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士证实:恒大向合生创展出售恒大物业51%股份谈判已暂停 大概率因股东之间未达成共识

2021-10-19 15:10:29 财联社

今日REDD报道称,合生创展停止与中国恒大磋商收购恒大物业股权。知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证实,双方关于该笔交易的谈判确实已暂停,“原因比较复杂,大概率因恒大地产股东之间没有达成共识。”而后续双方是否会重启谈判尚未可知。财联社此前曾独家报道,恒大拟向合生创展出售恒大物业51%股份,合生创展给恒大物业估值超400亿港元。(财联社记者 陈业)

推荐阅读:

实探恒大天津工厂:供应商停工又复工 "大干三个月力争首车下线"标语挂满厂

“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的恒大汽车,正在努力向外界传递信心:大干三个月,天津工厂恒驰首车下线。

10月11日,恒大汽车战略合作伙伴大会在天津生产基地举行。会上,恒大汽车总裁刘永灼表示,恒大汽车已经打响了为期三个月的攻坚战,要确保明年年初首款车型恒驰5在天津工厂下线。

缺人、缺钱、缺设备的恒大汽车,如何保证恒驰5的下线?这一“攻坚战”成色几何?10月13日,财经汽车前往天津滨海高新区恒大汽车工厂实地探访。

财经汽车通过多家供应商了解到,9月下旬因为拖欠工程款,恒大天津工厂出现了停工现象,涉及涂装车间供应商日本大气社、总装车间总包方中汽工程等多家公司。

但“大干三个月”目标提出后,恒大工厂的建设进度明显提速。近日,部分外包施工单位人员已经陆续复工,工厂停工休假的工人们已经有一部分回到工作岗位。

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对财经汽车透露:“合作还是正常进行。恒大只是缩小了规模,侧重在天津工厂有一个车型投产,我们目前在积极保障这个。”

现在整个园区处于“国能汽车”与“恒大汽车”模式的紧急切换之中,工作重点是将原来的国能生产线改造成恒驰5的生产线。

不过财经汽车在恒大汽车天津工厂内部看到,各个车间还处于建设过程中,进展不一,连设备都没有完全到位,距离生产更有距离。

一位日本大气社总包商苏州兆和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财经汽车,从施工角度来说,他们负责的涂装车间相关项目,可以在十几天之内完成,但“前提是恒大汽车的资金链不出现问题。”

“国能汽车”向“恒大汽车”紧急切换

虽然距离中国恒大(03333.HK)收购国能汽车已经过去将近三年,这座原属国能的工厂,在很多地方还保留了旧主的痕迹,凸显近期“大干”的匆忙。

在工厂外部,大门口公交车站站牌上仍写着“国能汽车”。

在工厂内部,财经汽车留意到,在焊装车间正对面,有一个四五个车间面积大小的停车场,停放了一辆已经上了绿牌的NEVS 93,以及二十余辆NEVS 93的碰撞试验车和白车身等,部分碰撞试验车的车头和车尾位置已经明显损毁。

停车场右侧,造型中心大门紧锁,里面依旧保持国能汽车时期原样,前台和玻璃门封logo上依旧写着“国能汽车”。

▲ NEVS 93试验车碰撞试验 图|邱瑶

2019年1月,恒大汽车收购了NEVS(National Electric Vehicle Sweden AB)公司51%股权,此后又分两次收购了NEVS剩余股权,借此获得新能源汽车资质以及这座已建成的工厂。

NEVS位于瑞典,2012年收购了破产后的萨博汽车。2015年,NEVS在天津成立国能汽车,在原有萨博汽车燃油车基础上,开发出了电动车型。2018年10月,国能新能源生产项目获得工信部审批通过,成为拥有发改委和工信部“双资质”的新能源车企。

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款在萨博20余年燃油车平台基础上改造而来的车型,无论从外观还是技术方面都透露出一种“老旧”的感觉,更多被当成了尽快拿下资质的“工具车”。

