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岁比尔盖茨离婚!“电脑迷”少年如何创造出8000亿财富神话

2021-05-04 12:13:41 畅思园

比尔·盖茨,这个晚于钢铁大王卡内基120年出生的“大男孩”,在《金融时报》2004年评选的“最受人尊敬企业领导”名单中再次蝉联第一,并被2004年的《商业周刊》评为“75年来最伟大的创新者”。

比尔·盖茨,这个微软公司主席和首席软件架构师,他和100多年前的世界首富们有什么相同的地方,又有什么不同呢?

在比较了安德鲁·卡内基、约翰·洛克菲勒、J.P.摩根和比尔·盖茨的经历之后,似乎可以梳理出美国世界首富的一些“必然”轨迹——出身贫寒,少年时就表现出超常的经商天赋;精明果敢善抓机遇以及铁腕的垄断策略;人过中年之后觉悟财富之道并积极行善。

让我们一起来寻访美国世界首富的必然轨迹——

自古英雄出少年

比尔·盖茨于1955年10月28日出生于美国西北部华盛顿州的西雅图。父亲是律师,母亲是教师,家里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

盖茨自小就酷爱数学和计算机,在中学时就成为有名的“电脑迷”。保罗·艾伦是他最好的校友,两人经常在湖滨中学的电脑上玩三连棋的游戏。小比尔·盖茨玩起电脑来得心应手,有时在程序上略施小计,就使自己座位的前后左右都是女生。

1972年的一个夏天,年龄比他大三岁的保罗拿来一本《电子学》的杂志对比尔说,有一家新成立的叫英特尔的公司推出一种叫8008的微处理器芯片。两人不久就弄到芯片,摆弄出一台机器,可以分析城市内交通监视器上的信息,于是又决定成立了一家交通数据公司。这就是比尔·盖茨在创业中的“处女作”。

1974年春天,当《电子学》杂志宣布英特尔推出比8008芯片快10倍的8080芯片时,比尔和保罗已认定那些像PDP8型的小型机的末日快到了。他们在新芯片背后已看到了对每个人来说堪称是完美电脑的辉煌前景:个人化、适应性强,而且最重要的是不超出个人购买力。一句话,英特尔的8080芯片将改变整个工业结构。

与比尔·盖茨因少年时期敏锐感觉到科技进步将带来美好的产业前景而涉足创业所不同的是,比盖茨年长120岁的安德鲁·卡内基是因生活的艰辛和刻苦的磨砺而激发创业之志的。

安德鲁·卡内基,于1835年11月25日出生于苏格兰古都丹弗姆林。父亲威尔·卡内基以手工纺织亚麻格子布为生,母亲玛琪则以缝鞋为副业。父母虽穷,却为人正直,始终充满着积极进取的精神。

卡内基从小就帮家里做事。由于没有自来水,他每天一大早就起来,挑上一副大水桶,去附近的一口井边排队打水。挑了几担水后,才吃早饭、上学。晚上回来总要帮正忙于缝鞋的母亲穿针引线,同时心里还需默诵着在学校学到的诗文。

卡内基13岁时,穷困潦倒的双亲变卖了家中所有的织布机和家具,决定举家前往美国,但去美国的旅费还差20英镑。幸亏母亲的一位好友帮忙,借给他们钱才得以启程前往。

为了给父母分忧,到美国之后,13岁的卡内基进了一家纺织厂当童工,周薪只有1.2美元。后来,他又干起了挣钱稍多一点的工作:烧锅炉和在油池里浸纱管。油池里的气味令人作呕,灼热的锅炉使他汗流浃背,但卡内基还是咬着牙坚持干下去。

艰辛的生活,非常的磨砺,使得卡内基少年老成,早早立下奋发图强的志向。于是,这个十三四岁的小小少年,白天劳累一天后,晚上还参加夜校学习,课程是复式记账法会计,每周三次。这段时期他所学的复式会计知识,成了他后来建立巨大的钢铁王国并使之立于不败之地的法宝。

这里,有一个不得不提的故事:1849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卡内基上完课回家,得知姨父传话来,匹兹堡市的大卫电报公司需要一个送电报的信差。他立刻意识到,机会来了。

第二天一早,卡内基穿上崭新的衣服和皮鞋,与父亲一起来到电报公司门前。

他突然停下脚步,对父亲说:“我想一个人单独进去面试,爸爸你就在外面等我吧。”

原来,他担心自己与父亲并排面谈时,会显得个子矮小,同时,他也怕父亲讲话不得体,会冲撞了大卫先生,从而失去这个难得的机会。

于是,他单独一人上到二楼面试。大卫先生打量了一番这个矮个头、高鼻梁的苏格兰少年,问道:“匹兹堡市区的街道,你熟悉吗”?

