寻常的感触。后来,他告诉自己孙子毓旗:“买房置地置产业一点用也没有,唯有读书才是正道。即使家里有金山银山,如果压不住这些,反而会被这些财宝压死,只有读书才能压住家里的阵。”当时,只有六七岁的毓旗自然不明白爷爷的话。直到几十年后,毓旗先生才恍然大悟。毓旗说,“原来爷爷讲得是,一个人读了书才能把这些东西传下来,永远留在家里,你也就压住它了,反之,你不读书,穷了,就要卖这些东西,它就把你压死了。”当然,这也是载儒自己的亲身体会,可能不会适于其他人,但他希望自己的子孙能做到诗书传家。

民国爷孙

至今,毓旗先生还保留着当年爷爷传给他的很多王府的物件。其中,最珍贵是一件乾隆御赐的屏风。这件屏风虽比不上皇家气息,但在今天也绝对是珍品中的极品。这件屏风上面镶嵌的珠宝玉石达上百种之多,使用百宝嵌做工。所有的玉都是乾隆时期的,代表了当时中国玉器制造的最高工艺。上面的很多图案也是宋代徽宗《宣和博古图》上的器皿,都非常的有讲究。毓旗先生说,“爷爷也曾给我粗略地说过。比如中间各色牡丹开放称为富贵花开,一只鸡拖着一个瓶子,谐音为吉祥平安,三只羊叫三阳开泰,一个蝙蝠,一只小鹿,一个花瓶,一个底案,四者又称福禄平安。当然还有各种图案的寓意,像一甲登科、麒麟送子、福庆有余、连生贵子、马到成功,两个柿子寓意事事如意。”

清乾隆时期屏风

当然,这件屏风上的寓意,毓旗先生也说不全,因为爷爷也有没给他讲的。这件屏风前面是各种图案寓意,后面使用金粉画的山水画。屏风的来历也不一般,是当年乾隆皇帝恢复郑亲王的封号,并定为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时,亲自御赐的。第一代郑亲王济尔哈朗的次子被封为简亲王,后来他承袭郑亲王爵位,但封号仍为简亲王。因为,当时认为郑亲王的封号太硬气,子孙后代没有那么大的功劳,怕压不住,所以就称了简亲王。但到了乾隆时,乾隆皇帝追念前辈功劳,认为应恢复以前的封号,并追赐清初八王为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其中就有郑亲王一系。

乾隆影像

当然,这件乾隆御赐郑亲王的屏风。如果不是当年在查抄郑王府之前,毓旗先生的祖上有人私藏或转移,那就不可能出现在毓旗先生的家里。可能现在正放在故宫的一个角落里,也可能出现在别的国家的博物馆中。更幸运的是,毓旗的祖上没有因生活的困顿而卖了一直传承的珍品,所以才传到了毓旗的手里。爷爷载儒当年说的那些话,证明了这点,只有读书才能压住这些传家宝。

与爱新觉罗世仇,对崇祯代代祭祀

如果不是毓旗先生亲口讲,谁也不会想到。他的爷爷每次谈及爱新觉罗家族时,心中都充满了怨恨。原来,这种怨恨持续了四百多年。事情还要从四百年前,清太祖努尔哈赤与三弟舒尔哈齐的决裂说起。当初,舒尔哈齐是仅次于哥哥努尔哈赤的二号人物。但他不甘心屈尊于哥哥努尔哈赤之下。而此时的明朝也极力拉拢舒尔哈齐,以此对努尔哈赤形成威胁。舒尔哈齐自认为自己的能力不弱兄长,并且还有明朝的支持,所以也变得嚣张跋扈,不把哥哥努尔哈赤放在眼里。在战争中,舒尔哈齐带领自己的将领经常自作主张,随意改变作战策略,暗中积极与明朝联络。起初,努尔哈赤没有向这位同胞弟弟下手,而是惩治舒尔哈齐的手下大将,但这更加剧了兄弟之间的矛盾。两兄弟常因意见相左在诸贝勒共同参加的会议上激烈争吵。当一号人物与二号人物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时,别人往往不敢插嘴。解决矛盾只能靠两人。

努尔哈赤影像

此时,明朝既通过政治联姻,又通过加官进爵拉拢舒尔哈齐。明朝大将李成梁让自己的儿子娶了舒尔哈齐的女儿。两人居然成了亲家,而后李成梁上奏朝廷册封舒尔哈齐为建州右卫首领,这可是明朝在此地区设立的最高地方军事长官。哥哥努尔哈赤是建州左卫首领,弟弟建州右卫首领,两兄弟分庭抗礼,但一山难容二虎,甚至是亲兄弟。哥哥与明朝势不两立,弟弟却与明朝走在一起,结果可想而知。爱新觉罗家族第一次骨肉相残展开了。努尔哈赤先向弟弟舒尔哈齐的儿子,自己的侄子下手,以此剪除弟弟的羽翼。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三月,努尔哈赤诛杀了弟弟舒尔哈齐的两个儿子阿尔通阿、扎萨克图及其部将武尔坤。然而,面对哥哥努尔哈赤的咄咄相逼,曾经那个作战勇猛,驰骋疆场,立功无数的舒尔哈齐也泄了气。这次,努尔哈赤不再讲兄弟情谊,把弟弟舒尔哈齐囚禁在一间暗室之中,并用铁锁锁住,仅留两个孔穴给他送食物。两年后,舒尔哈齐突然在囚禁中死去,终年四十八岁。

舒尔哈齐影视剧形象

然而,舒尔哈齐的后代一直认为是努尔哈赤杀了弟弟。毓旗先生说:“舒尔哈赤的第六子,也就是第一代郑亲王济尔哈朗,虽在父亲死后被大伯收养在府中,并死心塌地跟随大伯,但心里还是有一股怨恨。”这股怨恨一代代的传了下来,即使乾隆追封先代,并封了济尔哈朗后代为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世受国恩,与国咸休,但怨恨多多少少都存在着。直到慈禧发动辛酉政变,爱新觉罗家族的这场骨肉相残。两派的主角还是以舒尔哈齐的后代端华与肃顺大战努尔哈赤的后代恭亲王与醇郡王,另加一位特殊的妇人。然而,结果还是以舒尔哈齐的后代失败而告终,但那早已存在的怨恨更深了。所以,毓旗先生说“爷爷,每当讲起话来,含有的表情与语气中都充满了对爱新觉罗家族的怨恨。”

恭亲王

令人想不到的是,毓旗的爷爷对爱新觉罗怨恨,但对明朝的最后一位皇帝崇祯却有着特殊的感情。爷爷载儒在保定时,对毓旗说过“你长大后,到北京,要有时间就到崇祯皇帝的陵看看去。尤其在清明节,一定要去祭奠。”后来毓旗先生回到北京,真的按照爷爷的嘱托。每年的清明节都会到崇祯的陵去祭奠烧纸烧香。毓旗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爷爷对他说“我们本来不想入关的,因为我们这一支是忠于皇上的。”起初,毓旗以为是清朝的皇帝,问爷爷后,才知说的是明朝的皇帝。清朝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对爱新觉罗怨恨不已,而对明朝的皇帝存有感恩之情,这是其他人万万想不到的。

崇祯陵墓

由于爷爷载儒重视教育,并经常教导毓旗一定要做到诗书传家。毓旗没有辜负爷爷的期望,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步步高升,最终学有所成,成为北京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并出版了多部中华文化、哲学方面的专著。

历 史 人 物 简 史

historical-figure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