一位恒大员工向财经汽车坦承:“国能NEVS 93并不一款面向消费者的车型,而是一款证明恒大能够造车的象征性车型,恒大真正想打造的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品牌。”

因此,生产NEVS 93车型的天津工厂在收购后长期被恒大闲置。2019年8月,恒大汽车发布新品牌“恒驰”,委托外部开发机构同时研发近十款车型,同时在广州、上海都新建工厂,计划投产恒驰车型。

随着恒大汽车近期资产短缺情况显现,两座新工厂的建设进度不如预期,恒大汽车不得不转投已有成熟厂房、产线、试验场、资质的天津工厂,这座已经落满灰尘的工厂被紧急重启,开始匆匆切换成恒大汽车模式。

财经汽车在采访中得知,从2021年6月左右,恒大汽车将重心转移至天津工厂,将上海工厂人员和设备调往天津。同月,包括日本大气社外包商苏州兆和等供应商收到了恒大汽车的施工订单,并在7月左右开始改造工厂,紧急将NEVS 93产线切换成恒驰5。

办公大楼门口的红色横幅内容,也在悄然变化:中秋前是“大干120天,确保首车顺利下线”,随着时间流逝,已经换成“大干三个月,天津工厂恒驰首车下线”。而涂装车间的横幅则是“大干100天,天津工厂首车下线”。

▲ 停车场停放的恒驰5图|邱瑶

为什么是恒驰5?这是恒大汽车发布的近十款车型中,目前量产的可能性最大的一款车型。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观察到,在停车场上,十余台恒驰5与NEVS 93车型一起静静停放着。

据官方介绍,恒驰5定位A级SUV,售价将低于20万元,对标车型包括宝马X1、奥迪Q3、奔驰GLA等豪华入门级车型。在今年的上海车展上,恒大汽车曾邀请媒体试驾这一车型。

恒大汽车提出“大干三个月,确保恒驰5首车下线”。但是如何定义“首车下线”?现在停放在停车场的恒驰5是否算得上是“首车下线”?恒大汽车并没有对外解释。

天津工厂是恒大“唯一能生蛋的鸡”

据官方宣传,在10月11日恒大汽车战略合作伙伴大会上,天津滨海新区领导、恒大汽车管理层以及博世、安通林、日立、哈金森等近200家战略合作伙伴高管出席活动——一众供应商为恒大站台,向外界释放明显的信心信号。

此前多家媒体报道,恒大天津工厂因为拖欠供应商欠款而停工。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通过多位工厂员工以及施工单位了解到,在9月下旬,天津工厂确实停工了一段时间,日本大气社项目的分包商甚至已经将部分工人调往其他项目。

目前供应商和恒大的合作处于什么状态?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对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透露:“合作还是正常进行。来者都是客,人家要求我们开发,要求我们做什么,我们肯定愿意做。我们了解到,恒大只是缩小了规模,侧重在天津工厂有一个车型投产,我们目前在积极保障这个。”

在恒大工厂附近遇到的一位二级供应商,则对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提供了更为具体的说法。该企业为恒大汽车某一级模具供应商提供配套,工作人员表示,原本有两个为恒大提供配件的项目,生产进行到一半,模具商突然通知项目无限期延迟。

“就是在’十一’假期之前,模具厂突然说这个项目无限期暂定,所有的配件都停产,都不要再加工了,以免再增加额外的成本。因为很多是非标件,模具商让我们统计,以便找恒大方面赔偿。”上述配件供应商工作人员告诉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

▲ 办公楼前悬挂的横幅 图 | 邱瑶

不过在’十一’假期之后,也就是恒大召开供应商大会,宣布要“大干三个月,确保首车下线”之后,部分供应商和外包施工方工作人员陆续复工。据前述日本大气社项目分包商相关负责人向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透露,他们已接到通知,近期将收到总包商的一笔施工款。

