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6亿元债今年底前有望全部还清

2021-01-16 10:57:20 红星新闻

在电商洪流的持续冲击下,不断“破圈”的罗永浩涌入直播带货“网红圈”,只是这次,他多了一项艰巨的任务:还债6亿。

就在2020年9月,罗永浩在知名节目《脱口秀大会》中对外回应他两年还债4亿元的事实,还调侃称6亿元债务还完后,会拍一部纪录片,名叫“真还传”。

从耕耘六年的锤子科技,到试图挑战微信的聊天宝,再到红极一时的电子烟,罗永浩似乎总是以失败者的角色收割关注。

“你要说我干啥啥不行,那钱是怎么挣到的呢?”面对网友“干啥啥不行,还钱第一名”的调侃,罗永浩在对话红星新闻时表示,“这种论调我经常看到,一部分是纯粹开玩笑的,我没有往心里去。这句话本身逻辑就前后矛盾。”

两年还债4亿

今年年底有望“无债一身轻”

红星新闻:此前你宣称已还债4个亿,是如何做到的?

罗永浩:不全是直播电商赚的,这4个亿还了将近两年,包括卖掉手机团队和相关知识产权的1.8亿,另外的2亿多,是参与做另一家公司赚的钱和做直播电商赚的钱。直播收入最高的场次,一是去年8月和苏宁合作的专场直播,另外就是刚刚过去的1月10号年货节直播,13小时直播。两次直播成交额都破了2亿。希望2021年能做到日播,这也会加快还债的速度,不出意外的话今年年底之前还清所有债务。

红星新闻:为什么会选择直播带货来还债呢?

罗永浩:因为2019年的事儿不太顺,所以年终岁尾的时候考虑到还款压力,一度想去做纯娱乐节目,比如说去录一些综艺,做一些脱口秀,用这些来还债,但是当时娱乐圈行业也不景气。后来有做电商的朋友给我“洗脑”,讲直播电商是一个很大的机遇。别人可能会觉得,我利用了我的网红身份来赚“快钱”,起初我还抗拒,所以也浪费了一些时间,但是等到朋友接二连三给我发一些有分量的调研报告和商业分析的时候,我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做了这个决策,前后不到三周。对我来讲,本质还是觉得直播是一个很严肃的生意,而且处在机遇风口。

红星新闻:有网友认为你“干啥啥不行,还钱第一名”?

罗永浩:这种论调我经常看到,一部分是纯粹开玩笑的,我没有往心里去。你说要是干啥啥不行,那钱是怎么挣到的?这句话本身逻辑就前后矛盾,做电商直播,我们是认真的。

红星新闻:怎么看别人说你靠网红身份赚钱?

罗永浩:通过做企业最终成为网红的,都是因为他本身的业绩足够出色。但是先成为一个网红,或者是把网红身份当成核心竞争力去创业或者做企业的,成功率极低。就直播电商行业来说,多数我们的同行,都在致力于怎么培养或挖掘一个超级大网红,很多机构不知道这个行业的核心竞争力其实是供应链。大家看到的表象,是我对直播形式和方法上做了很多优化,但是这些在我们的工作里只占了很小一个板块,我们在过去九个月里最主要改进的就是供应链能力,这才是核心。

红星新闻:网友认为你“口条好”,擅于煽动,你也自黑是“首席忽悠官”,这是否是你选择进军直播的原因?

罗永浩:我们并不是靠“忽悠”来卖货的,我们的直播间并没有江湖气很重、地摊感很重的那种吆喝,也没有表演性质的花招,我们很随和,爱开玩笑。我们从平台拿到的数据就显示,我们的粉丝受众人群是以一线为主、白领为主、高学历人群为主,基于这些真实数据,我们的直播室才做了这样的定位。在这个过程里,我也没有对我原来工作上的人设做很多调整,基本上还是一脉相承的。

红星新闻:那你直播的“人设”是怎样?

罗永浩:我们的直播整体氛围是聊天、沟通交流,高高兴兴给大家介绍点儿东西。即使有时候东西递错了,我们也可以开个玩笑,这样的结果反倒让人更舒服,不让人有压力。它并不是说精确彩排、然后分秒不差就会有更好的效果,比如像企业的大型发布会、大型演讲是一定要那样的,但是我们这个类似一些音乐人或者是脱口秀演员,在小俱乐部、小夜总会的演出,他本身可能准备得很充分,但是现场不需要那种分毫不差的精确运作,有的时候出点儿瑕疵,甚至故意出点儿瑕疵,然后现场讲个笑话,化解掉什么整体氛围,其实是更好的。

运转到现在,早就没有了一开始那段时间的匆忙,所有主播包括我,对于直播节奏也掌握得很熟练了。不过到目前,选品全程我都还是参与的,到开播前忙的话有可能不会按最后现场讲的顺序整个彩排过一遍,因为上边要讲的所有信息,在选品过程中其实都是零碎彩排过了,然后到了现场如果有时间还是会尽量地排好幻灯片顺序,但整个完整的像大型演讲一样过一遍、过两遍,就很少发生。

已举报“翻车事件”上游供应商

称王海是“碰瓷”

红星新闻:直播初次试水你有什么感受?