卡内基语气坚定地回答:“不熟,但我保证在一个星期内熟悉匹兹堡的全部街道。”他顿了顿,又补充道:“我个子虽小,但比别人跑得快,这一点请您放心。”

大卫先生满意地笑了:“周薪2.5美元,从现在起就开始上班吧!”

就这样,卡内基谋得这个差事,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这时,他年仅14岁。

在短短一星期内,身着绿色制服的卡内基实现了面试时许下的诺言,熟悉了匹兹堡的大街小巷。两星期之后,他连郊区路径也了如指掌。他个头小,但腿很勤,很快在公司上下获得一致好评。一年后,他已升为管理信差的负责人。

如果说吃苦、勤奋是卡内基日后创业的根基,那么,聪明好学则是卡内基迈向人生阶梯的第一步。

在电报公司当信差时的每一天,他都提早一小时到达公司,打扫完房间后,他就悄悄跑到电报房学习打电报。他非常珍惜这个秘密的学习机会,日复一日地坚持着,很快就熟练掌握了收发电报的技术。后来他被提升,成了电报公司里首屈一指的优秀电报员。

当年的匹兹堡不仅是美国的交通枢纽,而且是物资集散中心和工业中心。电报作为先进的通讯工具,在这座实业家云集的城市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每天走街串巷送电报、滴滴答答拍电报的生活,使卡内基就像进了一所“商业学校”。他熟悉每一家公司的名称和特点,了解各公司间的经济关系及业务往来。日积月累之中,他熟读了这无形的“商业百科全书”,这使他在日后的事业中获益匪浅。因此,卡内基在回顾这段时期时,称之为“爬上人生阶梯的第一步”。

一天,大卫总经理拍拍他的肩膀说:“小伙子,你比其他人更努力、更勤勉,所以从这个月开始给你单独加薪。”他领了13.5美元,比上个月多出2.25美元。对年仅15岁的贫苦少年来说,这是笔巨款。

回到家,卡内基只是像往常一样,将11.25美元薪水交给母亲,而将增加的2.25美元暂时留了下来,因为这笔钱对他来说实在太珍贵了。晚上临睡前,他把加薪的秘密告诉了弟弟,7岁的小汤姆也感到吃惊。于是,弟兄俩兴奋地谈起了未来的事业,憧憬着将来要合开一家“卡内基兄弟公司”,赚好多好多的钱,送给母亲一辆闪闪发亮的马车,再也不让她老人家像现在这样缝鞋缝到深更半夜了。他们谈了很久很久,才沉沉入睡。

第二天在餐桌上,卡内基把2.25美元拿出来交给母亲,并问:“我们在丹弗姆林跟人家借的钱,还差多少”母亲显得很吃惊:“那20英镑的债,还差一点就够还了。你这钱是从哪里来的”当母亲得知这笔钱的来历后,眼里涌出了喜悦的泪水,而坐在一旁的父亲则流露出得意的神色。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儿子有出息,将来一定会做一番大事业的。

和卡内基一样,约翰·洛克菲勒也是少年就立志,并且是白手起家的世界首富。

比卡内基年少四岁的约翰·洛克菲勒,1839年7月8日出生于美国纽约州哈得逊河畔的一个名叫杨佳的小镇。他的父母,个性截然不同:母亲是个一言一行都皈依《圣经》的虔诚的基督教徒,她勤快、节俭、朴实,家教严格;而父亲却是个讲求实际的花花公子,他自信、好冒险、善交际,任性而又以自我为中心。洛克菲勒作为长子,他从父亲那里学会了讲求实际的经商之道,又从母亲那里学到了精细、节俭、守信用、一丝不苟的长处,这对他日后的成功产生了莫大的影响。

父亲名叫威廉,是个到处闯荡的木材商、马贩子,也是个走江湖的巫医,兜售所谓“立见奇效,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父亲出外经商,一去就是几个月,家中对孩子们的教育主要由母亲承担。但偶尔归家的父亲也与母亲一样望子成龙,一有空就教约翰如何写商业书信,如何准确而迅速地付款,以及如何清晰地记账。

威廉很注意在游戏中创造机会启发约翰和他的弟弟,以培养他们预防不测的意识。当约翰还是个孩童时,父亲常常让小约翰从高椅子上纵身跳入自己的怀抱。有一次父亲没有用双臂接他,他就重重地摔在地上。父亲严肃地对他说:“要记住,决不要完全信任任何人。哪怕是最亲密的人,也千万不要轻信!”这件事给约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在日后的生意场上,他始终保持冷静、警觉的头脑,从而避免了多次失误。

约翰·洛克菲勒14岁那年,在克利夫兰中心中学上学。放学后,他常到码头上闲逛,看商人做买卖。有一天,他遇到一个同学,两人边走边聊起来。那个同学问:“约翰,你长大后想干什么”年轻的洛克菲勒毫不迟疑地说:“我要成为一个有10万美元的人,我准会成功的。”谁曾料到,几十年后,这个蜚声国内外的石油大王,其拥有的财富竟达10亿美元,是他童年梦想的1万倍!

