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名人罗永浩推出处女作《我的奋斗》 自嘲已过气

2010-05-23 10:24:00 昆明信息港

人称罗永浩为“老罗”,不是因为他年纪大,而是他行事、说话一贯以犀利、老辣著称。今年4月,罗永浩在出版公司的“怂恿”下写了本自传《我的奋斗》,得到了许多年轻读者的推崇。

今年38岁的老罗干过几件大事:成功把犀利的“老罗语录”推向网络、创立牛博网、办了一个英语培训机构自当校长,当然还包括最新出版的这部书。在书里,他还是一副玩世不恭式的自嘲与调侃,受到了众多读者的追捧。他的外语学校也业绩斐然。在网络上,老罗火了,但他却不以为然:“2003年在新东方学校上课那会儿,被学生录下来的视频在网上那才叫火,现在算是过气儿了!”

给读者的话

谁觉得买我的书受骗,找我退钱!

老罗是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人,他操着一口浓郁的东北口音,说话慢慢悠悠,每句话都吸引人。新书《我的奋斗》,基本上是老罗的一些“得瑟”话,这些话在过去的演讲中,基本上都“得瑟”完了,而且这些演讲都得到了不错的回应。该书于4月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谈老罗的成长经历,剩下的全为他的一些语录和访谈。因为《我的奋斗》中有长达数十页的演讲实录,部分网友觉得这种内容在网上可以免费找到,于是觉得受骗,白白浪费了20多块钱。

听到网友的“声讨”,老罗在一个发布会上放狠话:“你买了书,认为上当了不要怕,我给你退书,这是我个人行为,跟出版社和发行公司没有关系。你觉得买的书是网上见过的,可以用平邮的方式,在本地7毛钱就寄过来了,外地几块钱就可以寄过来了,我们给你全额退款。”

老罗坦言:“话放出去后,心里还真忐忑了一下,回去马上就准备了退书事宜。”当时,老罗做了退1000本书的准备。他打算将退回的书都签上名,在高校做活动时当礼物送给学生。“过了几天,我打电话去问,真有两人把书寄过来了,可是到现在也就这两本。后来我觉得人家并不是要真退书,而是在试探我,把话都放出去了,会不会兑现。”老罗笑着说。对于这件事,老罗的朋友王小峰写博客支持他说:“照理说喜欢罗老师的人都有独立思考倾向,不该是傻X,不该有这样的傻X式判断啊,在网上看完罗老师的文字都没有任何思维上的进步,在网下又上一当,这不是活该吗?罗老师的那些东西你真是白看了。”

给粉丝的话

以励志心态看《我的奋斗》

“老罗中学没毕业,高高兴兴玩到27,留下一堆鸡毛蒜皮的风流韵事。”这是很多人对老罗的评价。老罗高中时辍学,说起来,最大原因很搞笑,就因为“一节课45分钟完全不够看课外书”,于是他索性退了学在家里看。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辍学的孩子基本上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混社会,要么窝在家里,没电子游戏,也没有其他乐子。老罗选择了在家里窝着看散文、小说,因为他家底还算殷实,这给他造就了一个良好的阅读机会,家里人以为他要发奋当作家,都小心翼翼不敢多说。这一看就是3年,结果老罗就成了个200多斤的大胖子。虽说看书把自己养成了个大胖子,代价有点惨重,但这3年的时光奠定了老罗的文字基础。

问起读者看《我的奋斗》时,是看段子多还是看励志经历多?老罗说:“有的人只是来看段子的,笑笑就完事了。不过也有些人看了书后,还跟我发了邮件,交流了一些看法。看段子的掏钱买我的书,我欢迎;当然,我更希望能与一些年轻人产生共鸣。”

生活中的老罗

曾轶可的铁杆粉丝

令人意外的是,像老罗这样一个眼光犀利刁钻、言辞深刻泼辣的“愤青”,却是个曾轶可的铁杆粉丝。2009年的快女比赛时,当网络上对曾轶可的骂声铺天盖地的时候,老罗却在博客上公开支持曾轶可,并把自己的头像写上“可爱多”三个大字,成为一名曾轶可的铁杆粉丝。

老罗觉得曾轶可天分实在很高,不过尴尬的是上帝给了她这么好的条件,可偏偏又让她不认识自己。

现在,老罗对曾轶可也挺惋惜:“她进了一个不懂音乐的公司,现在又归到一个不懂音乐的人手里。曾轶可要走的是小众路线,可她自己没意识到。她又不是大美女,也不是能歌善舞的类型,很难成为一个大众艺人。”

别看罗永浩在网络上的语录一堆一堆的,实际上他在生活中是个特别小心的人。央视记者柴静透露,以前罗永浩对她讲过,上一些访谈会紧张,“我不信,后来我们一块玩‘杀人游戏’,他是世界上最弱的‘杀手’,不用猜,只要摸他的后背,全是汗。”

对此,罗永浩幽默地回应:“所以你知道我混得多不容易。小的时候,去打架,双方的实力都不知道,但是我就吓得冒汗,看我冒汗,他们就打,我们就被打的很惨,他们不带我,就不会出这个问题。”对于柴静,罗永浩说,玩“杀人游戏”,有人“杀人”总是要眨眼的,但是那天我观察到她确实“杀人”不眨眼,为什么?她非常冷静、沉着,以至于后来我都有点怕她了。就是这个原因,我不知道“杀人游戏”到底谁想出来的,确实是非常灭绝人性的东西。

现在,老罗最忙碌的时候,就是操办他的“英语培训班”,在托福之类考试火了又火之时,老罗不但不涨“英语培训”费,而将费用降低到其它培训班难以想象的地步,他真是个特立独行的人。

老罗名片

教师,高中辍学,曾经摆地摊、开羊肉串店、倒卖药材、做期货、销售电脑配件、从事文学创作。2001年至2006年在北京新东方学校任教,由于教学风格幽默诙谐并且具有高度理想主义气质的感染力,极受学生欢迎。后来自己创办了一所英语培训学校(“老罗英语培训”www.laoluo.org),从一名教师转型为一个校长。老罗有很多梦想,比如写书、办杂志、搞音乐、拍电影。2003至2004年老罗在北京电影学院进修过一年的导演进修班,眼看着导演都进修完了,可罗氏电影一直未见出来。他最大梦想就是搞电影,自编、自导、自己投资。

老罗语录

近年收到很多女孩子失望甚至绝望的来信,说“老罗我一直非常喜欢你这个人,直到我在网上看到你的照片,让我意识到生命的残酷。”我说,能让你意识到这样深刻的人生道理,也总算没白长得这么难看。

一般每到一个地方,总要向没接触过的朋友为我的长相道个歉,尽管这是我父母的错。

希望那些喜欢用“枪打出头鸟”这样的道理教训年轻人,并且因此觉得自己很成熟的中国人有一天能够明白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有的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它该做的事,而不是专门躲枪子儿的。

我不鄙视说“脏话”的人,我也不鄙视不说“脏话”的人,我鄙视那些仅仅是因为听到别人说“脏话”就鄙视他们的人。我不知道那些不说“脏话”的人面对说“脏话”的人时那种弱智透顶的优越感是从哪里来的。

很多中国人有一种思维公式,认为性格激烈就会导致思想偏激。我觉得我写文章措辞很激烈,但我思想不偏激。很多人只要看到一个人激动,就说他偏激……我说一坨屎臭,就有笨蛋说,你太偏激了,那我应该说“有点味儿”才不偏激吗?(都市时报记者王海涛)

(来源:昆明信息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