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导读:

7月16日,由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网易财经、网易财经智库联合主办的“2022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在北京举行。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理事屠光绍在会上表示,过去几千年中国都是农业经济,现在是从工业经济发展到信息经济和数字经济,经济体系的变动是非常快的。当前谈经济体系变动和动能转换有重要的意义,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是在全球经济体系变动中,不断地通过改革开放抓住经济发展新的动能,创造了四十多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巨大成就。

屠光绍指出,我们现在进入数字经济,这是经济形态的重大变动,这种变动给产业形态、企业形态和资本形态等带来了一系列变化。数字经济的三个观察维度是数字经济化和经济数字化,数据资产化和资产数据化,数流全球化和全球数流化。

谈及如何在经济体系变动中促进动能转换,屠光绍提出几点思考,要不断形成动能转换的各类主体合力,一是发挥企业在推进动能转换的主体作用,应重视、支持企业家特别是民营企业家的创新开拓;二是发挥金融体系在促进动能转换中的主动作用,因为金融和经济密切相关,但动能转换对金融服务方式、金融格局提出了新需求,金融体系必须适应并满足新需求;三是发挥政府在动能转换中的主导作用,要在基础设施、营商环境、管理方式方面作好引导和服务;四是营造促进动能转换的机制和生态,形成良性循环。

屠光绍强调,转型既是机遇又是挑战,一定要防范动能转换过程中的转型风险,动能转换必须适应转型发展,但既不能被动等待也不能过急求快,采取各种拔苗助长甚至简单的、一刀切的政策是不可取的。

以下为演讲全文:

主持人:下面有请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理事屠光绍带来主题演讲《在经济体系变动中促进发展动能转换》。

屠光绍:为什么要关注和重视经济体系变动和发展动能转换?因为变才是永远不变的,经济体系变动中的动能转换可能是一个永恒的主题。

今天我们讲这个题目可能还有不同的意义,现在经济体系变动的频率和幅度都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过去几千年都是农业经济,现在是从工业经济发展到信息经济、数字经济,这个变动是非常快的。当前谈经济体系变动和动能转换尤其有重要的意义,中国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就是在全球和国内经济体系变动中,不断地通过改革开放抓住经济发展新的动能,从而创造了四十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巨大成就。

至于当前经济体系的变动,我们一直都在讲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既有国际变动又有自身发展阶段、发展格局,所以在当前我们认真分析的过程中,尤其是对中国目前进入的新发展阶段来讲,实现这样的经济体系变动中把握好、促进好经济动能转换就意义非常重大。

应该从哪些方面对经济体系变动和动能转换进行观察?大家可能都在深入分析,我们可以从多维度来看经济体系变动和动能转换。

首先来看大的经济形态,当前我们已经步入数字经济,包括数字经济社会、数字经济时代、数字经济阶段,所以数字经济就是经济形态的重大变动,这种变动可以带来一系列的变化。2020年的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上我专门讲过“数与化”,以前我们说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现在是“数与化”,就是三个观察维度——数字经济化和经济数字化,数据资产化和资产数据化,数流全球化和全球数流化,应该说数字经济带来了一系列重大变化,特别是对整个经济体系和发展动能带来很大变化。举个例子,过去我们一直在讲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但有了数字经济以后,一定程度上改善了我们对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认识。

我们说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但金融怎么服务实体经济?哪些是实体经济?农业当然是实体经济,工业也是实体经济,但因为有了数字经济的发展,现在有很多新型实体经济,不是完全传统意义上的实体经济,新型实体经济又是把实体和虚拟打通,产生一种新的经济形态、新的产业业态,所以就是数字经济形态的重大变化,可以使我们更多地通过数字经济的发展提供过去没有的发展动能。

