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万卡陷入危机 媒体曝出她与特朗普存在可疑交易

2020-09-29 07:23:34 上观新闻

摘要:从《纽约时报》的报道来看,该报怀疑伊万卡可能是在通过给特朗普虚开咨询服务费的方式,帮自己的父亲逃税漏税。

在美国《纽约时报》独家披露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过去几年里令人震惊的纳税记录后,美国公众在对这个亿万富翁总统涉嫌逃税漏税表达愤慨的同时,还从该报报道中发现了另一件让他们不满的事情。

更引人关注的是,这件事不仅牵扯到特朗普的大女儿伊万卡,而且一些反感特朗普的人还宣称,此事可能会令这位特朗普家族的“形象大使”和特朗普最宠爱的女儿,面临牢狱之灾!

原来,从《纽约时报》的报道来看,该报怀疑伊万卡可能是在通过给特朗普虚开咨询服务费的方式,帮自己的父亲逃税漏税。

具体来说,该报称在2010年到2018年间,特朗普在其商业开支中存在一大笔未能说清楚的“咨询费”,但这笔可疑的“咨询费”却令他在这期间抵扣掉了2800万美元的税费。

比如,特朗普从阿塞拜疆一个酒店项目中收获了500万,但他上报了100万的咨询费;而在迪拜一个令他获得300万美元的项目中,他也宣称自己支付了63万美元的咨询费。

《纽约时报》称,特朗普在这些商业项目中存在的大额“咨询费”开支,很容易引起监管部门的警觉,因为在一些商业风气不好的地方,这可能意味着他存在行贿或向中间人支付好处的行为。

但《纽约时报》表示,从他们掌握的关于特朗普的税务信息来看,虽然并没有证据显示特朗普通过支付咨询费来进行行贿,这些材料却指向了另一个同样可疑的方向——即特朗普可能是在让他的女儿伊万卡给他充当顾问,然后通过给伊万卡支付咨询费、并在其中“做手脚”,把特朗普本该缴纳的大笔税费,都洗成了可作为商业开支被抵扣的“咨询费”。

(截图来自《纽约时报》的报道)

不过,《纽约时报》在写到此处时的措辞其实是很“小心”的。

虽然该报怀疑伊万卡在帮特朗普“虚开”咨询费、以此帮特朗普逃税漏税的的语气是很明显的,但该报掌握的材料中,其实并没有写出那些被特朗普用来抵税的“咨询服务”都是谁提供的,也没有证据证明这些咨询费是“虚假”的。

因此,在缺少直接证据的情况下,《纽约时报》只得通过比对特朗普在上述商业项目中申报的咨询费用以及伊万卡在同期申报的个人收入来寻找线索,而这么一比对,该报还真发现了一些在其看来“不对劲”的地方。

比如,该报发现伊万卡曾经从她与人合伙持有的一个咨询公司中获得了74.7622万美元的收入,而这笔钱与特朗普的公司在申请抵税时上报给在加拿大温哥华和美国夏威夷的酒店项目支付的“咨询费”,是完全一致的。而且这种特朗普支付的“咨询费”与伊万卡收入的咨询费“对得上号”的情况,还有多起。

(截图来自《纽约时报》的报道)

遗憾的是,纵观《纽约时报》关于伊万卡的这部分报道,上述那个伊万卡的咨询收入与特朗普的咨询支出相似的关联,似乎是该报发现的唯一一处涉及两人可能存在问题的线索了。

至于该报拿出的其他想佐证这种怀疑的信息,则都是非常间接、甚至完全与此事无关。

比如该报称,有的美国企业曾通过在内部开设咨询公司、虚开大额咨询费的方式逃税,而且美国国税局也抓到并处罚过这样的案例。可正如耿直哥所说,这都是太间接的证据。

或许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纽约时报》在写到此处时又补充说美国国税局并没有就特朗普这些的咨询费的事情对他进行过询问。该报甚至还主动帮特朗普就此事给出了另一种可能性,即这可能是特朗普在钻法律的空子将其财产转移给子女。

当然,该报也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这种猜测,而是又拿出了一个间接证据,称他们曾在2018年时调查发现特朗普的父亲弗雷德就曾通过钻法律空子的方式逃避遗产税,将财产转移给了子女。

(截图来自《纽约时报》的报道)

