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是访问 港资房企新世界中国行政总裁:从未撤离内地,看好大湾区

2020-07-13 04:03:34 国是直通车

一度沉寂的港资房企重新在内地活跃起来。

一改此前出售项目、收缩“战线”的“保守模式”,近两年,港资房企频频现身广州、杭州、上海等一、二线城市,一手重金拿地,一手收并购项目,大规模加仓内地房地产市场。

20多年前,港资房企曾经引领内地楼市的发展。但近几年来,随着高周转、高负债模式的内地竞争者们大批成长起来,追求财务稳健的港资房企却逐渐式微,甚至出售资产,淡出内地的经营。

如今,他们又回来了。其中,新世界中国是步子迈的最大的港资房企之一。

在内地新房市场规模“见顶”的当下,港资房企为何卷土重来?在这个行业发展新阶段,过去被贴上“开发慢”等标签的港资房企有何优势?经历过楼市从快速发展到稳定增长的转型,港资房企对内地房地产市场有何独特的判断?

针对这些问题,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日前采访了老牌港资房企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新世界中国地产有限公司董事兼行政总裁黄少媚。

以下是专访实录:

国是直通车:在2015年出售贵阳、海口、成都等多个项目后,新世界中国近两年又开始重回内地公众视线,并不断加大投资。为何会发生这一转变?新世界中国在内地的发展逻辑发生了什么变化?

黄少媚:出售部分内地物业只是策略调整和资产重组,新世界中国从未“撤离”内地。

过去,新世界中国在内地主要以住宅开发为主,但现在我们转型做城市综合体。综合体比较新,需要较强的承载力量,而且综合体的投资周期更长,在买地后大概需要五、六年的时间才能完,不是短期投资。

这种转型也让我们的发展重点区域发生相应的变化。我们之前也进入过二线、三线城市发展,但是经过研究,我认为企业更适合在一线城市,特别是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区域的成熟城市发展。比如:杭州近几年发展很快,而且吸引了大量的年轻人和金融人才;深圳也吸引了很多金融与科技人才。这就是我们的客户,也是我们转型机会的所在。

国是直通车:作为港资开发企业的负责人,您怎么看内地的经济形势和房地产市场?

黄少媚:新世界中国是最早进入中国内地的港资企业之一。在过去的80年代、90年代直至2015年,新世界中国的投资板块遍及了整个中国,包括东北、华北以及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

我对未来的中国经济非常有信心。通过此次疫情,尤其是我们国家在疫情当中的迅速反应和有力举措,更让我们清楚看到国家的管理能力,也更加坚定了我们的投资信心。我相信疫情过后,地产、旅游、零售等各方面的消费需求集中释放,消费市场发展的后劲将更足,动力会更强,我们的投资也会得到相应回报。

国是直通车:随着多年的快速发展,房地产市场饱和度提升,开发天花板隐现,您认为,内地楼市重心是否已经发生了转移,内地市场对港企是否还有吸引力?

黄少媚:我认为,内地房地产市场的发展重心并没有发生转移,因为它一直都是跟随着城市而成长,只是在社会转型发展的不同阶段,承担着不同的角色。作为发展商,我们敏锐地嗅到了机会,相信只有跟随国家的脚步,带动城市发展,企业才得到发展。我们在商业及文化发展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达到了一定的规模,这是我们的优势。

我们对投资会保持审慎乐观的态度,在核心城市优质板块及时扩充土储,以一、二线城市为主,尤其以粤港澳大湾区为发展重心。同时,也积极在京津冀及长江三角洲区寻找优质土地。我们希望将新世界中国的布局和中国未来经济增长最具希望、动力的地区联系在一起,并得到地方更多的支持,进一步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

国是直通车:港资企业过去被贴上“开发慢”“经营保守”等标签,现在还是这样吗?与内地企业相比,港资企业有哪些独特之处?

黄少媚:过去很多人说香港企业进度慢、开发时间长,这个印象可能要改观了。单纯从开发速度来说,我个人觉得,目前新世界中国与很多内地开发商基本上是差不多的。例如我们2017年年末在增城拿的地,今年下半年就会开始销售,酒店与写字楼也马上封顶了。在2016年与招商蛇口合作的深圳太子湾项目,在今年初疫情之下开售也取得巨大成功。

但是,我们与内地开发商也有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我们每一个项目都拥有独立、独特的设计。其次,我们拥有新世界生态圈带来的优势,产生协同效应。比如:集团发展医疗养老、创新科技、教育等产业,加上现有的住宅、酒店、K11零售及服务式公寓K11 ARTUS,这可以构建一个环环相扣的有机生态圈。

国是直通车:新世界中国在本土化方面是怎么做的?如何在保留港资开发商优势和特色的前提下,又能更好地融入内地市场,与内地开发企业竞争?

黄少媚:首先,这几年,我们大力地推行人才本地化。可以说新世界中国推行本地化的速度比其他的港资企业快,程度也比其他企业更大。我们的财务、法务、施工管理等许多业务领域都已经相当本地化了。

其次,我们在设计理念、思路和设计创新层面保留了港式优势。我们要求设计团队留在香港,主要负责外观与概念的设计。但同时我们也兼顾本地化,我们在每一个城市都有本地的设计师一起跟进,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是共融的。一般而言,一个项目是由香港的设计团队出概念,然后本地设计师落实,在这过程中,工程队中所有现场工管同事一起开会,互相交流意见。所以这种共融已经渗透到施工、管理和执行等许多方面。

与内地开发企业相比,我们的一个很大的特色就是对文化艺术的重视和追求,我们在产品的设计和运营层面融入了很多文化艺术内涵。我们认为,城市不只是批量生产的建筑集群,而是人文艺术的容器,是为人们蕴育生活、成就未来的地方。

国是直通车:近几年,新世界中国在内地承接了不少旧改项目,仅粤港澳大湾区就有6个。但旧改很难,不仅规划难度高,开发周期长,而且涉及拆迁、人文历史遗迹、居民情感等多种因素,各方关系处理很复杂。为什么新世界中国选择这样难啃的“硬骨头”?

黄少媚:我认为旧改或城市更新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改革开放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摸着石头过河”,为了增加GDP,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城市里诞生了很多旧村或是社区。但是如今,推动城市的发展需要增加生产力,而且,旧城旧区已经不适合现代社会居住的要求。

旧城改造一方面可以极大改善居民生活条件,在许多城中村,房子建的很密集,隐藏着卫生、消防、防疫等各种隐患。通过改造,村民能够把社区占用的地方腾挪出来,以置换的形式改善生活环境。另一方面,通过土地腾挪,地方也可以发展所需要的新产业,给地方经济注入新的活力。现在城市中,特别是一线城市,随着多元化的发展需求越来越强烈,推进城市更新迫在眉睫。

新世界中国跟别的发展商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们在执行城市更新改造项目中,并非全拆全改,而是更加注重传承和保育当地的特色与文化。如果该地块蕴含历史文化,我们还会复建,比如说北京的曹雪芹故居。如果把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东西都全拆掉,变成将来很大的遗憾。

来自:国是直通车

作者:庞无忌

编辑:陈昊星

责编:魏晞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