验性别、堕女胎,第一批90后父母为了求男孩,到底有多拼?

2020-09-28 16:30:23 澎湃新闻

原创Cheryl精英说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亲爱的自己》再次将“重男轻女”这个话题推向了风口浪尖。

剧中阚清子扮演的张芝芝一胎生下一个女儿,之后被婆婆催生二胎。

为了保证二胎是个孙子,婆婆强迫张芝芝喝“送子汤”,疯狂暗示儿媳妇,只有生出一个儿子,生活才算真正的“有保障”。

随后,阚清子在微博上发文,表示自己十分反对“重男轻女”的陈旧思想,并指出,每一个女孩的降生都值得被期待。

“拿我自己来说,作为一个女孩,出生后被知道性别的第一刻,我的降生就变成了‘不被期待的’。”

“作为每个个体,我们的各种权利应该是平等的。放下偏见吧,女孩和男孩是一样的,女孩不比男孩差。”

图片来源自微博

阚清子的观点得到了大部分网友的支持,然而现实是,都2020年了,“重男轻女”依旧是很多中国家庭跨不过去的坎儿。

并且,这个陈腐的观念不再是电视剧里“婆婆”、“奶奶”们的专利,也不仅仅发生在贫困落后的偏远地区,即使是接受过良好教育和新思想的年轻人,依旧深陷其中,不可自拨。

在处处宣扬“男女平等”的今天,一部分妈妈仍在网络上疯狂发文求男孩:“翻盘生儿子,点赞接男宝”。

因为查出是女胎,无奈只能选择堕掉;

听信偏方尝试服用据说能让女胎转男胎的“转胎丸”;

把生男孩叫做“开奖有喜”,生女儿形容为“失落崩溃”。

时代前行,思想却梦回大清,这些被迫消失的、不被父母期待的女孩,从出生到长大,承受到的最大恶意,竟来自于自己的家庭......

90后风靡求“翻盘”

寄血验子堕女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网上流行起“接男宝”的游戏。

打开小红书搜索“接男宝”,能出现多达1W+的笔记,这些帖子的内容大多是自己怀孕,并成功分娩出一个男婴。于是评论区里很多想要生男孩的宝妈纷纷留言,跟帖回复“接男宝,接好孕”。

图片来源自小红书截图

不仅仅是小红书,包括抖音,以及各种孕期APP上,“求男胎”、“女翻男转好运”的帖子层出不穷,且热度颇高。

抖音上该标签阅读量多达六千多万次

点开这些妈妈们的主页,有很多都很年轻,日常生活精致,家庭条件优渥,根本看不出一点被陈旧思想束缚的影子。

但她们却在各类文章和视频底下,孜孜不倦地求男宝,求问:“有没有生男孩的偏方”;为了生男孩更不惜四胎、五胎,直到得偿所愿。

而这些大多数留言希望“女翻男”的宝妈们,大多已经提前知道了胎儿的性别。

有网友即使B超做过3次,鉴定为女孩,依旧坚定不移地觉得自己怀的是男孩,直到女儿降生,发文感慨“翻盘失败”,行文中充满了遗憾和失望。

提前得知孩子的性别后,有人选择“祈求翻盘”,有人则选择堕胎。

一位二婚妈妈,在得知第二胎仍是女儿之后,决心流产。

即使是在2020年,一群成年女性,还指望靠迷信帮自己筛选掉女性胎儿,为“传宗接代”不遗余力。

对于有些宝妈来说,或是迫于外界压力,或是出于自身的“虚荣心”,想方设法提早知道胎儿的性别,然后采取必要的措施,成了妈妈们的默契。

由于国内禁止进行非医学需要胎儿性别鉴定,很多家庭寄希望于“寄血验子”,即通过中介将孕妇血液寄往香港化验所,检查结果出来后再寄回。

图片来源于

《焦点访谈》 20170108滴血验子 暗藏“杀机”