而约翰·皮尔庞特·摩根,也是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在一次咖啡买卖中表现了非凡的胆略和气魄。

精明计算、迅速出击与铁腕垄断

如苹果砸出牛顿的智慧一样,个人电脑突入比尔·盖茨的脑海也有一个外在的启蒙者。这就是1975年1月份的《大众电子学》杂志,封面上Altair8080型计算机的图片一下子激发了保罗·艾伦及好友比尔·盖茨的电脑梦。

这台世界上最早的微型计算机,标志着计算机新时代的开端。这个基于8008微处理器的小机器,却是一位虎背熊腰的大汉的杰作,他叫埃德·罗伯茨,当时他经营的MITS公司陷入困境,情急之下发明了这台微机。还在哈佛上学的盖茨看到了商机,他打电话表示要给Altair研制Basic语言,罗伯茨将信将疑。结果,盖茨和艾伦在哈佛阿肯计算机中心没日没夜地干了8周,为8008配上Basic语言,此前从未有人为微机编过Basic程序,盖茨和艾伦开辟了PC软件业的新路,奠定了软件标准化生产的基础。迅速出击、迅速抢占商机似乎是盖茨与生俱来的天赋。

这里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正是MITS,确定了盖茨和艾伦作为程序员的地位,使他们得以跻身这个新兴行业。是MITS,使微软积累了发展的第一批资金,同时目睹并参与了MITS从设计到生产,从宣传到销售服务的全过程,锻炼了市场能力。

艾伦离开MITS后不久的1977年元旦,盖茨正式退学。解决了与MITS的关系后,两人开足马力,准备大干一场。

然而,早期的盖茨和艾伦也只能从开创性的工作中更多地体会创造的乐趣,而不是财富的滚滚到来。但是盖茨会等时机一到,就来向大家收钱的。因为,比尔·盖茨的大脑里有一条因财富而兴奋的神经。

盖茨是第一个提醒人们重视软件非法复制问题的程序员。后来,盖茨反复使用这个伎俩:先让大家用上他的软件,上瘾后,再收钱!

盖茨的精明,可以确保微软成为一家成功的公司,但是要成为未来软件业乃至整个计算机业的霸主,微软却不得不依赖“神助”。

最早干起计算机软件编程的不是盖茨,而是他的朋友和竞争对手格里·基德尔。这位海军研究院里的教授,在PC研制上起过重大作用。作为最伟大的程序设计员和设计家之一,他搞程序主要是出于缜密思维的雅兴,而不是为了赚钱。他为英特尔8008芯片写出了PL/I这样大型的、复杂的计算机语言,他也是解释型Basic程序的发明者,他所开发的CP/M操作系统更是差点断送了盖茨飞黄腾达的美梦。

然而,就是这个格里·基德尔居然错过了与IBM合作的天赐良机,而将这一机会拱手让给了盖茨。结果,1980年11月,IBM与微软签订了合同。“蚂蚁”傍上了巨人,而且后来也成了巨人。

1985年6月,微软和IBM达成协议,联合开发OS/2操作系统。根据协议,IBM在自己的电脑上可随意安装,几乎分文不取,而允许微软向其他电脑厂商收取OS/2的使用费。当时IBM在PC市场拥有绝对优势。兼容机份额极低,洛伊几乎不假思索地同意了。而到了1989年,兼容机市场已达到80%的份额。微软在操作系统的许可费上,短短几年就赢利20亿美元。

有“让一个世纪可能只会出现一次的幸运溜走的人”,就有“抓住了一个世纪可能只会出现一次的幸运的人”。前者是美国数位研究软件公司的格里·基德尔,就是前面文中提到的将机会拱手让给了比尔·盖茨的那个格里·基德尔。后者便是抓住了这个旷世良机并就此让自己的软件公司有了里程碑式发展的比尔·盖茨。

比尔·盖茨,他以矫捷的身手迅速地“抓住了一个世纪可能只会出现一次的幸运的机会”。而比尔·盖茨最终走向垄断大概可以归结为他“惧怕失败”的心理,以及足以“避免失败的智慧”。

盖茨是个具有特殊天分、好胜、自力更生、自信心很强并具冒险精神的人。他在本行业里的控制力量极为庞大,以至《资本家》杂志在1991年4月发表评论说:“微软公司正在屠杀对手,看来似乎会几近垄断软件工业。”

害怕失败是他好胜天性的另一个例证,虽然他是世界首富,但怕失败的心理显然驱使他继续追求高度成就。他在1990年的一次访问中告诉记者说:“我害怕失败,绝对如此,每天我进到这间办公室,都自问:我们是否仍然辛勤工作?有人超过我们吗?这种或那种产品真的很好吗?我们能不能再加点油,让东西更好呢?”