当然,这些核心证据上的不足,并没有阻止美国网络上众多厌恶特朗普的人直接给他和他的女儿“定罪”。

一家美国政治资讯网站就在一篇引用了《纽约时报》这部分内容的报道大标题中写到“感谢她父亲的税务欺诈,伊万卡这次要完蛋了”。

有人更是要求以“税务欺诈”罪逮捕伊万卡,并称她是个“骗子”和“罪犯”。

只是,这种在证据并不充足情况下对特朗普和伊万卡的声讨,是否能令特朗普名声扫地、令他们父女还尚存疑问的“罪行”被曝光,还是会反过来成为特朗普一家在此次美国总统大选中证明美国媒体就是“假新闻”的炮弹,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最后,特朗普方面对此次《纽约时报》整篇攻击他逃税漏税的报道给出的回应是,这些报道内容是虚假的,“纯属编造”。

(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报道截图)

相关新闻

《纽约时报》引爆“重磅炸弹”

美国总统特朗普每年交多少税?这是让所有人都好奇的问题,但这位总统在过去4年一直没有向公众展示过他的税单。就在特朗普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首场辩论的前两天,《纽约时报》引爆了这颗炸弹。该报27日声称得到了特朗普和他的商业公司20多年来的纳税申报表数据。

数据显示,这位总统在2016年和2017年每年纳税仅750美元,正如英国《卫报》所说,这“远远低于几乎每个美国公民”。

数据还显示,在从2000年开始的15年里,他有10年没有缴纳个人所得税。如果报道属实,特朗普为自身打造的“成功商人”“金融奇才”的人设将宣告崩塌,而这位号称“最爱美国”的总统,如果被证明多年来逃避履行“这个国家所有工薪阶层每年都要履行的义务”,相信也会影响一部分选民对他的看法。当然,特朗普27日第一时间反驳说这是“假新闻”,称他付了“很多税”。

关于这篇报道对特朗普连任的影响,媒体的预测还是很谨慎。《纽约客》杂志28日称,宾夕法尼亚、俄亥俄、佛罗里达、佐治亚、威斯康星等州那些尚在摇摆的选民,在得知这些消息后,是否会对自己说“这太过分了”?“也许只有等到大选后才能知道答案”。

重磅披露

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几乎没有缴税,主要是因为他在那些年申报说自己亏损的钱比赚的钱多。“特朗普的实际情况与他向美国公众兜售的成功商人故事根本不同”,他向美国国税局提交的报告描绘了这样一个商人形象:他每年收入数亿美元,但却在竭力利用长期亏损来避税。而现在,他面临的财务挑战越来越多,“他的核心业务在过去两年中亏损超过1亿美元”。

《纽约时报》的文章说,他们获得的相关财务文件和法律文件,提供了迄今为止特朗普商业帝国最详细的资料。特朗普凭借在电视真人秀节目《学徒》中的出色表现塑造了自己“亿万富翁”的形象,并从《学徒》中挣得4.27亿美元。这一形象帮助他入主白宫,并巩固了自己的政治核心盘。但是,现在公开的文件对他的财务状况提供了一幅扭曲的画面。例如,2018年特朗普披露自己“至少赚了4.349亿美元”,而税务记录却提供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结果:4740万美元的亏损。

《卫报》28日称,在用大理石装饰、金碧辉煌的特朗普大厦登上自动扶梯宣布竞选总统的那一刻起,特朗普就在推销自己——成功的商人能够打造成功的经济。27日,特朗普的面具终于被撕掉。《纽约时报》轰动性的纳税调查报道显示,这位自称亿万富翁的人是上世纪80年代享乐主义和奢侈生活的化身,他亏损的钱比赚的钱还多。报道显示他不擅长经商,却非常擅长避税。

《华盛顿邮报》28日补充报道称,近年来随着特朗普的企业举步维艰,幸好他们获得了一个新客户:美国政府。该报获得的文件显示,自特朗普上任以来,他的房产公司已经从美国纳税人那里收到了至少110万美元的款项。特朗普带着特勤局特工和助手到自家经营的宾馆超过270次,特朗普集团为每个房间每晚收取的费用高达650美元。

《华盛顿邮报》还说,特朗普吹嘘的商业帝国事实上一直在挣扎,比如他的道尔度假村和他在华盛顿的酒店等关键地产一直在亏损。接下来几年,特朗普将被要求偿还大约4.21亿美元的贷款和其他债务。

27日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驳斥了《纽约时报》的最新报道,称之为“假新闻”。当被记者要求告诉美国人民他已经付了多少税时,特朗普说:“我付了很多,我也付了很多州所得税。”他再次声称无法发布他的纳税申报单,因为他正在接受审计。

28日一早,特朗普又连发好几条推特驳斥《纽约时报》的报道,称与2016年选举前一样,“假新闻媒体”又在利用“非法获取的信息”,“仅出于恶意的目的”,提出他的税务问题和“其他各种废话”。“我付了数百万美元的税款,但和其他所有人一样,也有权获得税收折扣和抵免”。在另一条推特中,他强调他的资产杠杆极低、债务很少,他确实拥有“非凡的资产”。他再次强调,他是有记录的唯一一位放弃每年40万美元总统年薪的总统!