2015年,警方破获的国内最大的“寄血验子”案就源于浙江,超过5万份孕妈的血液从30多个省市寄到深圳,再非法带到香港。案件涉及金额超2亿元,涉案人员上百人。

我们并不知道“寄血验子”产业链的猖獗,已导致多少无辜的生命被扼杀在母亲腹中。

后窗工作室的记者在通过检索裁判文书网里的51份相关判决后发现,在接受“滴血验子”的数百人里,64个母亲选择打掉孩子,这些案件集中发生在2012年至2017年 。

图片来源于

《焦点访谈》 20170108滴血验子 暗藏“杀机”

64个生命无声消逝,仅是冰山一角。

根据中国2000年的全国人口普查资料,0~4岁女孩失踪数量最大,已高达456.81万,其中又以产前失踪为主。

大批女婴“消失”了,都是在自己至亲之人手里被断送了性命。

没有人想到,那个一路辗转的血包背后隐藏的不是“金钱”,而是真实又残酷的命运。

为了转胎生儿子,

我的孩子变成了“阴阳人”

你听说过“转胎丸”吗?

这是一种非法药物,含过量雄激素,孕期摄入会刺激女胎生殖系统发育出现异常,产生阴茎,看起来就像是个男孩。但问题是,如果孩子长大,女性的第二性征就会表现出来,需要做定向手术。

一对河南夫妇就因服用“转胎丸”,生了一个兼有男性特征和女性特征的畸胎。

而这些被迫成为双性人的女孩子,多半是没有睾丸的,她们中的很多人,由于卵巢和子宫发育不全,即使切除阴茎,仍然无法生育。

同时也因为身体上的残缺,不可避免地遭受到来自外界的流言蜚语,对自我性别认知产生质疑,背上沉重的心理负担。

其实,在夫妻性行为中,一旦男方射精,精子和卵子结合的瞬间就决定了孩子的性别,后续再想“翻盘”是绝无可能的!!!

所谓的“转胎丸”,说白了就是智商税,根本不具备科学依据,某些商贩甚至打着美国出口的旗号,专门坑害那些求子心切又缺乏科学常识的普通人。

一个怀有两月身孕的孕妇喝下了丈夫递过来的一碗药,结果去医院检测是砒霜中毒,后来警方调查后才发现,丈夫误信了保证生儿子的“转胎”偏方,却不知药物是剧毒。

图片来源自网络

在生儿子的强大执念面前,一些女性表现出了舍身忘我的大无畏精神。

曾刷爆全网的豆瓣9.5分神作《人间世》第二季,就记录下一位母亲迫于压力,即便赌上性命也要给丈夫生下儿子的故事。

38岁的危重孕产妇林琴,已是两个女孩的母亲。在林琴的老家,重男轻女的思想意识四处蔓延,万般无奈之中,她再度怀孕。

图片来源于《人间世》第二季第二集《生日》

但林琴的情况是很不妙的,这次,胎盘长到了子宫肌层里,孩子和胎盘剥离时,大出血的概率很高。一旦血崩,后果不堪设想。

产子之时,谁都不愿意看到的场面出现了——孩子一从胎盘上剥离,出血量就无法控制。刹那间3000毫升血液喷涌而出,而一个成年人的正常血量,不过才4000毫升。

图片来源于《人间世》第二季第二集《生日》

一边是在鬼门关徘徊的妻子,一边则是满心牵挂着生男孩的丈夫和婆婆。面对医护人员提出的“拿掉子宫以求保命”的方案,婆家人犹犹豫豫,纠结再三才点头同意。

这一切,命在旦夕的林琴并不知道。脱离危险后的她只是宽慰,自己终于有儿子了。

图片来源于《人间世》第二季第二集《生日》

“寄血验子”、“转胎”、“舍命生子”……为了得到男孩,有太多极具风险的方式方法,诱惑他们上钩。也总有人会为了一己私欲,前赴后继,甘心作出受骗牺牲。

就算侥幸逃过了性别筛查得以顺利降生,又在不被重视的环境中平安长大,女孩们的人生,也总是太容易背负着沉重的枷锁。

《人间世》第二季播出时,一条评论让人印象深刻:“希望林琴的女儿们还能过得好。”

