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又迎一场硬仗:扛起全国超三分之一的任务,坚持十年

2020-06-29 23:52:43 南方都市报

“长江流域禁捕1/3以上任务在湖北。”湖北省委副书记、省长王晓东日前在一场会议中表示。

6月28日,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退捕渔民安置保障工作推进电视电话会议在京举行,国务院有关部门负责人和长江沿线有关省(市)代表均参加了会议。会议结束后,各地党政“一把手”纷纷在省内对长江汉江禁捕退捕工作进行再动员。

对于这条常年被人索取、开发、利用的世界第三长河和生存在此的鱼类而言,真正做到为期十年的休养生息并非易事。对世代以此为生的渔民来说,生活也要面临巨大的变化。国务院副总理韩正用“硬仗”来形容长江禁捕退捕,要坚决打赢这场攻坚战,也要抓好退捕渔民转产安置和生计保障。

6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北京出席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退捕渔民安置保障工作推进电视电话会议并讲话。新华社 图

“长江禁捕退捕是一场硬仗”

“长江禁捕退捕是一场硬仗。”6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退捕渔民安置保障工作推进电视电话会议中表示。

据悉,根据此前出台的文件,自2020年1月1日零时起,长江332个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最迟自2021年1月1日零时起,在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除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以外的天然水域,实行暂定为期10年的常年禁捕,期间禁止天然渔业资源的生产性捕捞。

韩正将长江流域禁捕退捕形容为“攻坚战”。他表示,要坚决打赢这场攻坚战,并披露了“战术”。

例如,会议提到,精准建档立卡是退捕的重要基础,要抓紧进行全面彻底清查,逐船逐人登记造册,为实施精准退捕提供依据。

为解决禁渔后渔民的生计问题,会议强调,要抓好退捕船网处置这个关键,确保按时实现“清船”“清网”“清江”“清湖”,并尽快发放补偿资金,保障渔民合法权益。要抓好退捕渔民转产安置和生计保障这个根本,多措并举拓宽退捕渔民转产就业渠道,积极探索做好退捕渔民社会保障、搬迁安置等工作。

严格的监管执法和充裕的财政“弹药”也必不可少。会议表示,要抓好执法监督这个重要保障,重拳出击整治非法捕捞,从源头和终端斩断地下产业链,鼓励群众和媒体举报监督。要抓好资金保障这个必要支撑,按照中央奖补、地方为主的原则,把财政资金及时拨付到位,加大对重点工作的财力支持。

长江流域禁捕1/3以上任务在湖北

横跨4000多公里的长江由多个政府部门共同管辖,流经的11个省级行政区也存在不少地方差异。

察时局关注到,各部门和各地区的负责人都参加了本次会议。国务院有关部门负责人在主会场参加了本次会议,农业农村部、市场监管总局、公安部负责人还作了发言。此外,长江沿线有关省(市)人民政府及相关部门负责人,禁捕重点市(地)、县(区、市)人民政府负责人等在分会场参加了会议。

管理机制关乎长江禁捕的效果。韩正在主持会议时强调,要加强组织领导,健全工作机制,夯实地方主体责任,强化督导考核。

察时局关注到,本场会议结束后,多地党政“一把手”纷纷在本省(市、区)召开省级同名会议,并表态要坚决做好长江禁捕退捕工作。

例如,湖北省委副书记、省长王晓东在本场会议后,召开省级会议对长江汉江禁捕退捕工作进行再动员、再部署。他称,湖北省境内长江干线占长江总长度的1/3以上,加上汉江和清江,长江流域禁捕1/3以上任务在湖北。

“长江汉江禁捕退捕工作既是攻坚战,也是持久战。”王晓东一方面表示,坚决做到全面退捕。同时他还称,要带着感情、带着责任稳妥有力做好退捕渔民转产安置工作。

王晓东还提到了禁渔后的“替代方案”。他表示,要加快推进渔业转型,坚持堵疏结合,加快研究部分长江、汉江鱼种人工饲养技术,加大特色养殖基地建设力度。

据他介绍,湖北省委、省政府还将长江禁捕工作落实情况纳入今年专项督查。进一步压实主体责任、主管责任、属地责任。加强督办考核,严肃追责问责。

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已到“无鱼”等级

为何长江要实行十年禁渔?

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曾表示,长期以来受拦河筑坝、水域污染、过度捕捞、航道整治、挖砂采石等活动影响,长江水生生物的生存环境日趋恶化,生物多样性指数持续下降,珍稀特有物种资源全面衰退,白鱀豚、白鲟、鲥、鯮等物种已多年未见,中华鲟、长江江豚等极度濒危。

生态破坏对长江渔业生产也造成严重影响。于康震介绍,1954年长江流域天然捕捞量达42.7万吨,上世纪60年代捕捞量下降到26万吨,80年代为20万吨左右。近年来即使大规模增殖放流,长江每年的捕捞量也不足10万吨,约占全国淡水水产品总量的0.32%。

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王克雄曾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因目前长江捕捞量占全国淡水水产品总量的比例很小,禁捕后对鱼价不会有太大影响。

糟糕的是,长江捕鱼还产生了恶性循环。于康震表示,鱼儿越捕越少、越捕越小,一些渔民开始铤而走险,用“绝户网”和电、毒、炸等非法渔具渔法竭泽而渔,结果渔民越捕越穷、生态越捕越糟。

据悉,以往长江干流多段每年实行春季休渔。王克雄介绍,由于近年来的过度捕捞等原因,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已经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春季休渔期过后,渔民捕捞强度迅速加大,休渔期时间有限,对“无鱼”之困的改善效果已变得越来越不明显。

为何禁捕的期限定为10年?王克雄表示,长江包括“四大家鱼”青鱼、草鱼、鲢鱼、鳙鱼在内的许多鱼类,繁殖的世代周期是4-5年,10年禁渔期可以让它们经历两个世代的繁殖,充分休养生息。他亦认为10年期限是考虑到生态修复与渔业发展相平衡的结果。

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王丁告诉南都记者,十年禁渔期过后,届时如何利用渔业资源,应该从现在就开始考虑。

南都记者林方舟 发自北京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