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告别“苦咸水”:全部贫困人口饮“安全水”

2020-06-21 11:59:09 经济日报

正值六月,穆萨·阿西木正忙着在自家的庭院里收成熟的西红柿,妻子则在庭院一角打开水龙头,清澈的自来水汩汩流出,洗净的果蔬摆上桌头。“终于喝上安全的清水了,高兴!”穆萨·阿西木的妻子说道。

今年5月下旬,新疆喀什地区伽师县城乡饮水安全工程完工通水,解决了包括伽师总场在内的47万余名各族群众的安全饮水问题,全县1.53万贫困人口饮上了盼望已久的“安全水”。

“夏季吃河水,冬季吃雪水”。千百年来,污浊的涝坝水和地下打井渗出的苦咸水是新疆人民尤其是南疆人民的生活饮用水,喝上干净、安全的自来水,是新疆各族群众的期盼。

图为伽师县江巴孜乡依排克其村村民依米提·艾山用引水工程引来的“甜水”接水。邹懿 摄

“我经历了从喝涝坝水到自来水再到如今的安全饮用水。”今年80岁的依米提·艾山是伽师县江巴孜乡依排克其村村民,也是当地两次“改水”的见证者。他回忆道,人畜共用的涝坝水喝起来也并不容易,涝坝水由于季节原因时有时无,打水时需要用纱布过滤,挑回家后还需要沉淀后才能喝。“1974年的一天,我还因为喝了太多涝坝水后生病住院70多天。”

1980年,新疆人畜饮水和改水防病工程正式被列入水利建设计划。自那时起,在中央支持下,全疆不断增加人力物力财力,从水质、水量、方便程度、供水保证率4个方面综合提升农村人畜饮水质量,农村饮水安全保障水平不断提高。尽管如此,在贫困人口聚集的南疆,许多地方地下水氟、砷含量超标,长期饮用还会危害健康。

“过去,伽师县以地下水为引用水源,水中硫酸盐、氟化物等指标超标,味道苦咸。”伽师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贾仲虎告诉记者,伽师县位于喀什东北部、克孜河下游末端,处于南天山柯坪地震断裂带,历史上破坏性地震多发频发。“特殊的地形地貌及水文地质条件导致水质不稳定,地方病时有发生。”

自2018年以来,新疆已解决了95.32万贫困人口的饮水安全问题。截至2018年底,新疆有36.15万贫困人口存在饮水安全问题,占全国三分之一以上,全部分布在南疆四地州(和田地区,阿克苏地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喀什地区)。2019年,新疆又解决了34.62万贫困人口饮水安全问题,剩余1.53万贫困人口全部分布在伽师县,也成为饮水安全中最难啃的“硬骨头”。

“通过反复论证研究,2019年初,伽师县决定优选盖孜河地表水作为水源,从盖孜河上游引水,那里的水是天山雪水,水质优良。”贾仲虎说道。2019年5月,总投资17.49亿的伽师县城乡饮水安全工程开工,项目建设了取水、输水和供配水工程,包括日处理规模达到8.5万方的总水厂、总长112公里输水工程管线、新建改扩建17座分水厂,入户改造提升1.68万户等。

如今,依米提·艾山依然能想起90年代村里通自来水的热闹场景。“全村人都特别高兴,自来水通到家门口,再也不用过‘靠天取水’、挖涝坝蓄水的日子。”依米提·艾山说,让他更激动地是,耄耋之年的他还喝到了安全的饮用水。“感谢党和政府,让我尝到了甘甜的饮用水,这是‘幸福水’。”

“十三五”以来,全疆实施农村饮水安全工程项目400余项,所有贫困人口饮水问题得到解决,南疆67个地处沙漠腹地、边远高寒山区的不通水村全部通水,农村自来水普及率达到90%,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喝上干净水只是第一步。今年,新疆还将进一步重点巩固提升饮水质量。阿克苏地区柯坪县城乡饮水安全工程2018年10月底全面完成,并通水入户。柯坪县通过在各村委会门口悬挂便民服务牌、发放便民服务监督卡以及公布村级维修人员、乡级管理人员电话进一步提高供水服务水平。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2020年又开工了20余个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项目,进一步提升农村供水保障水平,推进3县1市农村供水水价改革,按照农村生活用水、非居民用水和特种行业用水,分类定价,促进工程正常运行。

水甜、生活美。2019年已经脱贫的穆萨·阿西木告诉记者,今年,除了家里的安全饮用水让他提高了幸福指数之外,今年6月家里又获得了一辆扶贫流动餐车,夫妻俩依靠餐车在乡客运站经营烧烤和凉菜,最好的时候一天有400元的收入。“收入越来越高,日子也越来越甜。”穆萨·阿西木说道。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