这句话的意味再明显不过,在重男轻女的家庭中,女孩从小受到的轻视,不得不付出的让步与牺牲,可能会成为逃不脱的心魔。

消失的女孩背后,

是中国的光棍危机

许多一定要生出儿子来继承“家中皇位”的人们可能没有意识到,当重男轻女发展到一定程度,毁掉的,将不仅仅是女孩。

据统计,2000-2010年出生的总人口大约1.46亿,其中男生比女生多出1264万,相当于每年都有100多万女孩被动“消失”了。

图片来源自21世纪经济报道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8年末各年龄段男女性别比数据显示,中国男性人口为71351万人,女性人口为68187万人,男性人口比女性人口多出3164万。这意味着每24个男性中,就有起码1人娶不上老婆。

而在1994年以后出生的人群中,我国男女性别比已经突破110,高于全球范围的正常比例——103至107。也就是说,中国正在进入适婚年龄的年轻人群中,每100个男子中就有10个无法匹配到同龄女子。从未来的性别结构看,这一形势只会更加严峻。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2010年全国普查长表数据

畸高的新生儿性别比,在农村尤为显著。这也恰恰是“寄血验子”等现象肆虐的地区。

久而久之,男多女少,竟然形成了一种独有的社会文化现象——“光棍村”。

2016年,BBC记者深入中西部地区农村报道了广为存在的“光棍村”。安徽老鸭村共计1600多人,30岁到55岁的未婚男性达到了112人,达到了总人口数的7%。

图片来源于BBC报道

贵州省贵阳市牌坊村,村里2249人,其中光棍就有282条,约占男性总数的1 / 5。

有外地工厂来村里招工,开出了帮忙介绍对象的诱人条件,传来传去的,竟然演变成了“工厂老板带女人们进村了”的笑话。

甘肃省庆阳市焦村镇,婚姻市场上同样是男多女少,比例失衡。据媒体形容,女人在这里就像“皇后”一样,一天看30个小伙子,觉得人不够好或彩礼不够的,直接扭头就走。

海南省贡举村的村长曾繁畅,也直到39岁才娶上老婆。他时常望着村口墙面上的标语“男孩女孩一样好,人口素质最重要”若有所思,可他知道,标语写得再大,好不容易娶来的老婆,还是会被要求“一定生儿子”。

往小了说,生男生女牵扯到光棍村未婚男人们的终生幸福;往大了说,过分失衡的男女比例,也许还隐藏着一系列不安定因素。

之前,“16岁少女被50岁老汉囚于地下室”的新闻挂了好几天的热搜——女孩被老汉以搭顺风车为幌子骗上了车,接着将她囚禁在地洞里性侵24天,美好人生,毁于一旦。

老光棍被抓获时,给出的理由还是“娶不到老婆”、“太想女人了”之类的说辞,因此不惜铤而走险,牺牲别人的利益来满足私欲。

值得注意的是,犯案者来自于一个典型光棍村,仅他所在的寨子就有40多个光棍。

常年处于如此环境中,对女性和经济资源的渴望愈发强烈,发展到极端时选择拐卖人口、性侵强暴等非法方式,也屡见不鲜。

该如何解决中国农村这成百上千万光棍们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可以说对日后的人口治理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可当我们将性别失衡、光棍村等议题与“寄血验子”、“转胎丸”、“求翻盘”的社会现象连起来看,得到的,只有深深的不安与讽刺。

图片来源于《今日说法》 20190224寄血验子

即使时代变迁,生殖癌却始终影响着中国社会,其中不乏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新一代青年。

每个女孩的出生,都是无比珍贵的礼物,都值得被期待。她们不该被冠以“招娣”、“佳娣”、“盼娣”和“引娣”,在父母的偏心和遗憾下长大。

而那些被迫消失的女孩,就像是给社会的一剂“慢性毒药”,最终反噬的,是我们自己。

作者:Cheryl,精英说90后作者,英国海归,用心写字。

(原标题:验性别、堕女胎,第一批90后父母为了求男孩,到底有多拼?)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