不容否认,盖茨在经营微软时确有过人的能力,并有许多好的管理方法值得学习,但也应客观地看到,在盖茨的背后,实际是由千千万万、大大小小的软件人才撑起了他的“微软帝国”。

借助强大的市场优势和金钱实力,微软屡屡实施“吸星大法”,将许多其他公司创造的新技术新功能纳入自己的产品,尤其是Windows,使其成为无所不能的百宝箱。在这种形势下,弱小的软件公司的确无法与微软一起参与这场游戏。

的确,微软虽然已是一个庞大的帝国,但还从未真正通过自己原创的设想,开发出市场巨大的产品。其赖以起家的Basic并不是自己发明的,DOS也是从其他公司买来的,Windows用的是Xerox和苹果的技术,Excel其实是Lotus123的复制品,Web浏览器也是借助网景的创意开发的,Word纯粹是Wordstar、WordPerfect的跟风……这些模仿的产品构成了微软的主要力量。而一些它自己的创意和产品,如Bob、MSN、Slate、Mungo、Park等则无一成功。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钢铁托拉斯、石油托拉斯等早就遭到反垄断法的制约之后,比尔·盖茨的微软公司如何能够继续“垄断”这里,且不论其是否真的属于标准的“垄断”,“垄断”是否会被打破,微软公司无疑是世界上聪明人云集的地方。那么,比尔·盖茨靠什么对这些员工进行有效的管理呢答案是:依靠微软公司的人性化管理。特别是其中无等级的安排让许多其他公司的员工欣赏。

人们可以看到,只要是微软公司的职工,都有自己的办公室或房间。每个办公室的面积大小都差不多,即使董事长比尔·盖茨的办公室也比别人大不了多少。微软公司就是靠别出心裁的人格化管理,吸引了一大批富有创造力的人才到微软公司工作,并通过营造独特的文化氛围,使这些人才心甘情愿地留在微软。

卡内基经过艰难的生活磨炼,早已是一个商场老手。

19世纪60年代,美国的钢铁生产经营极为分散,从采矿、炼铁到最终制成铁轨、铁板等成品,中间需经过许多厂家。加上中间商在每个产销环节层层加码,致使最终产品的成本很高。

卡内基深知传统钢铁企业的这些弊病,他决心建立一个面目全新的、囊括整个生产过程的供、产、销一体化的现代钢铁公司。但他并不是马上进入,而是在经过数年的考察之后,直到1872年,卡内基认为在炼钢事业上大干一场的时机已成熟时,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击。

应该相信,他选择了一个最佳时机。首先,从技术上讲,成本低廉的酸性转炉炼钢法已经发明,他特地亲赴英国考察了发明者贝西默在生产中运用该法的实际情况。其次,美国的钢铁市场十分广阔,供不应求。而铁矿在美国极为丰富,密执安大铁矿已进入大规模开采阶段。再次,就财力而言,卡内基已拥有数十万美元的股票及其他财产,他决定改变四处投资的老办法,将资金集中到钢铁事业中来。最后,最令卡内基信心十足的,是他在钢铁公司十余年间所掌握的管理大企业的本领。于是,到1873年底,他终于与人合伙创办了卡内基—麦坎德里斯钢铁公司。公司共有资本75万美元。卡内基投资25万美元,是最大的股东。在随后的20多年间,卡内基使自己的财富增加了几十倍。

1881年,卡内基实现了童年的梦想,与弟弟汤姆一起成立了卡内基兄弟公司,其钢铁产量占美国的1/37。1892年,卡内基把卡内基兄弟公司与另两家公司合并,组成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钢铁帝国——卡内基钢铁公司。他终于攀上了自己事业的顶峰,成了名副其实的钢铁大亨。他与洛克菲勒、摩根并立,是当时美国经济界的三大巨头之一。

19世纪末20世纪初,卡内基钢铁公司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钢铁企业。它拥有2万多员工以及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它的年产量超过了英国全国的钢铁产量,它的年收益额达4000万美元。卡内基是公司的最大股东,但他并不担任董事长、总经理之类的职务。他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任用了一批懂技术、懂管理的人才。时至今日,人们还常常引用他的一句名言:“如果把我的厂房设备、材料全部烧毁,但只要保住我的全班人马,几年以后,我仍将是一个钢铁大王。”