避税疑云

《纽约时报》这篇报道是迄今发表的对特朗普纳税情况的最详细披露。之前媒体也有披露特朗普及其家族的避税情况。特朗普的侄女2018年通过《纽约时报》爆料称,特朗普的大部分原始财富是他父亲通过各种规避遗产税的手段传给他的。2019年,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科恩在众议院监督委员会做证时表示,特朗普此前为了获得银行贷款或减少应纳税款,曾虚增或压低其资产申报价值。

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最终没有公布自己的纳税申报单,打破了40年来主要政党总统候选人和总统都会公布纳税申报单的传统。《华尔街日报》称,法律并不要求特朗普公开自己的纳税申报单。

《纽约时报》27日评论称,特朗普或许是有史以来最富有的美国总统。然而,奥巴马和小布什在职时,他们每年各自所缴纳的联邦所得税通常超过10万美元——有时还远超于此。相比之下,特朗普领导着联邦政府,却多年来几乎没有向其贡献任何所得税。

与此同时,《纽约时报》获得的数据显示,特朗普在海外的企业都缴纳税款。2017年,就在他对美国政府仅仅缴税750美元的同一年,他的公司在印度缴税145400美元,在菲律宾缴税156824美元。

特朗普集团律师加藤27日辩解称:“即便不是全部,但《纽约时报》报道的大多数事实似乎都不准确。” “在过去的十年里,特朗普向联邦政府缴纳了数千万美元的个人税,其中包括自2015年宣布参选以来缴纳的数百万美元的个人税。”《纽约时报》随后发表报道驳斥说,谈到“个人税”这个词,加藤似乎把所得税和特朗普支付的其他联邦税——社会保险、医疗保险和家庭雇员的税——混为一谈了。《纽约时报》认为,这是对税收抵免的误导性描述,称自2010年以来,特朗普用“咨询费”冲销了大约2600万美元的税务。

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尼尔曾于2019年4月要求特朗普提交纳税申报单。他在27日晚间表示,《纽约时报》的报道再次强调了 “筹款委员会正在进行的诉讼的重要性”。作为对可能的银行或保险欺诈调查的一部分,纽约检察官也在寻求特朗普的纳税申报表。此外,特朗普仍在与美国国税局就他在2010年获得的7290万美元退税打官司。美国国税局正试图确定,在特朗普声称自己遭受了大量商业损失后给予的退款是否合法。如果特朗普输掉这场官司,他可能需要支付超过1亿美元。

大选惊奇

《纽约时报》的报道发表后,很多民主党人都开始骂特朗普是“骗子”“赖账的人”“世界上最糟糕的商人”。拜登的副竞选经理27日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在这场大选中,特朗普的税务信息是“最新的提醒”,“他把时间都花在思考如何才能不交税,如何逃避履行这个国家所有其他工薪阶层每年都要履行的义务上”。

甚至前俄亥俄州共和党州长卡西奇也表示:“我来自蓝领阶层,工作勤奋,我知道有些人为了谋生而努力工作,他们一觉醒来,就会发现这位了不起的大亨才交了750美元税。我不在乎他的借口是什么,不管如何,这些借口都通不过考验。”

《华盛顿邮报》分析说,这些爆料距离11月3日总统大选不到6周,在许多州,提前投票已经开始。特朗普把自己的商业头脑和成功履历作为2016年大选的核心卖点。在选民更关注新冠病毒大流行和经济之际,这一报道可能会把特朗普的纳税单问题推到总统竞选的前沿。

《卫报》28日则分析称,人们可能误认为这是特朗普在11月大选中与拜登对决的“终点”,“但我们以前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文章举例说,在2016年特朗普与希拉里的第一场总统辩论中,希拉里就暗示,特朗普之所以没有公布自己的纳税申报单,或许是因为“他没有缴纳任何联邦税”,而特朗普打断她说,“那让我变得聪明”。之后就有预言说特朗普“肯定要完蛋”。事实上,这句话引起了一些选民的共鸣,他们认为,如果有机会,他们也会乐于绕过规则,以节省一些钱。文章说,《纽约时报》27日承诺未来几周将就特朗普的纳税问题披露更多数据,这些报道“不会动摇基本盘对特朗普的忠诚”,但也可能会吓走一部分选民。

“不能高估这篇报道对选举的影响”,克里斯托弗纽波特大学助理教授孙太一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特朗普的基本盘很小但很稳定,他们本身对《纽约时报》甚至整个美国媒体的可信度存疑。特朗普个人的纳税问题究竟会不会恶化他的选情还很难说。

(责任编辑:张雷_NB16011)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