多位施工方向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介绍,他们均收到了工厂的通知,要求在11月中旬之前完成项目,部分环节被要求10月月底之前。

但是对于能否实现三个月首车下线,接受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采访的天津工厂员工和施工方观点不一。

一位恒大工厂员工认为,全场设备如果要实现全部通电,最快要到年底。负责设备组装的中汽工程施工人员透露,他负责的项目最快还得两个月。负责涂装车间通风项目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工期可以在月底完成。

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在恒大汽车天津工厂内部看到,各个车间还处于建设过程中,进展不一,连设备都没有完全到位,距离生产更有距离。

具体而言,涂装车间有多个环节的施工方在同时施工;焊装车间工人正在组装机械臂,中汽工程的工作人员正在运输相关部件;总装车间比较空荡,有工人正在搬运水泥土木垃圾;其他车间中,有些存放了原来国能汽车使用的、落满灰尘的电池模组,还有些车间连大门都还没修好,门外是泥土路面,还未覆盖水泥面。

多位接受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采访的供应商、施工方工作人员,用“唯一能够生蛋的鸡”形容天津工厂。在他们看来,现在恒大在天津工作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向外界证明“能够造出车”。

给老员工发期权,同时继续招聘新员工

国庆过后,恒大汽车天津工厂门口卖鸡蛋灌饼的阿姨生意突然好了很多,“以前人家管饭,卖不了多少。”早上8点出头,辅料生菜已经用完,一大铁盆鸡蛋已经见底。

“以前工厂包早午两餐,现在恒大没钱,十一假期之后食堂供应商不提供早餐了。”一位涂装车间工作人员向财经汽车(ID:caijingqiche)解释了外出就餐人流突增的原因,他穿着灰白色工服,红黄蓝三色狮子头图案印在胸前一侧,是恒大汽车品牌恒驰的车标。

恒大汽车总裁刘永灼坦言,目前公司从上海、广州、深圳等地调集核心研发团队、技术精英前来支援,将天津基地改造成国内一流的工业4.0高端智能工厂。

此前据媒体报道,多位恒大汽车员工表示,与恒驰5、恒驰6两款车无关的研发人员,及上海和广州南沙制造基地的大部分生产人员,都将参与轮休,目前通知休假至10月底。

上海广州工厂冷,天津工厂热。公开信息显示,恒大天津工厂正在大量招聘生产技术类岗位,包括冲压车间、车身车间、涂装车间、总装车间、质量、设备及设施运行维护、物流等生产现场相关技术岗位人员储备等。

不过当前恒大汽车员工心态不一,部分老员工已经开始寻找新工作。

为了稳定现有员工,9月20日,恒大汽车发布面向技术研发人员的股权激励计划,计划授予3.24亿新股期权,相当于已发行股份的3.31%,授予3名独立董事和约3180名雇员,行权期限从2022年3月至2028年9月。

恒大汽车高管在10月11日的大会上表示,开源方面,恒大加速处置了此前收购的海外企业,最大力度盘活资产;节流方面,核心管理层主动暂停领取工资,员工办公地从写字楼搬到了工厂,最大可能节流成本。此外,为科研技术人员发放了新的期权,希望留住人才。

恒大汽车9月24日晚间公告,公司正在接触不同的潜在战略投资者,出售行动处于尽职调查和磋商过程中。

9月26日晚间,恒大汽车公告称,终止科创板上市计划,这意味着从A股市场获得融资的希望落空。

从未让人满意过的“潮汐式”造车?