洛克菲勒的精明计算和善抓机遇一点也不比卡内基差。1858年,年仅19岁的洛克菲勒向父亲借款1000美元,加上自己积蓄的800美元,与比他大10岁的克拉克合股创办了一家经营谷物和肉类的公司。这是洛克菲勒生平所创办的第一家公司。由于经营顺利,第一年就做了4.5万美元的生意,净赚4000美元。第二年年底净赚1.2万美元,洛克菲勒分得6000美元。

这时候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已经发现了石油,成千上万人像当初采金热潮时那样涌向采油区。而洛克菲勒来到产油地,却透过表面的“繁荣”景象,看到了盲目开采背后潜在的危机。

经过一段时间考察,他建议商人不要在原油生产上投资,因为那里的油井已有72座,日产1135桶,而石油需求有限,油市的行情必定下跌,这是盲目开采的必然结果。他告诫说,要想创一番事业,必须学会等待,耐心等待是制胜的前提。

果然,不出洛克菲勒所料,“打先锋的赚不到钱”。由于疯狂地钻油,导致油价一跌再跌,每桶原油从当初的20美元暴跌到只有10美分。那些钻油先锋一个个败下阵来。

三年后,原油一再暴跌之时,洛克菲勒却认为投资石油的时候到了。他与克拉克共同投资4000美元,与一个在炼油厂工作的英国人安德鲁斯合伙开设了一家炼油厂。安德鲁斯采用一种新技术提炼煤油,使安德鲁斯—克拉克公司迅速发展。

这时,洛克菲勒尽管才20岁出头,做生意却已颇为老练。他在耐心等待、冷静观察一段时间后,决定放手大干了。可他的合作者克拉克这时却举棋不定,不敢冒风险。两个人在石油业务的决策上发生了严重分歧,最后不得不分道扬镳。分手的结果是洛克菲勒以7.25万美元的高价获取了公司的全部股权。之后,他把公司改名为“洛克菲勒—安德鲁斯公司”,满怀希望地干起了他的石油事业。

洛克菲勒迅速扩充了他的炼油设备,日产油量增至500桶,年销售额也超出了百万美元。洛克菲勒的公司成了克利夫兰最大的一家炼油公司。丑小鸭终于变成了白天鹅。

当时的石油业,秩序还十分混乱,生产过剩,质量较差,价格混乱……激烈的角逐已现端倪,洛克菲勒的公司就像汪洋大海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都有沉没的危险。

高瞻远瞩的洛克菲勒意识到,必须把自己的企业扩大,船大才能抵御惊涛骇浪的冲击。他果断地说服自己的弟弟威廉参加进来,建立了第二家炼油公司,并派他去纽约经营石油进出口贸易,尽快打开欧洲市场。威廉临去纽约前,兄弟俩促膝谈心,踌躇满志地立下了誓言:“我们要扩张、再扩张,资金越多,我们发展的本钱也越丰厚,我们要独霸世界!”

虽然当时洛克菲勒对于自己将要创造的“超级帝国”,心中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概念,但他对企业的未来及个人的前途信心百倍。他坐镇克利夫兰市的总部指挥着全局,应付着一切挑战。

要生产出高质量的产品,扩大市场,首要的是制定质量管理标准,削减成本,降低价格。他向银行贷款,新建了一座堪称“标准”的新炼油厂,生产出标准的煤油,很受人们的欢迎。

从一开始,他就把目光转向国际市场。他在纽约开设的办事处,专门向东海岸和国外出售公司产品。他尽可能削减各种成本,如自制油桶,并买下一家化学公司,自制炼油用的硫酸。为了免付铁路运输费用,他还购买了油船和输油管。年轻时的节约习惯,被洛克菲勒用到了生产中,发挥出巨大的效益。

洛克菲勒热衷于公司间的联合,他联合了两位资金雄厚、信誉很好的投资合作者。三年之后,也就是1870年1月10日,创建了一家资本额为100万美元的新公司,它的名字是“标准石油公司”。身为公司创办人和总裁的约翰·洛克菲勒获得了公司1/34强的股权,当时他年仅30岁。

科学的管理、精细的经营、高质量的产品为标准石油公司赢得了声誉,也使它具备了坚实的竞争能力。1865年洛克菲勒初进石油业时,克利夫兰有55家炼油厂,到1870年标准石油公司成立时只有26家生存下来,1872年底,标准石油公司就控制了这26家中的21家。

