瓯海博物馆藏有一幅明代圣旨!主人为温籍监察御史孙昭

2020-06-06 12:05:40 温州古道

▼修复前

▲修复后

这是一幅距今464年的明代圣旨,在2018年入藏瓯海博物馆之前,一直保存在温州民间。因损坏严重,该圣旨被送往杭州交相关专家修复,日前终于完工——这是明世宗朱厚熜在嘉靖三十五年(1556)敕封温籍云南道监察御史孙昭及推恩其父为文林郎、其妻为孺人的敕命书。据悉,目前入藏温州各地博物馆的明代圣旨共七幅,温州博物馆收藏其中两幅。

▲孙昭画像

孙昭(1518~1558)字明德,号斗城,自称东嘉居士,明正德年间出生在永嘉郡城区(今鹿城区)瓦市殿巷,嘉靖二十三年(1544)考取进士,留都察院观政,二年期满出任江西广信府永丰县(现上饶广丰县)知县,补任直隶大名府魏县(现河北省邯郸市魏县)知县,后擢升为任云南道监察御史。孙昭为官削弊除奸,“政称异等”。为文则重视文教,曾刊刻明“榜眼王”王瓒之子王健的《王鹤泉集》八卷、著名文学家杨慎所辑《金石古文》十四卷、思想家王守仁《阳明先生文粹》十一卷 (大梁本)等书。其中《金石古文》《王鹤泉集》被列入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他的著作《西行稿》《斗城集》《诗法拾英》等书均佚。此外,他为家族留下的8条行为规范,至今仍有积极社会意义。

更定以茶换马规则

“边疆茶马贸易法”延用数百年

明朝居官有回避原籍的惯例,孙昭自26岁中进士后,远离家乡在外任官十四年。

在魏县任知县职时,其“为民存宽一分心,民自不扰”的为政理念深得百姓喜爱,他的政绩被记在《大名县志·职官志·政绩》中;而在河南任内,他发现“豪强兼并土地,升斗小民进退无路”,于是数度向皇帝上表,终将当地豪强削藩夺爵,百姓非常感激。孙昭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和刚正不阿的性格,令周边县区豪强闻风逃避。因政绩显著,孙昭被擢升为云南道监察御史。

监察御史是明初都察院设置的官职,全国设为十三道,分别是:浙江、河南、山东、山西、陕西、湖广、福建、江西、广东、广西、四川、贵州、云南等,共设御史110余人。

▲茶马古资料图片

当时的云南道负责监察、巡查晋、陕、甘、青、滇、贵、豫七省。有一年,孙昭在巡查陕西时,发现当时的边疆贸易通衢“茶马古道”地霸猖獗、民生凋敝。于是他就重新更定“茶马之法”。

在古代,马匹是国家最重要的军用物资之一,茶马法就是用专控茶叶向少数民族商人交换马匹的制度。自晚唐起,茶叶成为重要的换取马匹的商品。茶马法最盛时期在南宋。一般来说,20公斤茶叶可换取上等马一匹,15公斤可换中等马一匹,10公斤茶叶换一匹下等马。正因为马匹来之不易,宋代的交通工具大都是牛车。这些历史细节,在前段时间热播以宋仁宗朝政为主线的电视剧《清平乐》中有所体现。

到了明代,茶、马交换仍是重要的边疆贸易。孙昭在更改茶马法后还不放心,为抑制强横欺负百姓,他甚至调兵来保护交易,让当地民众得利,国增税赋。而他更定的茶马法,被延续执行了数百年,直至清末渐废。

回乡时离奇死亡

因误解全家分头逃难

孙昭在公事往来时怕惊扰百姓,极少坐官轿出门。因骑马过多,他的屁股被磨得生疮,就上京向皇帝请假回温州休养及祭奠父亲。

孙昭为官时代,正是宰相严嵩倾朝时,各地府、县官员很多都是严嵩门生。孙昭制豪强、削藩官,更“茶马”,触及严嵩党羽既得利益,便怀恨于心。他们借这次孙昭返乡之机,假借驿馆饯行,在酒中投毒。不知就里的孙昭喝下毒酒赶路回家,却在途中一病不起,到家已不能开口说话,很快不治去世,两名随员也相继死去!

