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回应子公司欠款4亿案:公司不是合同主体 涉诉无法律依据

2021-07-30 12:12:14 网易财经

中国恒大在港交所公告,就有关淮北矿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公告于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本公司子公司六安恒达建设工程价款及违约金人民币4.01亿元一事,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不是合同主体,涉诉无法律和合同依据,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已依法向法院提出异议。另有关廊坊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公告因本集团子公司与孝感市高创投资有限公司的商业纠纷,本集团持有的廊坊发展20%股权被冻结。

相关阅读:

A股公司状告恒大系企业!盖房工程款被拖欠4亿

因工程款纠纷,淮北矿业一口气起诉了3家“恒大系”公司!

7月28日晚,淮北矿业公告称,公司下属淮北矿业(集团)工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工程建设公司”)与六安恒达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六安恒达”)存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涉工程款39633.03万元。工程建设公司曾多次向六安恒达发函索要工程款,六安恒达都以没钱为由拒绝支付。

工程建设公司日前提起诉讼,诉讼请求包括:六安恒达支付所欠的已完工工程价款及违约金40126.28万元,恒大地产集团合肥有限公司(下称“恒大合肥公司”)、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恒大集团”)承担连带清偿责任。7月28日,工程建设公司收到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受理案件通知书》。

涉工程款约4亿元

淮北矿业公告显示,2018年11月20日,工程建设公司与六安恒达签署了《六安恒达御湖庄园首期主体及配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恒大合肥公司持有六安恒达100%股权。

六安恒达将六安恒达御湖庄园首期主体及配套建设工程发包给工程建设公司施工。后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双方针对上述合同又先后签署了相关补充协议。工程建设公司按照相关协议,已完工工程价款39633.03万元(最终以工程款造价鉴定结果为准)。

淮北矿业表示,工程建设公司曾多次向六安恒达发函索要工程款,六安恒达都以没钱为由拒绝支付。为维护公司及全体股东合法权益,工程建设公司于2021年7月26日向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公告称,截至起诉日,六安恒达拖欠工程建设公司工程款金额较大,且向工程建设公司出具的商业承兑汇票部分已经逾期无法兑付。

淮北矿业表示,恒大合肥公司不仅曾为六安恒达向工程建设公司交付的远期商票出具兑付承诺函,又是六安恒达唯一股东,因此应当对六安恒达所欠工程建设公司的工程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淮北矿业还认为,恒大集团应对六安恒达所欠工程建设公司的工程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中证君注意到,淮北矿业的请求包括:判令解除工程建设公司与六安恒达签署的《六安恒达御湖庄园首期主体及配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等合同;支付工程建设公司已完工工程价款及违约金40126.28万元等。

多家“恒大系”公司信用等级被下调

近期市场上关于“恒大系”公司的消息不断,其信用等级多次被评级机构下调。

7月26日晚,标普下调中国恒大及附属公司评级,中国恒大、恒大地产和天基控股评级从B+下调至B-,展望为负面。标普在评级报告中表示,恒大融资渠道的减弱将“打击其流动性状况和有序减少债务的能力”,恒大的信用状况也受到“盈利能力严重下降”的拖累。

中国恒大方面对此回应称:对评级机构下调中国恒大评级,公司深表遗憾和不理解。

次日,中诚信国际公告称,决定维持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主体信用等级为AAA,维持“15恒大03”、“19恒大01”等债项信用等级为AAA,将上述主体及相关债项信用等级撤出信用评级观察名单,并将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原因包括,受近期恒大集团少量商票逾期兑付、房地产项目暂停预售许可以及银行申请诉前财产保全等舆情影响,恒大集团及恒大地产多只境内外债券价格出现较大幅度下跌。

值得关注的是,同日,中诚信国际称,基于房地产行业整体运营环境对行业内企业信用质量的影响分析,对未来6-12个月房地产行业总体信用基本面进行了评估,决定将中国房地产行业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惠誉7月28日表示,已将恒大集团及其子公司恒大地产与天基控股的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IDR)由“B”下调至“CCC+”。

中国恒大股价跌去六成

受市场对公司流动性担忧等诸多方面因素影响,中国恒大股价持续下跌。7月19日,一则中国恒大与广发银行的诉前保全文书在网上流传。中国恒大股价当日下跌16.22%。

7月27日盘前,中国恒大发布一则取消特别分红方案的公告。当日股价低开低走,收跌13.41%。

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7月28日收盘,中国恒大股价已跌去60.42%(前复权)。

中国恒大也在采取“自救”措施。公司方面表示,恒大集团自去年3月全面实施“高增长、控规模、降负债”新战略以来,恒大各项经营指标均创下历史新高。今年1-6月实现销售额3567.9亿元,回款3211.9亿元。

中国恒大早前称,截至今年6月30日,公司有息负债较2020年最高时下降约3000亿元,净负债率降至100%以下,实现一条“红线”变绿。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