洛克菲勒讨厌当时通行的那种一次次降低价格,直到把竞争者赶出这个行业,再随意抬高价格的竞争方式。他向竞争者们提供现金或标准公司的股票,来换取他们的炼油厂的所有权,结果大多数人都同意将工厂出卖给标准公司。可以说,他是认识兼并价值的一名先驱者。洛克菲勒用兼并的方法在全国广泛收买炼油厂。到1879年底,标准公司作为一个合法实体成立刚满9年,就已控制了90%的全美炼油业。到了1880年,全美生产出的石油,95%都是由标准石油公司提炼的。自美国有史以来,还从来没有一个企业能如此完全彻底地独霸过市场。

随着洛克菲勒的石油帝国的发展,因本身庞大而导致的难以控制的危险性也越来越大。洛克菲勒清醒地看到这一弊病并引起重视。

正在这时,洛克菲勒在一本公开发行的刊物上发现一篇文章,里面写道:“小商人时代结束,大企业时代来临。”他感到这与自己的垄断思想不谋而合,就对文章予以高度评价,并以高达500美元的月薪聘请文章的作者多德为法律顾问。

多德是个年轻的律师,他“走红”后,就千方百计为洛克菲勒的公司寻找法律上的漏洞。一天,他在仔细研读《英国法》中的信托制度时,突然产生出灵感,提出了“托拉斯”这个垄断组织的概念。

所谓“托拉斯”,就是生产同类产品的多家企业,不再各自为政,而以高度联合的形式组成一个综合性企业集团。这种形式比起最初的“卡特尔”,即那种各自独立的企业为了掌握市场而在生产和销售方面结成联合战线的方式,其垄断性要强得多。

在多德的“托拉斯”理论的指导下,洛克菲勒在1882年1月20日召开“标准石油公司”的股东大会,组成9人的“受托委员会”,掌管所有标准石油公司的股票和附属公司的股票。洛克菲勒理所当然地成为该委员会的委员长。随后,受托委员会发行了70万张信托书,仅洛克菲勒等4人就拥有46万多张,占总数的2/3。就这样,洛克菲勒如愿以偿地创建了一个史无前例的联合事业——托拉斯。在这个托拉斯结构下,洛克菲勒合并了40多家厂商,垄断了全国80%的炼油工业和90%的油管生意。

托拉斯迅速在全美各地、各行业蔓延开来,在很短时间内,这种垄断组织形式就占了美国经济的90%。很显然,洛克菲勒成功地造就了美国历史上一个独特的时代——垄断时代。

1884年洛克菲勒把标准公司总部由克利夫兰迁到纽约市百老汇街26号,成了一家全世界最大的石油集团企业。约翰·洛克菲勒成了蜚声海内外的“石油大王”。标准石油公司几经更名,最后定名为美孚石油公司。

而约翰·皮尔庞特·摩根在一个世纪前,就像巨人一样支配着整个金融世界。作为创建通用电气公司、美国钢铁公司以及地域广泛的铁路帝国的幕后策划人物,在几十年里,他都是美国民间的核心银行家。

摩根,这个被认为是靠发战争财起家的金融大亨,其商业嗅觉与大手笔的气魄的确令人刮目。美国南北战争,成了他爆炒黄金大发战争财的好时机。

而当战争结束,他把购并之手伸向铁路。这样,摩根的财产像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光是铁路,直接属于他的就有3.05万公里,此外,受他控制的还有近7万公里。当时美国铁路呈三足鼎立之势,而摩根兵强马壮,势力遥遥领先于另两人之上。

但摩根最擅长的似乎还是发战争财与国难财,他几乎不放过任何一个这样的机会。1898年,美国和西班牙为了争夺太平洋和南美洲的殖民地,爆发了战争。战争给各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而对于大发战争财的摩根财团来说,却是巴不得仗打得越多越好。当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门口,就有许多群众举行抗议示威,他们高喊:“华尔街是战争的发动者!”“埋葬摩根、洛克菲勒、卡内基!”……

示威呐喊的声音,从开着的窗户传了进来。但摩根却置之度外,面不改色心不跳,悠悠然叼着雪茄,苦苦思索着如何到菲律宾、古巴、日本及中国投资的问题。一个念头闪过他的脑际:“今后将成为国际投资的时代。”也就是说,它要向世界垄断资本进军了。

摩根回顾他的一生,得意地发现,由于自己的精明和独到的眼光,在几个重大决策方面取得了非凡成果,使得财源滚滚,如今摩根帝国已非他的祖辈和父辈可比了。摩根帝国的旗帜将插到世界每个角落。

摩根得知墨西哥政府由于无力偿还西班牙的旧债,已面临崩溃边缘,危险万分。墨西哥当局不得不发行公债,计划发行1.1亿美元。如此大的买卖,摩根怎能不动心,他牙一咬,做做看!他和德国一家银行联手,认购了全部墨西哥公债,条件是墨西哥拿石油矿和铁路作担保。