刚才杨主任说过去我们的经济增长形态就是GDP,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要看一个国家的经济体量、一个地区的经济体量就是GDP,我们过去就是围绕GDP增长,也是最重要的综合性指标。现在我们已经开始越来越多地考虑经济增长更丰富的形态,从大的方面来讲是讲协调发展、包容发展,包括可持续发展、高质量发展,意味着经济增长形态已经开始发生变化,其实对我们整个经济体系以及下一步发展的动能也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因为有了科技的发展、数字技术的发展、数字经济的发展,现在产业形态也有出现重大变化,就是所谓的新经济、新业态。我们有很多的产业形态,包括平台产业、共享产业、很多跨界的经济和产业,这些又对我们整个供应链和产业链的变动起到一系列的作用,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产业链还是供应链都在经历深刻调整和重构。因为产业形态的变革,使得我们的产业结构出现重大变化。过去支撑经济增长的要素和动能,可能在新的产业形态的变化过程中会不断减少,所以这对我们在产业发展的各个方面都会出现一系列的变化,促进产业发展就必须考虑产业形态的变化。

企业发展有些基本原则当然是不会变的,但是企业发展的商业模式、经营方式、管理方式等都会出现一系列的变化。举个例子,独角兽企业发展的模式跟我们过去的百年老店发展是完全不同的,我们当然需要百年老店,但我们也必须看到独角兽企业的成长和发展形态确实是有很多新的变化。独角兽的企业形态相对于传统的企业形态有很大不同甚至是颠覆性的,而独角兽企业又是新动能的具体体现。

屠光绍:在今天,资产的定义变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屠光绍:在今天,资产的定义变了

什么是资产?资产是什么类别和形态?因为有了资产形态的变化就使得过去对资产的特性、对资产性质的判断都会出现重大的变化。比如现在我们谈绿色低碳发展,必然要研究绿色资产,我们也有数字经济的发展,必然就有数据资产,当然还有科技的发展,就离不开知识产权,这些资产形态和过去传统的资产形态,比如土地、设备、厂房等等都不一样,这些资产形态也有不同的特性,确实是对我们资产形态发生重大改变。当然,资产形态还在发展的过程中,比如绿色资产怎么判定,数据是不是资产?有的说是,有的说不是,为什么说是?因为数据作为资产在市场上已经起作用了,数据能够为企业带来收益,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讲,数据作为资产市场上认可,那么对企业上市进行定价,数据也是非常重要的盈利资产。

数据作为资产还要确认两个环节:法律意义上的数据资产,数据需要确权,权利怎么确定;另外数据作为资产会计认不认可,现在数据的开发、数据的投入,企业其实还没有作为资产,而是作为支出,会计制度如何适应新经济、数字经济的发展?因为会计没有把数据作为资产,影响我们的资产负债表和整个对数据资产的判定。数据资产化一定是大的方向,所以我们要让数据资产化不断推进,可以改变我们整个资产形态,这种资产形态就是我们将来经济发展新的动能。

资本形态也需要新的视角。无论是逐利还是扩张这都是资本的属性,但现在对资本的形态和资本的功能又有了新的视角和维度。现在社会责任投资、可持续投资和影响力投资,就是ESG投资,已经成为全球的趋势,中国也在不断推动,资本形态也在不断丰富。资本的属性和功能要面对四大关系。

第一,资本的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第二,资本涉及到企业经营活动的内部性和外部性的关系。第三,股东利益和利益相关者的利益。第四,财务和非财务的信息和分析。现在我们都会分析企业财务,要把非财务的信息加入进去,包括环境、生态、社会责任、公司治理,怎样能够进行融合?

上述四个关系都是非常重大的关系,也是目前整个资本的形成和运作中要面对的,也是一个重大的理论和实践问题。如何界定和避免资本无序扩张?如何促进资本健康发展?现在我想给出一个具体的案例,从最近的统计数据来看,大型互联网企业投资额最近在大幅度下降,相比过去下降达到50%甚至更高,我们也看到这些互联网企业又有发展的新动向,扩张的速度降下来了,但新的动向在哪里呢?对小微企业的赋能是增加的,互联网企业在更多地提供共享的经营方式方面也有新举措。此外虽然投资巨幅下降,但投资还是有的,更多的是聚焦到硬科技。这些说明了什么?说明资本的运作方式正在发生新变化,这有利于构建向善的资本形态。

消费的形态也在变化,从实物到非实物。这是经济不断发展中人们消费行为、消费内容发生的变化,更多的是衣食等基本需求之外的新需求。消费的方式是从线下到线上的结合,现在已经发生很重大的变化,所以我们要抓住消费形态的变化,怎样更好地满足新的消费需求,从而让消费真正不断成为我们推动经济增长的动能。既要重视消费,也要重视消费形态变化。

