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俄罗斯莫斯科看红场阅兵,感受战斗民族胜利纪念日的风土人情

2020-06-23 16:39:33 洋光摄客

通常,在每年的5月9日这一天,俄罗斯为纪念卫国战争胜利而举行阅兵仪式,今年因疫情而改在6月24日进行,两年前,为了感受这一盛况,我来到了莫斯科。

5月的莫斯科,乍暖还寒,树木刚吐出新翠,而郁金香早已盛放在街头的角角落落,人们纷纷走出户外感受告别冬日后的温暖。

阅兵主干道特维尔大街早已装饰一新,路面洁净,这条大街在某种地位上就如我们北京的长安大街,它同时也是世界最昂贵商业街之一,几乎所有世界顶级奢侈品都能在这条街上找到它的身影。

位于中段的普希金广场则是人们最喜欢去的休闲场所,广场内经常会举办各种节日庆祝活动,这几年莫斯科都会在5月9日前几天举办“春天阿卡贝拉音乐节”,市民能足不出户,不花一分钱,在遍布特维尔大街沿线的各个分会场里欣赏到来自世界各地音乐大师们的现场表演。

前几次阅兵彩排时的铁马还来不及撤去,街上会出现一些维护秩序的安全人员。

为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莫斯科地铁公司推出了这个有特殊意义的地铁车票,在自动售票机中,除了常见的国际信用卡外,国内的银联也能实现快速支付,当时好像无论远近,票价一概人民币5元多点点。

当年我住在特维尔大街边的万豪酒店,5月9日这一天,所有通向特维尔大街的小道全部铁马隔断,并有专人层层把守。

一些误入街道范围的路人,会因为没有获得特别许可而被劝离。

因为房间在街道内侧,只能将身体探出窗外,通过街道的缝隙看看缓缓向红场行进的参阅队伍。

仰望头顶那一小片天空,夹杂着阵阵轰鸣声,一个个飞行编队向红场方向飞去。

当阅兵仪式过后,特维尔大街开始向市民开放,来自世界各地,与苏联卫国战争有点关系的人举着先人的照片开始向这里云集,人们通过安全门涌入特维尔大街,汇聚成人潮向红场方向前进,这就是有名的“不朽军团”。

据报道,今年因为疫情关系,由于需要保持社交距离,“不朽军团”活动将于7月26日海军阅兵结束后举行。

与其说这是一个活动,倒不如说这是一个阖家欢聚的时刻,在人群中不乏行动不便的耄耋,还有嗷嗷待哺的婴儿,队伍缓缓前行,不推不挤,无论身居什么社会地位,在这里都是普普通通的军团一员。

沿街的音响播放着卫国战争的歌曲,临时搭建的屏幕上放送着各段英雄战斗沙场的影像,不朽军团浩浩荡荡,不同肤色,不同民族的人参与其中,高亢“乌拉”声通过人潮由远而近,再由近至远。

勋章,对每个被授者都是一种荣誉,人群中有人穿着卫国战争时期的军服,有人捧着先人遗留下来的勋章,也有人自己亲自披挂上阵。

人潮中,我看到这群中国面孔。

人群过于密集,或行动过于缓慢时,就有工作人员将人流隔断,避免不必要的事情发生。

沿街会有很多音乐组合为人们演奏打气,很多市民会停下脚步参与其中,配合着乐队的旋律,跳着欢快的舞蹈,唱着永远的“喀秋莎”。

参与活动的人都会佩戴着“圣乔治”丝带前来,现场也有志愿者为人们分发。“圣乔治”丝带是俄罗斯为纪念卫国战争胜利而创造的一种丝带,这种橙色与黑色条纹相间的丝带,在俄罗斯象征着胜利,是战场上战士英勇精神的标志。

有志愿者为人群送水。

渴了、饿了,也不用发愁,沿街分设有好几个专门的军事补给站,所有人按排队按序领取,有水、有茶、有咖啡、有食物。

我也排队领了一份食物,里面有一片面包和不知道什么谷物做成的饭,里面还有肉末,味道真的很不错。

人流穿过特维尔大街,来到红场,观礼台上,一群老战士或站或坐,接受人们的祝福,“撕吧西吧”(спасибо发音,谢谢的意思)不断从人群中传起。

“不朽军团”人潮最后沿着莫斯科河沿岸渐渐散去。

都说俄罗斯是个战斗民族,英雄在这里能收获最大的尊敬,无论谁,都很愿意聆听你讲的英雄故事,并向英雄表示浓浓的敬意。

同日,很多英雄会来到另一端的胜利公园,接受人们的祝福,很多市民会拿着康乃馨来到这里,献给俄罗斯的英雄们,聆听着英雄的故事,在公园的广场上唱着卫国战场时期的歌,跳着那段时期的舞蹈,这也是老兵们的聚会。

给老兵献上一支康乃馨和俄罗斯的英雄一个拥抱,送上几句祝福,这是民族的传统,也是一个美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