不多时,摩根又花7500万美元,买下了阿根廷公债。

此后不久,南非的布尔人起义,抗击英国殖民军。由于战争费用庞大,英国政府已难以支撑。摩根陆续认购了1.8亿美元的战争债券。

摩根同时又把手伸向美国的钢铁企业。在美国钢铁企业排行榜中,坐头把交椅的要数卡内基了,摩根的钢铁企业只能排老二,排老三的是洛克菲勒。摩根一直把卡内基当作眼中钉、肉中刺。机会终于来了!卡内基由于母亲、弟弟和最得力的助手接连去世,决定隐退,把他的全部家当以3.2亿美元出让。摩根生怕洛克菲勒买去,便派人和卡内基谈判。谁知卡内基又抬高到4亿美元。摩根说:“我们以高于4亿美元买下它!”

1901年4月1日,属于摩根的US钢铁企业正式成立。它向新闻界宣布,US钢铁企业拥有10.18亿美元资金,发行3.01亿美元新公司债券。

世界金融中心已渐渐从伦敦移到了纽约,华尔街成了世界金融中心的代名词。摩根家族的总资产已达到34亿美元,包括银行家信托公司、保证信托公司、第一国家银行。摩根同盟的资本约为48亿美元,整个“摩根体系”总值仅有200亿美元,另外还有125亿美元保险资本。生产事业方面,则有US钢铁、通用汽车公司、制铜公司、大陆石油公司、奇异电器公司、硫磺公司等。摩根公司在铁路方面的发展前面已经提到过了,服务业方面还拥有国际电话电信公司等许多大公司。摩根同盟的两个大银行拥有510亿美元总资产。相加起来,总资产相当于美国企业资产的1/34。摩根是真正的“富可敌国”了!

回归自然,热衷慈善事业

盖茨早就说过,他打算把他的财富捐赠出去。“我只是这笔财富的看管人,我需要找到最好的方式来使用它,因为最终我会把我所有的财富都投入到基金会里。”

但事实上盖茨并不是一开始就如此热心于慈善事业的。

随着微软名气和财富的增长,要求捐款的信件像雪片般飞来,但盖茨一概不理,这令他的父母十分难堪。老盖茨后来回忆说:“他母亲和我一直劝告他,作为一个好公民,一定要多为社会做些事。”但盖茨听不进去。有时妈妈的唠叨让他不耐烦,他就还嘴:“妈妈,我有一个公司要管理。我为社会能做的最好的事,就是让这个企业成功。”

促进盖茨根本转变的,是1993年秋天,他和后来成为他妻子的梅琳达等人到非洲旅游,当地人民的极度贫困激起盖茨心灵的震颤。盖茨感慨之余,扪心自问:“我能做什么”盖茨对儿子说,应该建立基金会,开展慈善工作。这一次,盖茨欣然答应,建立了9400万美元的基金会。以前那个被讥为一毛不拔的“吝啬鬼”开始大笔捐赠了。盖茨的慈善事业越做越大。

2000年1月,盖茨家族将原先的两个基金会合并,组成了“比尔与梅琳达基金会”。这一基金会由老盖茨统领,目前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慈善基金会,总额高达240亿美元。盖茨说,他的退休生活其乐无穷。他大部分时间都用在“挥霍”儿子赚来的财富上,把这些钱拿来捐赠给全球各地的医疗和教育计划。

盖茨夫妇曾经表示,他们死后,只有几百万美元的遗产会属于自己的孩子,其他部分,都将捐给慈善事业。有记者好奇地问梅琳达,难道不担心将来孩子们会因此而恨他们吗梅琳达回答道:“他们三人现在还小,我现在只能和他们谈谈吃的、穿的东西。将来,他们肯定会得到一些财产,不过我们会等他们长大些再跟他们谈这个。我们相信,如果父母的教育得法,孩子们对待财富的看法不会和我们不同。”

盖茨认为,拥有很多不劳而获的财富,对于一个站在人生起跑点的子女来说并不是件好事,他觉得子女的人生和潜力应和出身的富贵和贫寒无关。比尔·盖茨称,他和妻子耳闻目睹在健康、教育、研究等领域还存在着很多不平等现象,因此,决定将自己的财产用于消除这样的不平等上。他还希望其他有钱人也能够将自己的财产回归社会,用于解决社会上存在的不平等。

