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箱式火箭炮亮相,口径更大射程更远,可实现“点穴”式打击

2019-10-03 16:07:02 网易谈兵

在日前的阅兵式上,我军新型箱式火箭炮正式亮相,与之前的型号相比,它可以发射更大口径的火箭弹,最远射程也有一定提升,是我军远程火箭炮中综合作战性能最强的型号。

新型箱式火箭炮。

我军一直很重视对火箭炮的运用,在上世纪50年代就从苏联引进了著名的BM-13“喀秋莎”火箭炮并投入战场,给敌方造成了杀伤和心理威慑。上世纪80年代前,我军还装备了以苏联BM-21火箭炮为基础研制的89式和81式122毫米自行火箭炮,以及107毫米和130毫米牵引式火箭炮。

63式107毫米牵引式火箭炮是当时我军小型火箭炮的代表作,其结构简单,维护方便,使用难度小,甚至把火箭弹架在土堆上就可以发射。

虽然当时解放军陆军已经具备了火箭炮面打击能力,但是各类火箭炮的射程却显得不足,作为陆军装备中最重要也是最直接的火力支援装备,射程普遍只能达到20~30千米左右。而在现代战争中,随着阵地纵深的加大,这一射程只能覆盖到距离敌前线约20千米的浅纵深地带,并不能对处在防御纵深深处的重要指挥部、弹药库、物资枢纽、兵站、前线机场等高价值目标进行火力打击。

89式火箭炮的射程约为30千米,在经过现代化改装或采用新式弹药后可以达到最远60千米,不过还是不太够。

正是因为有这一缺陷,80年代后期我军就开始自行研制远程火箭炮,但有很多技术问题一直得不到有效解决,开发出的远火性能并不能满足部队的要求,更无法与当时北约最先进的M270式以及苏联的BM-30式相媲美。

83式火箭炮采用TA580底盘,采用273毫米八联装发射管,火力密度较好。但由于采用无控火箭弹,虽然射程增加到80千米以上,但射击精度也随之大幅下降,而且战斗部重量太小,不能满足部队的要求,所以就成了一种纯粹的外贸产品,并未进入中国军队服役。

因此,在90年代初,陆军装备部门召集了国内四个火箭炮设计单位进行招标,其中由长春弹箭所提出的BM-30仿制版成功入选。我军在1993年已经引进俄制BM-30火箭炮进行技术研究,掌握了基本设计,并学习了俄制火箭弹的简单制导技术。

俄制BM-30型“龙卷风”火箭炮。

BM-30火箭炮使用的火箭弹内安装有加速计,炮轨只赋予火箭弹初始飞行方向,在飞行过程中加速计会测量飞行姿态并与初始发射方向进行比照,如果产生偏差则通过弹体上的燃气舵进行调整。这一简单制导方式被我军采用,初步解决了远火射击精确度差的问题。

我国军工部门后来又自行开发了鸭翼布局火箭弹,采用以惯性原件和国产卫星导航系统为核心的简易制导组件,两者结合实现了对火箭弹飞行轨迹的及时感知与修正,将圆概率误差进一步降低到了较低水平。

左侧绿色涂装的即为国产“火龙”系列火箭弹,注意弹尖附近的小型鸭翼。03式远火最常使用的是“火龙-140A”型火箭弹。

2003年,我军第一种远火PHL-03型12联装300毫米自行火箭炮终于定型,并于第二年正式装备部队。之后,军工部门专门为03式研发了多种末敏弹、钻地弹、增程弹等特种弹药,进一步扩展了该炮的多用途性能,提升了整体作战能力。

03式远火的列装标志着我军远程炮兵火力质的提升,并且在未来还有一定的改进空间。而前述三种落选的远火也并没有销声匿迹,反倒都成为了外贸市场上的抢手货。

解放军远程火箭炮的射程从20千米扩展到70千米,再扩展到150千米,受限于基础设计,射程已经接近了极限。这就意味着,射程更远的打击任务已经不是陆军炮兵部队可以承担的了,一般是由火箭军的近程弹道导弹来负责。

陆军集团军单位曾经在一段时间内拥有一些“东风-11”型近程弹道导弹,但不具备导弹运用能力。

但装备大量近程弹道导弹会占用火箭军宝贵的编制,而且在实战中还涉及到跨军种联合作战的协调问题,难度较大而且拉长了反应时间,总的来说,03式远火的出现只算是解决了此类武器的有无问题。这就催生了陆军对于射程超过200千米的超远程火箭炮的需求,而且此时国内军工科研单位已经具备了研制新式远火的能力,所以才发展出了新型箱式自行火箭炮。

近年在珠海航展上公布的AR-3型远火是箱式远火的外贸版。以它为例与现役03式远火做对比,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AR-3采用了模块化设计,而03式火箭炮只配备了输弹车,还需要人工将火箭弹装填到位,整个装弹程序比较复杂,而且耗费炮手的体力,会浪费一定时间。

AR-3型外贸版远程火箭炮。

AR-3远火在旋转式发射架上可以同时安装两个彼此独立的发射箱,发射箱既是发射导轨,也是运输保护箱,在平时还可以将火箭弹直接储藏在其中,装弹更便捷,弹种切换更迅速。AR-3的发射箱分为两种规格,可选配5联装300毫米火箭弹发射模块,或者4联装370毫米火箭弹发射模块,还支持两种不同口径火箭弹混装,以便形成多层次,目标适应性更好的火力打击配置。

03式延续了BM-30的固定式发射架,在装弹和切换弹药的灵活性方面不如采用箱式构造的火箭炮,采用模块化结构实现了从分布式到集成式的转变,有利于操作人员快速掌握的同时,也降低了后勤压力,是未来远程火箭炮发展的趋势之一。

此外,对于只有简易制导系统的远程火箭炮而言,保证在最大数百公里射程上具有较好的精确度本身就非常困难。

首先,必须要保证火箭炮平台和火箭弹药的性能。从现有公开资料来看,AR-3可以选配三种精确制导火箭弹以及三种非制导火箭弹,最大口径370毫米,射程也将超过现役远火,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准。

据悉,精确制导火箭弹的圆概率误差已经可以控制在很小范围内,如果加装最新的末制导战斗部的话,精确度还能得到提升,实现对地方重要点目标的“点穴”式打击。

箱式远火的外贸版AR-3型可装备多类型,不同射程的火箭弹,实现多梯度打击。

其次,还要为火箭炮配备完善的侦察、射击参数分析和传输数据链。比如伴随火箭炮部队的气象侦察车、地形测绘车、无人侦察机、高空无人侦察气球等子系统必须门类齐全,车载数据链和观瞄设备相互配合,这样才能在最大限度上保证火箭炮超远距离射击的精度。

通过多年技术和经验积累,我军已经熟练掌握远程火箭炮系统的研制和使用,具备一定的后发技术优势。随着箱式远火在全军的广泛列装,可以为我军集团军炮兵旅或军属合成部队提供一款威力强大的火力支援武器。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