屠光绍:灵活就业已经成为主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屠光绍:灵活就业已经成为主流

就业的形态也在变化,这个就不用多说了,过去的灵活就业一直是就业形态的补充,但现在灵活就业已经成为主流。我们知道因为有了共享经济、共享产业的发展,所以灵活就业已经成为非常普遍的现象,具体也有不同的数据,3000万、4000万甚至8000万,所以就业形态已经发生很大变化。在此背后是什么?因为已经成为主流,它改变雇主和雇员的关系,一个人可以在好几个地方就业,当然对社会管理也提出很多需求。

分配的形态也在变化,大家都知道最近提出的一次分配、二次分配、三次分配,过去是有这种形态,但更加重视二次分配和三次分配,也是和共同富裕有关。

国际经贸的形态也在变化,过去中国是出口大国,就是货物出口,巨额顺差,这是整个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但现在国际贸易形态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大家都知道我们的货物贸易是有巨大顺差,但服务贸易是逆差,最近的一两年服务贸易上来了,整个贸易就是和过去的贸易方式发生改变,产生大量的离岸贸易和服务贸易。现在大家越来越关注数据的跨境流动,这将是一个巨大的贸易量,也是和过去的货物贸易完全不一样,抓住国际贸易的变动,从而让中国继续成为在新型贸易格局中的贸易大国,这些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动能就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最后我想谈一谈如何在变动中促进动能转换,提出几点思考:

首先,不断形成动能转换的各类主体合力。经济体系变动下促进动能转换,需要主体形成合力。一是重视企业在整个动能转换中的主体作用,尤其是重视企业家特别是民营企业家创新开拓,因为企业家的作用在动能转换中是不可替代的。二发挥金融体系在促进动能转换中的主动作用。为什么是主动作用?因为金融是和经济密切相关,动能转换对金融服务方式、金融格局提出了新需求,金融体系必须满足新需求。大家知道房地产是我们过去重要拉动经济增长的因素,金融资源大量放在房地产上,这有必须性。现在房地产的健康稳定还是需要金融支持,但动能转换过程中金融机构就要适应经济体系变动和动能转换的要求,不断深化金融功能,就是形成和发展金融服务的新域态。过去我们有房地产金融、工业金融、商业金融,现在需要科创金融、数字金融、绿色金融等等,一定要形成这样新的域态,这是金融功能深化的体现,会对我们的动能转换起到重要的金融促进作用。三是发挥政府在动能转换中的主导作用。经济体系变动以后动能转化当然就要有导向,主要有这样几个方面:我们新的经济体系动能的出现就一定要围绕这种新动能提供基础设施,包括有些基本的指标体系,帐户体系,标准体系,统计体系。我们现在确实都存在着统计数据失真的情况,就是新的经济要素过程中是不是能够及时捕捉和反映出来,国家层面也有做出很多努力。当然,这里涉及到各种指标、各种标准,包括双碳的各种标准、各种指标,帐户体系就是基础设施。我们对新经济动能的很多分析方法、分析工具,比如建立模型的时候参数的重要性是变动的,关联关系是什么样的,都是会变动的,所以不要造成我们宏观经济分析的工具失灵,就是需要反映体系变动和动能转换要求。当然,宏观政策也要做到更有效,更加针对动能转换发力。

第二,营造促进动能转换的机制和生态。各个主体都非常重要,但能不能形成良性循环,机制能不能有效,形成正循环而不是负循环,所以营造动能转换的机制和生态是非常重要的。

最后,一定要防范动能转换过程中的转型风险。转型过程中有机遇、有挑战,所以转型的过程中是有风险的。举个例子,大家谈到中等收入陷阱,其实就是一些国家或地区在动能转换的过程中风险的问题,或者是在动能转换过程中没有建立健全与之相适应的机制,所以是有转型风险。我们无论是从双碳、绿色发展还是其它发展来看都有转型,动能转换必须适应经济体系的变动,既不能过慢和被动等待,又不能求急过快,防止采取各种拔苗助长甚至简单的、一刀切的政策从而形成转型风险,就会欲速则不达阻碍动能转换,因此防范转型风险也是需要切实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