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多年前费孝通笔下的江村,现在是什么样?

2020-07-08 15:29:28 国是直通车

位于苏州吴江区的开弦弓村,是个面积只有4.5平方公里、人口不到3000人的小村庄。1936年夏天,从清华大学研究院毕业不久的费孝通应姐姐费达生邀请,来到开弦弓村进行了两个月的调查,并给该村起了个化名叫“江村”。

凭借“江村经济”这篇论文,费孝通拿到了伦敦大学博士学位。从此,江村和社会学家费孝通一起名扬海内外,成为中外学者了解和研究中国农村的窗口。

80多年过去,当年费孝通笔下的江村现在变成了什么模样?

“早已达到小康水平”

图片来源:江村故事微信公众号

江村的交通现在相当发达。1936年费孝通初来时,要从苏州坐火车或轮船到平望,再摇船两个半小时才能到村里。1956年澳大利亚悉尼人类学家威廉格迪斯访问开弦弓村,上午从苏州出发,下午4点到。而现在,半小时就够了。

村里的产业经济也发生了巨大变迁。80多年前,江村90%以上的土地都用于种水稻。占总人口三分之二以上或76%的人以农业为主要职业,完全不干农活的人家极少,整个手工和服务行业人员只占村庄总户数的7%。

江村还是当年中国蚕丝业的重镇之一。费孝通在《江村经济》中写道,在繁荣时期,江村周围方圆4英里地带的丝不仅在中国蚕丝出口额中占主要比重,而且还为邻近的镇丝织工业提供原料。现代制丝业的先进生产技术引进中国后,乡村传统家庭蚕丝业日益萧条,村里平均收入减少了三分之一。

但如今,江村已几乎没有桑蚕、稻米产业,取而代之的是化纤纺织、羊毛衫编织和水产养殖三大主导产业。村民也很少从事农业活动,工厂务工收入成为主要收入来源。他们还把土地承包出去,每年收取租金。

在年届七旬的村民姚富坤眼中,江村“早已达到小康水平”。人们有小别墅住,有汽车开,不愁吃穿,不少富裕起来的村民还在镇上买了房子。2019年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4万元人民币左右。

“这还是相对保守的数字,因为样本家庭在村里都不是拔尖的”,姚富坤坦言,这样的收入水平在吴江地区只能勉强够上中等。

江村的面貌也发生了变化。2013年,苏州探索美丽村庄示范点建设,江村是其中之一,对村庄风貌、环境卫生等进行了整治。

2015年,国家畅流活水工程启动,处于太湖水系的江村因此打通了村级河流到太湖的水道,还修筑了长1200米的生态驳岸。村里水域面积900多亩的东藏荡、550多亩的西藏荡以及小清河与太湖相连,跟随季节转换,调节着水位的平衡。

在河边行走,当年“船沿着河划出村,农民们便向航船主订货”的场景早已不见,别墅小楼取代了传统民居,临河而建。

“以前江村就两三排临河的平房,上世纪80年代村民在外围建了简易楼房,再往外是90年代的欧式洋房,然后是21世纪各种式样的房子。”姚富坤说。

不变的中国农村缩影

江村的变化,与费孝通有直接关系。

费孝通一生26次造访江村,村里处处都留下了他调查研究的足迹。他有关乡镇工业、小城镇战略的一系列理论研究,不少都是从江村萌发、发展并付诸实践。

曾24次陪同费孝通调研的姚富坤回忆说,费孝通认为农村要发展“1.5”产业。“他说,你不能老让他们搓麻将,办法是叫农民搞一点小生产,就是介于工业和农业之间的产业,比如农副产品加工、手工业,包括乡村文化等。”

据媒体报道,费孝通初访江村60周年之际,吴江区准备筹划一个学术活动。当时大家都认为村容村貌不尽如人意,准备“大搞一下”。费孝通听后说:“这个事顺其自然,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能为开弦弓村开小灶。”

“也就是说,开弦弓是一个观察农民生活的样本,你不需要指定其成为什么样子,也要避免过多的人为干预。”姚富坤觉得,这是江村调查最根本,也是最核心的价值。

这个价值一直弘扬至今。前几年,太湖周边兴起开发热潮时,当地政府也有意让江村一带保持寻常的发展状态,不急于引进外来的工业园区,而是给本地的乡镇企业、民办企业更多空间。

现在,江村不仅设有费孝通纪念馆、费达生纺织纪念馆,还保留着当年费孝通经常走的村路,也叫“足迹路”。

江村人沿着足迹走进村庄的昨天、今天与明天。一代又一代人讲述着属于自己的“江村故事”。

姚富坤没想到,自己多次参与接待费孝通访问的活动,耳濡目染之下从“被研究者”转变为“研究者”,能用社会学的调查方法著书言志,成了“农民教授”。

“80后”周春燕大学毕业后回村担任妇女主任,每天活跃在村里的大街小巷,为村民搞好服务。

“90后”姚凌超大学毕业后回村开网店,将村里生产的针织衫销往全国各地,成为新生代偶像。这些年轻人正在为这个传统村庄注入新的活力。

江村变了,也没变。

这个当年被誉为“整个中国农村缩影”的小村庄,现在仍是学者研究中国农民生活的窗口。

从1981年开弦弓村出现第一个调查基地至今,已有25个大专院校在这里设立实践调查基地。姚富坤每年接待的到访客人达上万人次。

江村党委书记沈斌介绍说,江村正在加快文化礼堂、江村市集、研学民宿等项目的建设。2019年江村文化礼堂已改造完成,现已投入使用,已举办多场活动;今年4月,江村民宿联盟正式成立,提升乡村游、研学游的承载力,为“中国·江村”文化注入内涵和活力。

80多年前,费孝通在《江村经济》中写道,江村同大多数中国农村一样,正经历着一个“巨大的变迁过程”。如今,江村依然在经历新的变迁,这一点和当年没有任何改变。

来自:国是直通车

作者:李晓喻 周建琳

编辑:陈昊星

责编:魏晞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