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易购发布声明称,网传“苏宁易购破产清算”系谣言。苏宁易购目前经营一切正常,业务企稳向好。针对网上不实传闻和虚假信息,公司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维护企业自身合法权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名供应商向南京中院申请对苏宁易购破产清算

苏宁,一直活在上一个时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苏宁,一直活在上一个时代

红星资本局7月5日消息,市场上有传闻称,有供应商向法院申请苏宁易购(即ST易购,002024.SZ)破产清算。

红星资本局发现,该消息的源头来源于中城院要案中心。据官网显示,中城院要案中心是中城百亿产业研究院(清华大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员单位)下设的法律服务机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据中城院要案中心的官网

7月5日,红星资本局致电中城院要案中心,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7月4日,在中城院要案中心的帮助下,有两名供应商寄出材料,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苏宁易购破产清算。

“有150多家(苏宁易购的)供应商都找到中心这边寻求帮助,其中,两家供应商(此前)在法院的主持之下调解,法院出了《调解书》——这等同于判决结果。”该工作人员称,苏宁易购应从今年年初起分10期偿付这两家供应商,但目前连第一期都未付清。

“这种情况触发了《破产法》的相关规定,它明显缺乏债务清偿能力。而且,在我们向法院提交的材料当中包含它2021年的年报内的债务情况。”该工作人员对红星资本局说。

红星资本局翻阅财报发现,截至2021年12月31日,苏宁集团的总负债达到约1397.09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1.83%。其中,部分应付款项共约328.93亿元亦已逾期未支付(主要包括应付供应商款项、应付票据、应付租赁款、应返还投资款)。

2021年,苏宁易购全年的营收为1389亿元,同比下降44.9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33亿元,同比下降912.11%。

该工作人员还向红星资本局表示,按照法律规定,法院收到申请后要15日内要裁定是否受理,特殊情况可延长15日。

当天,红星资本局致电苏宁易购在财报中披露的电话号码,但无人接听。

巨亏逾400亿,苏宁易购戴帽“ST”

“五一”后的这一周,对于许多股民而言,可以称得上是天雷滚滚。

节后开市仅几天时间,就有29家上市公司“披星戴帽”,近20家个股拉响停牌警报。这当中不乏有股民熟知的明星个股,苏宁易购、中信国安、獐子岛、泰禾集团、龙净环保等皆名列其中。

其中最让人意想不到的莫过于苏宁易购,曾经的零售巨头,日如今竟也走到被“ST”的境地。

图片来源:wind

2021年,苏宁易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流动性压力。

5月6日,因最近三个会计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孰低者均为负值,且最近一年审计报告显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的原因,苏宁易购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最终惨遭ST,成为“ST易购”。

5月5日,苏宁易购停牌一天。5月6日,苏宁易购复牌,并被带帽ST。6日早间,ST易购低开4.95%,截止收盘报3.07元,总市值约285亿元。

虽早有预测称2022年可能是退市大年,但作为中国电商兴起之前的零售巨头,曾引领中国电器零售业,拥有线上平台以及线下几千家店面的苏宁易购会到如此濒临退市的境地,仍是让人意想不到的。

其实,在苏宁易购被爆出一系列危机以前,它已经苦营收久已。

至暗时刻

苏宁易购经营不善却非子虚乌有,2020年底至2021年,苏宁易购频被曝出资金和债务危机。

2021年10月30日苏宁易购发布的三季报中称,“2021年的第三季度是苏宁易购三十年发展历程中最艰难的时期,我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而这个前所未有的困难在2022年也并没有得到好转。

4月29日,苏宁易购发布2021年及2022年一季度业绩,其2021全年营收1389亿元,同比下跌45%,亏损近433亿元,亏损幅度扩大912%;2022年一季度苏宁营收同比继续下跌,亏损幅度增23%。

关于巨额亏损,其年报解释道,因公司计提减值准备、投资损失、递延所得税转回等因素影响,合计减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47.02亿元。若不考虑前述因素的影响,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约85.6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截止到目前,苏宁已经连续亏损6年了。

自2014年以来,苏宁易购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已经连续多年为负,2019年至2021年,该项亏损分别为57.11亿元、68.07亿元和446.68亿元。

再反观送赛道其他选手,2021年第三季度京东同比增速逼近30%,拼多多的营收增速则超过80%,而苏宁易购表现不仅远低于大盘,还被对手远远甩在了身后。

从昔日霸主到输血“续命”

1990年12月,南京宁海路60号,张近东创办了一家200平米的空调店,催生了苏宁电器之前身“苏宁交电”。

完成了原始积累后,在1993年4月,苏宁电器在南京空调市场一战成名。彼时,代表旧有计划经济体制的八大国有商场和代表新的市场经济的苏宁电器之间的第一次正面交锋,苏宁依靠与传统百货商场抢市场中壮大,自此有了自己的江湖地位。

之后,张近东最引以为傲的战绩就是“国美-苏宁大战”。2008年末,国美电器实控人黄光裕被调查后,国美电器经历了短期业绩下滑,“哪里有国美,哪里必有苏宁”的竞争格局被打破。

彼时,苏宁易购日后的“心头大患”京东尚未成型。对手“空缺”时期,苏宁易购在一二线城市迅速扩张,吃尽了线下家电连锁零售的规模红利,成为一方霸主。

2010-2012年,苏宁易购迎来了业绩爆发的高光期。尤其是2011年,苏宁易购达到上市后扣非净利润的巅峰。然而巅峰之后,一二线市场趋于饱和,苏宁易购的快速发展也暂告一段落。

2013年后,其非经常损益金额逐年增高,扣非后净利润由正转负。可以说,2014-2019年,苏宁易购账面净利润几乎全部由非经常性损益支撑,即依靠卖资产和政府补贴收入支撑账面净利润,其主业盈利能力大幅下滑。

从2014年开始,苏宁易购部分依靠向苏宁集团等关联方出售旗下资产、股权等获得“非经常性”收益,来维持公司账面盈利。

2014-2019年里,苏宁易购与苏宁系的关联交易主要包括销售商品、提供或接受劳务、物业租赁、资产收购与出售,也就是说苏宁易购近年剥离的资产,多数出售给了苏宁集团等关联方,苏宁系公司一直用现金在向苏宁易购“输血”续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