▲孙昭任职线路图

由于当时信息不通,家属不知原由,误以为孙昭任监察御史时做错了事被皇帝赐死,全家十分恐慌。

因为在明代,监察御史掌管监察百官、巡视郡县、纠正刑狱、肃整朝仪等事务,权重但追责也很严厉,若犯事可科以重罪,严重者株连家人宗亲。

于是孙昭家人草草料理完后事,并将其生前著述全部烧毁,全家分散逃难。孙昭的《斗城集》等数部文集佚失。而这份圣旨,却在族人的保护下得以留存至今。

历经460多年的岁月,圣旨原件已非常破败。2018年,圣旨被孙昭后人永强虹桥孙氏捐赠入藏瓯海博物馆。后馆方将其送交杭州相关机构整修,并于今年5月份修复完毕。据悉,目前温州已发现7幅明代圣旨,分别入藏温州博物馆及瑞安、瓯海等地博物馆。

他所刊的书籍

入选我国首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

孙昭有位少年好友叫王健(1502-1550),是明代“榜眼王”王瓒次子。王健字伟纯,因温州古城西山山麓有水曰鹤泉,故号“鹤泉”,进士出身,官至南京光禄寺少卿。

▲孙昭为王鹤泉集作序

王健与孙昭在温州时便有交往,从政后常有书信来往。因两人志同道合,又都景慕明代大儒王阳明的人品、学问,故书信中多有探讨阳明心法的文字。嘉靖二十九年(1550),王健早逝。嘉靖三十五年(1556),难忘好友的孙昭在河南洛阳任上,将王健遗稿刊刻为《王鹤泉集八卷》,現我国台北中央图书馆藏有该善本。

第二年,孙昭既出于对王阳明的敬重,也为了纪念与王健当年的论学生活,又刊刻了《王阳明先生文粹十一卷》,该书現藏天津图书馆。

王阳明即王守仁(1472~1529)的别号,后人称之阳明先生,浙江余姚人,明中期著名哲学家、政治家、教育家。著有《传习录》等,其创立的心学体系,主张“知行合一”、“致良知”、“心即理”、“心外无物”等观点,在当时的思想界占有重要地位。

▲孙锵鸣编刊鹤泉集 局部

而在之后的河南任内,孙昭又编刊《鹤泉集》八卷,该书现存中国科学院图书馆、南京图书馆、温州图书馆等。

▲现藏浙江图书馆《金石古文》

孙昭还编刊了著名文学家杨慎辑录的《金石古文》。

杨慎是明代第一博学多著作的学者,孙昭任云南道监察时,他因“大礼议”被处以庭杖(大明律中当众打人屁股的惩罚)、谪守云南。在这期间,因监管等工作关系,两人应有交集。而对于孙昭来说,前辈学人杨慎的人品学识,必是他所景仰的。因此,在他转迁巡按山西监察御史前,落实了杨慎著作的整理刊刻工作。

杨慎(1488-1559),字用修,号月溪、升庵,滇南戍史等。四川人,明代著名文学家。正德十六年(1521)到嘉靖三年(1524)间,发生一场皇统问题的政治争论,史称“大礼议”,其核心是明世宗能否改换父母的重大争论,也是明代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当时参与人物有杨廷和及其子杨慎,还有温州人称张阁老的张璁等人。

杨慎在云南待了30多年并终老,在他去世前数年,孙昭将其作品《金石古文》出版传世。该书现存浙江省图书馆、北京国家图书馆、四川省图书馆等国内七家图书馆。《金石古文》《王鹤泉集》两书,均入选我国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

▲后人从永嘉图书馆收集的孙昭诗两首

孙昭宦游十几年,山高水长、乡关远望,只能将思念之情寄托诗文和字号中。他为家乡原华盖山麓的东山书院重修撰文勒碑,还写了不少歌颂温州风情的诗,如海坛山、新桥、吴田、会昌河等都出现在他的诗中。尤其是他描写雁荡山大龙湫的诗,更是遣词峭拔,气势磅礴——

倒壁玉为液,横帘珠满田,

光分云树里,清逼雪花前。

天雨漏娲石,蓬山移圣泉。

可应翻巨浪,一洗海门烟。

而在河南,孙昭还写下一首《过殷墟偶感》盛赞比干赤胆忠心,被勒碑立在有“天下第一庙”之称的比干庙里,至今犹在。孙昭在陕西、甘肃等地任上描写的当地风情诗,现已成当地开发名胜古迹的重要依据和“金名片”。

