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轨”自杀,揭开一个大黑幕

2021-06-11 07:56:19 大猫财经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再过一个多月,推迟了一年的东京奥运会就要开了。

这届奥运是被日本寄予厚望的“国运赌博”——他们不仅花了2520亿日元兴建各种场馆,又动员民众捐了几亿吨废旧家电,开支加一块起码有3万亿日元。

按照原本的设想,这笔钱是要带来高回报的。

如果一切正常,把奥运创造的就业和拉动的消费加到一起,至少能带来32万亿日元的经济回报。考虑到日本愈发严重的老龄化问题,这几乎是能拉动经济增长的一个大招,所以不论疫情咋样,奥运是一定要办的。

不过在日本普通民众中间,反对开奥运的声音也不小,主要是信不过政府的防疫措施。

虽说因为变异病毒的原因,日本政府从4月起就再次宣布实施紧急状态,但还是有1700多名奥运相关人员在不需要隔离的前提下入了境,这里面偏偏还查出来了一例确诊患者……

携带病毒的人不用隔离满大街跑,这场景想想就有点可怕。

一边是日本官方的强硬态度,一边是来自民间的反对声浪,两边这么一拧巴,夹在中间的人就难办了,尤其是那些知道点隐情的。

前几天,有个叫森谷靖的日本人在东京地铁站里跳轨自了杀。虽说类似的事件在日本也时有发生,但这次自杀者的身份还是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要知道,这个森谷靖是日本奥委会会计部长,怎么看都是履历光鲜、前途一片大好的那种社会中坚,咋就被逼上了自杀的绝路呢?

一切的疑点,都指向了东京奥委会背后潜藏着的腐败“传言”。

就在森谷靖自杀的前两天,东京奥运筹办中的资金问题被媒体暴露出来。

比如说在“大会准备事项”这一栏里,他们给一个运营指挥开出了35万日元的日薪。按照40天的流程算下来,这人能拿到手1400万日元,也就是40天挣81万人民币。

稍次一级“主任”和“总监”岗位日薪也能达到20万日元(约1·2万人民币),这已经比日本大学毕业生的平均月薪要高了。

另一方面,考虑到预算可能超支的方方面面因素,日本想出了各种省钱的办法,比如号召民众捐出废旧家电和手机,再用电子设备里面的金属熔炼出相应的金银铜牌;除此之外,东京奥组委还在奥运村提供了2.6万套硬纸板做的床,看起来质量相当堪忧。

一边打着省钱的旗号锱铢必较,一边在无关痛痒的地方大肆挥霍,这确实是有点说不过去。

眼看着网上的质疑声越来越多,组委会不得不在质询会上信誓旦旦地向议会保证:“最终的工资绝对不是日薪35万”。

没想到组委会前脚刚否认完,后脚就被“自己人”在网上揭了老底。

按照爆料人的说法,组委会甚至把包含筹备、运营等各种工作的报酬都归到了一个人的头上——也就是说一个岗位一天的人力成本足有80万日元、也就是4.6万人民币,有点夸张。

关键是,这些钱根本没发到工作人员手里。

有网友对比了下奥委会发布的招聘信息,发现他们给工作人员开出的日薪也就是一天一万日元左右,剩下的大头不知道流进了谁的腰包。

随着爆料的深入,一些更隐蔽的操作手法逐渐浮出水面。

在日本,像奥运这样的大项目是由代理商把控的。任何公司想要参与进来,必须通过组委会指定的9家代理公司才行,说白了就是层层转包。

组委会把项目分包给代理公司,代理公司转头就可以把项目分包给不同的下游公司,一边从组委会处收着10%-15%不等的项目管理费、一边拿着下游公司给的好处,随随便便就能赚个盆满钵满。

至于这些公司中标的过程以及项目分配的具体信息,那自然是被“保密协议”牢牢保护起来的商业机密,不可能向媒体和民众透露一丝一毫。

对于这种凭空增加运营成本的“潜规则”,东京奥组委内部也有过那么几次抗争。比如之前就有人提出过撤掉代理公司、直接对接一线公司的建议,但最终都在重压下不了了之——

这里面的利益关系,可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得清的。

在日本,几大政治家族的地位是相当超然的。比如前首相就出身于著名的安倍家族,除此之外还有麻生、小泉、鸠山和福田四个政治世家。

一般普通人只要找对了依附的山头,那后面的日子就平步青云了,要么经商、要么从政,当然从政经商也不分家,反正总能等到出头的日子。

比如东京奥组委指定的唯一合作方Pasona,他们的董事竹中平藏就是前小泉内阁的成员。这人在从政期间名声不错,甚至被称为“最懂日本经济的人”,所以一卸任就被Pasona拉拢到了自己的阵营。

凭借着竹中过去积累的声望和资源,Pasona不仅从政府那边接到了不少委托单子,更是在2021年取得了不俗的业绩增长,业绩增幅远超行业平均。

人家好不容易把政治资本变了现、又傍上了奥组委这条大腿,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手?

最近有人做了个民意调查,发现有83%的日本民众都希望取消奥运会。

考虑到顶着变异病毒放开国门可能导致的后果,不仅日本民众和企业家们忧心忡忡,就连孙正义都忍不住站出来发了声——

“如果来自200个国家的10万人空降疫苗接种滞后的日本,变异病毒扩散,我想我们会损失更多。”

从理智的角度来讲,道理的确是这么个道理,但对已经没有退路的日本政府来说,已经延期了一年的奥运会绝对不能再拖了——抛开先期的巨额投入不提,那几百万的“赞助费”不是白给了么!

早在2016年的时候,美联社就报道过日本涉嫌奥运贿选的消息。

据说,兼任国际奥委会委员的迪亚克曾经对参与竞争的几个城市放出风来,说只要能拿到400万到500万美元的特殊赞助,自己就会在将来的投票中“投桃报李”。

不知道是因为没钱还是自信,伊斯坦布尔方面没掏钱,反倒是东京方面积极响应、“慷慨解囊”,最终还真就拿到了迪亚克手里的那一票。

虽然在报道发出后,东京奥组委方面立马给出了回应:“东京之所以赢得奥运会主办权,是因为我们能够提供最好的软硬件设施”,但有一点是无可否认的——

就在东京申奥成功前后,奥组委曾经向一家新加坡咨询公司账户汇入两笔款项,加起来差不多有280万新加坡元,名目是“东京夏季奥运会申办”,而这个账户恰恰跟迪亚克之子有点关系。

不过退一步讲,就算是丑闻最终被媒体揭发,大家只需要齐心协力找到一个替罪羊就行,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过先例,比如安倍时代的森有学院事件。

尽管在媒体报道后引发了轩然大波,但最后政治家们在动荡中安然无恙,反倒是没啥背景、仅仅是负责处理账目的赤木俊夫背着不为人知的黑幕自杀身亡,连一句“汝妻子吾养之”的承诺都没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