恒大的造车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2018年6月25日,恒大以67.4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从而获得45%的Smart King公司股份并成为FF第一大股东,时至今日,已长达40个月。

但恒大汽车真正在汽车圈声名大噪,则是2019年11月12日,恒大汽车在一通买买买打通供应链后,在广州举行恒大新能源汽车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峰会,此次峰会共有全球206家汽车产业龙头企业的CEO及高管1100多人出席。

峰会现场,许家印提到恒大的大格局、大战略和大规模。他指出,能买的核心技术、恒大都已收购,不能买的,恒大也已展开了合作。当年前十个月,许家印带恒大高管走了23个国家、47个城市,拜访了58家汽车产业链上的龙头企业,与工程技术研发的前五大企业,都签定了战略协议。

一时间,恒大成为汽车圈最大的话题,围绕“恒大圈地还是造车”以及“有钱就能造好车吗”两大话题,业内争论不休。

汽车分析师任万付向财经汽车表示:“恒大汽车的优势在于资金比较充足,但已经无数案例证明汽车行业不是有钱就能造好车的,恒大在缺乏技术积累、品牌影响力不足、起步晚等问题下,能否造车成功还需要观察。”

不过,在地产圈,恒大的质疑点始终只有一个:“恒大真的有钱造车吗?”

“我从来都不觉得恒大有钱造车,更不相信恒大能把汽车造好,或者说我不相信任何一家地产公司能把汽车做好。”一位资深地产从业者向财经汽车表示。在他看来,当下高周转模式的地产逻辑做不好任何实业。

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制造业,地产行业盛行的是“高周转”模式。以碧桂园赫赫有名的“3456政策”为例,3个月开工、4个月开盘、5个月资金回正、6个月资金再周转。短时间内资金回笼便可继续扩张,这样的扩张方式打破了传统企业家稳扎稳打的经营风格,也为自身资金链埋下了巨大隐患。

恒大的“土豪”形象,是建立在高负债和高周转的基础之上,真正能拿来长期稳定投入汽车的资金,并不充裕。这一点,已在恒大爆雷后得到了证实,一旦地产缺钱,汽车业务是随时可以“拆东墙补西墙”的牺牲品。

另一方面,绞尽脑汁追求短期回报的一群人,能不能做好长期回报的实业转型,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智能电动汽车领头羊特斯拉,造车17年才首次实现全年盈利,而地产行业往往半年就能回笼资金。

恒大能不能造好车,或许已经在恒大汽车的“潮汐式造车”历程中暗示了未来。有观点认为,“潮汐式造车”,即平日杳无音信,只在重大节点加班加点赶工,拼凑一个新闻事件。

2019年6月29日,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在天津举行了国能NEVS 93车型的量产下线仪式,昔日有着“陆地飞机”美誉涡轮增压鼻祖萨博汽车以一种全新的电动化姿态涅槃重生,给萨博车迷带来了一波结实的“回忆杀”。

然而回忆终究只是回忆。这场声势浩大的量产下线仪式产物,只是一款纪念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的车型。恒大自身的品牌亮相,已是一年以后。

2020年8月3日,恒大史无前例的一口气发布了6款新车。包括恒驰1、恒驰2、恒驰3、恒驰4、恒驰5、恒驰6,全面覆盖了A到D级所有级别,以及轿车、SUV、MPV、跨界车等全系列车型。

彼时,铺天盖地的广告让所有人都知道了恒驰品牌;而与之相对应的则是恒大汽车仍无一款量产车型。

同月(2020年8月),恒大汽车称南沙工厂已基本完工,但在许家印视察的视频里,南沙工厂的车型,依旧是国能NEVS 93。何时度过量产劫,成了业内对恒大汽车的最大质疑。

为自证造车清白,2020年12月,恒大汽车首次公开上海工厂,并发布了首款量产车恒驰1的官图及路跑视频。然而官宣的视频里,恒驰1的轮胎却装错了方向,将印有“IN SIDE”的一面裸露在外。

真正生产出一款车型,始终是恒大汽车成立几年间,必须回应但尚未回应的真问题。如今“大干三个月”是否有成效,马上见分晓。

(原标题:知情人士证实:恒大向合生创展出售恒大物业51%股份谈判已暂停 大概率因股东之间未达成共识)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