到今天为止,盖茨和他的妻子Melinda Gates建立的基金已经将25亿多美元用于全球的健康事业,将14亿多美元用于改善人们的学习条件,其中包括为盖茨图书馆购置计算机设备、为美国和加拿大的低收入社区的公共图书馆提供互联网培训和互联网访问服务。此外将超过2.6亿美元用于西北太平洋地区的社区项目建设,将超过3.8亿美元用在一些特殊项目和每年的礼物发放活动上。

另外,1999年,盖茨还把他所写的两本畅销书的全部收入捐献给了非营利组织以支持利用科技进行教育和技能培训。

除了对计算机和软件的热爱之外,盖茨对生物技术也很有兴趣。他是ICOS公司董事会的一员,这是一家专注于蛋白质基体及小分子疗法的公司。他也是很多其他生物技术公司的投资人。盖茨还成立了Corbis公司,它正在研究开发世界最大的可视信息资源之一——来自于全球公共收藏和私人收藏的艺术及摄影作品综合数字档案。

比尔·盖茨,这个连续11年蝉联“世界首富”的“亿万男孩”,终于因其对财富的独到认识和慈善行为赢得了全世界的尊重。

洛克菲勒在1896年,悄悄离开纽约总部,秘密地搬到了波坎铁柯庄园,他退休了。

57岁,正值壮年时期。他为什么会急流勇退呢有人说他自觉罪孽深重。洛克菲勒成功的背后,确实有不少同行厂商倒闭、破产,饱受他那弱肉强食的垄断之苦。也有人说他患了严重的消化功能紊乱症。在过去40年中,他要钱不要命,以致积劳成疾,不得不退休。到底是因为什么,恐怕谁也说不清了。

洛克菲勒在退休后又活了41年。他退休后几乎将全部的精力放到了发展慈善事业上。从19世纪90年代开始,他每年的捐献都超过100万美元。1913年,设立了“洛克菲勒基金会”,专门负责捐款工作。他捐款总额达5亿美元之多。

在流言的影响下,洛克菲勒经营的标准石油托拉斯也被迫解体,被分解成38家新公司,直到今天,这些公司都还是美国工业的巨擘。

卡内基玩命似的建筑着他的钢铁帝国,却没想到他的亲人陆续离他而去。1889年,在他的助手也丧命于事故之后,卡内基把自己关在了家里。接连几天,他都在思考自己走过的路:从一个小信差、一个贫穷移民的后代,到今天的百万富翁、千万富翁,我手里拿着这么多的财富,到底有什么用,小时候的梦想都得到了,可为什么心里却高兴不起来,现在亲人一个个离去,曾经离弃过的朋友也不会再回来了,我赚钱的目的是什么呢最后,他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富人若不能运用他聚敛财富的才能,在生前将其财富捐献出来为社会谋取福利,那么死了也是不光彩的。”

1990年,他在《财富的福音》一书中宣布:“我不再努力挣更多的财富。”于是,他毅然从他那蓬勃发展的钢铁事业中引退,以4亿美元的价格将卡内基钢铁公司卖给金融大王摩根。然后,他就开始实施他的把财富奉献给社会的伟大计划。

此后直到1919年8月11日卡内基去世的近20年间,卡内基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1901年,即他引退后的第一年,他首先拿出500万美元为炼钢工人设立了救济和养老基金,以向帮助他取得事业成功的员工们表示感谢。接着,为帮助有志上进而家境贫穷的年轻人,在纽约市捐款建立了68座图书馆。这个图书馆建设事业持续了16年,他总共捐资1200万美元,兴办图书馆3500座。

第二年,卡内基在他的第二故乡匹兹堡创办了“卡内基大学”。后来,又在美、英各地捐资创办了各种学校和教育机构。这类用于建造教育设施的捐款,达9000万美元之巨。

在随后的几年中,卡内基又设立了若干项基金。他捐资500万美元,设立“舍己救人者基金”,他捐资3900万美元,设立“大学教授退休基金”,以保障教育家的晚年生活。他还设立了“总统退休基金”和“作家基金”,对美国总统或作家的晚年给予资助。此外,他向11个国家提供了“卡内基名人基金”,并以1000万美元设立“卡内基国际和平财团”,专门资助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的人们。

1911年,年迈的卡内基夫妇由于10年来一直直接参与捐献工作,身心都深感疲惫,因而,卡内基决定再以仅余的1.5亿美元设立了“卡内基公司”,让公司人员代理他们的捐献工作。

卡内基,早于比尔·盖茨100多年就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财富的真谛。而令人欣慰的是,历史总是给人相似的惊喜——美国的世界首富们在生命的旅程中不但创造了财富神话,更是演绎了精彩的人生,描绘了财富的亮色!我根据战略需求购买公司,并且经营他们。

【本文节选自《首富·世界各国首富成名史》,吴晓波,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