罗永浩:其实当时留给我做直播准备的时间是严重不足的。因为(去年)3月份一直到第一次直播前的一两天还在忙各种各样的商务对接、合作,最后导致第一场留的调研学习、训练时间都是严重不足的,我尝试跟平台商量晚一些上,他们觉得时机不等人,所以是硬头皮上了。我刚开始做直播时候的想法,现在80%、90%都被推翻了。早期我们都是隔周一播,但是我每周谈客户,给他们的建议和收费标准等,全在不停调整,以至于客户们都很崩溃,感觉我们一天一变。

红星新闻:直播带货和你的前几次创业经历有何变化?

罗永浩:我之前说首场直播时间严重不足,在锤科的时候也是,我希望每一场发布会前的两三周,是有充足的时间准备一场高质量的发布会,而不考虑任何其他事情。到最后做发布会前的一两天,可能还要每天都有很多的时间跟市场、产品、研发、公关部门不停地对接各种各样的事情,这是小企业运作一个比较大的事情的时候面临的窘境吧,最后留给发布会的时间是严重不足的。

所以严格意义上我没有天赋异禀,我的发布会是我认为用足了我认为应该准备得特别好的一个充足的时间去准备它,而之前做教育培训机构的时候,因为业务模式简单,所以其实我在教育培训期间做那些大型演讲是有很充足的时间准备的。

红星新闻:怎么看待涉足直播后的几次“翻车”,比如三倍赔付羊毛衫事件?

罗永浩:这是一起涉案金额高达近两百万的恶意欺诈行为,我们和合作方上了上游供应商的当。目前我们正在追究供货商的刑事责任,相关市场监督管理局已经受理立案。与此同时,因为这类案件的处理和执行非常麻烦、旷日持久,所以我们在发现假羊毛衫的第一时间,就安排启动了先行赔付的措施。目前所有买了假羊毛衫的消费者,都已经获得了全额退款加三倍赔付。事后,我们内部也迅速开展了改进工作,尽量杜绝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红星新闻:团队对此是否有所反思?

罗永浩:到目前为止,选品全程我都在参与。

除了前期更严苛的资质审核,在选品和检测流程上,我们针对容易出风险的产品,每次安排10-20名分布在全国1-3线城市的亲友作为买家,在直播时同步购买,收货后寄回交给朋友公司或合作的专业机构,统一做专业检测。避免某些无良合作商,在送样品和实际售卖时做手脚——这在行业里是时不时会发生的。当然,一旦发现类似情况,我们会永不再跟这些商家合作。

红星新闻:但此后你直播间的漱口水又被“职业打假人”王海质疑了。

罗永浩:王海对我们的打假行为是赤裸裸的“碰瓷”,我们已依次做出澄清,请国内代理商出具文件,协调品牌方拍摄工厂视频等。

但是被职业打假人“盯”上一事也是情理之中。因为名气和影响力,我们获益良多,相应地承担更多的义务,被泼脏水也是正常的,某种程度上也可以帮助团队内部重新建立流程,他们就像啄木鸟一样能起到一定作用。不过,如果遇到穷追不舍的人,一旦造成实质性的损失,我们会用商誉罪起诉。

如果对现在工作有帮助

未来不排斥做脱口秀

红星新闻:随着直播越来越火,流量数据造假、产品质量造假等问题确实层出不穷。

罗永浩:直播电商是一个前景远大的新生事物,但目前鱼龙混杂的现象还是挺严重的,因为绝大多数平台的成交总额都是依据下单金额(包含事后退货的在内)来统计,所以有些主播想把数据做好看、泡沫弄大。我觉得小动作和小花招意义不大,因为还有退货率,但这也不利于直播电商行业的健康发展,所以我们希望无论是平台的监管,还是政策的监管,都能尽快高效落实,边发现问题边整治。

红星新闻:但这些问题已经让部分消费者对直播带货产生质疑。

罗永浩:直播销售现在是一个新生事物,又处在风口,所以大家会格外强调它的优势和缺陷,其实它就是零售业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按照目前客观的、现实的商业大环境来说,百分之百地杜绝假货是不可能的。在这个大前提下,我们虽然不敢承诺未来做到百分之百无假货,但我们敢承诺万一出现假货问题时,我们一定是解决得最快、最及时、最有诚意的。

红星新闻:不少主播会用“要卖完了”等话术煽动观众去下订单,类似销售套路你用过吗?

罗永浩:如果我们有的时候会说到一些比如说“再不买就没有了”,“赶紧抢”或者是或者说什么“我们跟厂商联系一下,看能不能补补货”……我们说到这种话的时候,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确实是这样,没有表演;第二种是就是戏谑,开开玩笑,也拿我们的同行开玩笑,但没有恶意和攻击性,就觉得挺好玩的。因为我和朱萧木有的时候故意做出类似这种(表现)的时候,你能看到留言评论显示,用户现场是知道我们在干嘛,所以大家笑得很开心,没有认为我们是用一些拙劣的花招去骗他们买更多东西。

红星新闻:去年下半年你参加脱口秀后反响热烈,有没有想过不做直播去做脱口秀?

罗永浩:脱口秀一直都很适合我,这是不以我个人意愿为转移的一个公认的事情,我挺喜欢脱口秀的,所有能给别人带去快乐的东西或多或少都会让我有满足感。

原则上,我是不考虑单纯做脱口秀,因为放到六、七十岁的时候也可以做。但是如果做这个对我正在从事的事业有帮助,我有可能投入更多精力。今年我可能还会去做一些综艺节目,甚至是去做一些脱口秀,但这一定是因为对我现在所做的工作有帮助。

红星新闻记者 罗丹妮

编辑 李彬彬

(原标题:对话罗永浩 你要说我“干啥啥不行”,那钱是怎么挣到的?)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