▲比干庙里孙昭手迹,署名东嘉居士

▲比干庙外观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八条家范于今仍有重要意义

明嘉靖二十六年戊申(1547)端午那天,因家里在修编谱牒,孙昭编写八条《孙氏家范》入谱,以明确规定齐家睦族、尊师重教、赒急扶贫等做人行为准则。孙氏家范距今四五百年,或许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已存在一定的历史局限,但很多规范在如今现实社会仍有重要意义,诸君不妨一读。

孙氏家范第一条要求家族子弟要进学堂接受教育,凡8~15岁的孩子一定要尽其所能让他们读书。就比如我国推行的九年义务教育,所有适龄儿童、少年必须接受教育。孩子为什么一定要读书?孙昭说得很清楚。他说孩子能成就学业固然很好,就算那些读不好书的,能多受几年教育或多认几个字,懂点粗浅的道理,也可以约束心性,不至于走上歧路。至于那些读不好书做不了官的,可以去学一门手艺,或去学经商,成为有用之人。再不济的,让他种田务农,可不能让他们游手好闲,成为啃老一族。孙昭这是典型的温州人思维吧。

而对成年后家族子女的婚娶,孙昭提出一定要看人品,一定要看人品,一定要看人品——重要的事情说三次。千万不要因为先看中对方的家境和地位,为攀结权贵不顾人品而婚娶。至于娶媳嫁女的准则,孙昭建议“娶媳妇要物色不如自家儿子的,选女婿则尽量要选胜过自家闺女的”。

“重要的事说三遍”的还有这件事。

孙昭说,很多男人容易见色动心,做出伤风败俗的事来,重则犯法、轻者辱祖,还招妻子怨恨、邻居笑话。那么要怎样去克制这方面的欲念呢?

“未见不可思,当见不可乱、已见不可忆”,也就是说,没见到之前就不要有念想,见到了不许乱来,见过了就不要去惦记。他请那些记不住管不住自己的族人,每天早上起来把这句话念三遍。

此外,孙昭禁止家族子弟赌博、嗜酒、游手好闲。他说世间祸害很多,赌博害人最深;世间惹祸方式很多,酒后斗气是最容易惹祸的一种,谨记慎记。

而第三件“重要的事说三遍”的是第八条家范。

这条家范体现了孙昭宽容忍让的做人标准。他说,能不被官司纠结的最好不要惹官司上身,打官司太劳民伤财了。要少些计较、要“忍一忍,吃勿尽”,更不要积怨成仇。“终身让路,不失百步;终身让畔,不失一段”——他打比方说,就算终身给人家让路,你也不会错失百步;终身让人家半边,你也不会失去一段。这句话应该常常回想,也是应该每天说三遍的。

附:《孙氏家范》(节选)

慎嫁娶:娶媳必求淑女,嫁女必择佳婿。

睦宗族:一族之中,贫富不同,缓急相通,有无相济。在朋侪且有其义,况同族乎!至其人之有志气者,贫不自保,必格外周济,且为之百计图维以觅生活;又有死无所依,族内理应为彼棺衾殓葬,不可视若秦越。

戒赌博:诱人之事不一,惟赌最易;害人之事不一,惟赌最深。

戒游荡:业精于勤荒于嬉,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要为天地惜物力,为朝廷惜恩膏,为祖宗惜往日之劳动,为子孙惜后来之福泽。

赒贫乏:亲邻中有贫苦者宜多温恤,不可故意为难,力能固济,即代为婉转,切不可坐视不救。

戒婬欲:惟欲之未萌,不使潜滋长于陷微之中,则欲之媒自绝矣,且《蕉窗十则》所云;“未见不可思,当见不可乱,已见不可忆”。人当一日之中,宜三复斯言,则可也。

戒嗜酒:人若为酒所困,志气乱,血气刚,平日积忿一发而无余,即纤芥之怨容伏胸中,亦易以大放厥词。

戒健讼:终身让路不失百步、终身让畔不失一段,人须常复此言 ,庶几有以征其忿,而身家亦得以长保也。

参考资料

《孙昭文献》编著 孙国光

《温州历代碑刻集》主编 金柏东

《明代十三道监察御史和清代十五道监察御史》

《记明朝监察御史孙昭》 作者 叶芳佐

特邀摄影 黄信义

编辑 陈 复

美编 薛 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