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平:警方45小时破获一起故意杀人案

2021-11-28 16:32:42

15日上午9:40急救中心

“眼睑有溢血点,颈部有疑似扼痕,手指青紫,有窒息症象……极有可能是起命案。”在医院急救中心,何法医正在聚精会神的做体表检验。
“有必要进一步确认,需要检验。”何法医起身对刑侦大队的李警官说。
李警官回头看了看身后死者的家属和亲戚,朝他们走过去。
“怎么可能被害呢?我姑娘身上看见正正常常的,没伤没血的。肯定是突然得了什么不好的病走了!”
“她刚走,又要在身上动刀子,犯忌讳又遭罪。我们不同意做体表检验!”
一大家子人悲痛欲绝,他们不相信是他杀,就是突发疾病身亡。
15日上午10:10青岛

小王家住青岛,三个月前在网上谈了一个女朋友,三个月来“一网情深”,每天电话语音聊天互相关心、嘘寒问暖。他和女友14日晚上9时开始语音聊天,聊到互相睡着了都没有挂电话,15日凌晨4时小王醒来在电话里叫了对方两声没反应,小王才挂了电话又睡着了。

上午10点10分,小王接到高平警方电话,电话里说女朋友死亡,需要询问小王一些情况,犹如晴天霹雳,电话里沉默片刻终于开口:“我现在从青岛出发去高平,想见她最后一面。”

三个月,1000公里,小王和女友将要有生命里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见面就是生离死别。万物凋零,列车上的小王看着窗外几度哽咽。

15日上午11:00南李村魏某家

死者魏某是一名24岁的未婚女青年,魏某家位于南李村村中央,独家庭院房,平日里其父在外打工很少回家,家中只有魏某和母亲申某居住。

据其母亲申某讲述,14日晚8时左右,女儿魏某下班回家吃饭,饭后9时许魏某上二楼睡觉,申某则去把大门上锁打保险,然后到一楼卧室睡觉。次日8时,申某叫魏某起床,发现女儿躺在床上毫无反应,被子整齐的盖在身上,怎么也叫不醒。申某便赶紧打电话给村医和亲戚,村医来了以后当场进行了心肺复苏,见没有反应又打120急救送到了医院,医生做完心电图当场宣布死亡。

在魏某家,家属依旧不同意尸检,相信没人会害女儿。

“生命至上,我们不能让死者蒙受冤屈,我们要先入手,把魏某的死亡当成命案来查,不能错过破案黄金时间。”刑侦大队大队长袁新荣说。

高平公安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工作,一组做家属思想工作进行尸检,一组从魏某死亡现场展开侦查,另一组从魏某家庭社会关系着手调查。

通过对魏某死亡现场进行勘察,院墙无翻进翻出痕迹,现场属于相对封闭空间。室内物品摆放整齐,无翻动痕迹,不像是图财害命。

15日下午5:20刑侦大队
“魏某在村上与人来往不多,和村民没有什么矛盾。”
“魏某工作努力,和同事关系融洽,外围调查没有什么有价值线索。”
办案民警一头雾水,如果是命案不外乎情杀、仇杀、图财、图色害命。但在这个相对封闭的庭院内,没有打斗、翻动痕迹,没有物品钱财被盗,魏某也没有什么仇人。
综合调查情况,基本排除了情杀、仇杀、图财害命。难道会是图色害命?
凶手是谁?怎么进入现场的?是有所预谋?大家陷入深思。
良久,李警官起身分析:“封闭的空间我们进不去,但是在里面可以出来,有没有这样的可能?死者母亲关门的时候家里面就不仅只有她们两个人?”
“今天早上第一个到死者家里的人是谁?”民警小赵激动的问了一句,立马开始查看询问笔录。“赶紧核实一下村医!”
据村医讲:“我早上到她们家的时候,门把手一扭就开了,里面没有打保险。”
16日上午11:50南李村魏某家

莫非真有第三个人?他会是谁呢?他在哪里藏身呢?民警再次对现场进行仔细勘察,但是现场好像被人清理过一样,干净的让人匪夷所思,就连门把手都是一尘不染。

经过大量工作,16日早上,死者家属终于同意尸检。

16日中午,何法医传来消息,死者舌骨骨折,窒息性死亡,系他杀。

案件性质确定以后,专案组民警丝毫不敢松懈,案发现场属于乡村,周边监控缺乏,案发时段街道路边几乎没有人员出现,给案件侦破带来不小难度。

综合分析以后,专案组决定以图色害命为主侦方向,采用传统侦查方式和现代侦查手段相结合,划定侦查范围,确定侦查重点,以案发地为中心,向四周辐射摸排,将重点年龄段人员、有前科人员、未婚男性作为重点排查对象,逐一摸底调查。经过连续作战,李某进入了民警视线。

17日早上7:10南李村李某家

通过调查其活动轨迹、社会交往,李某的嫌疑一步步上升。抓捕!专案组当机立断。早上7时10分许,民警对李某家进行突袭。

“警察,别动!你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李某神色慌张,一言不发,一下瘫软在地上。

民警将其押解到警车上后,李某慢慢恢复平静:“知道,我杀人了……”

李某对自己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14日下午5:00南李村

32岁的李某无固定职业,至今未婚。在村上和魏某家住邻居。14日中午和几个朋友在一起喝酒,酒桌上还说:“谁给咱找个女的,咱也谈个对象。”

下午5时左右,李某和朋友散场后途径魏某家门口,借着酒劲径直推门进入院内,在无人居住的东屋内进行隐藏,直至母女熟睡,15日凌晨时分,脱鞋小心翼翼从一楼步行至二楼预谋不轨,不料惊醒魏某。

“谁啊?干什么?”

“我是……”

话音未落,惊慌失措的李某便推门进去扑在魏某身上,隔着被子紧压魏某,双手扼住脖子,直至魏某一动不动。

杀死魏某以后,李某给魏某盖好被子,整理好床铺,清理现场以后从大门离开回家。

其实,在民警对魏某家进行勘察之际,李某甚至就和村上群众在一起进行围观。

“机关算尽太聪明”,被抓获的李某说:“我想过逃跑,没有想到你们来的这么快,你们再晚来一步我可能就跑了。”

24日上午9:00高平市看守所
24

“一命抵一命,判我死刑吧……”

“一命换不来一命,换不来两个幸福的家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希望你端正态度,对自己的犯罪行为如实供述。”

来源:高平公安 助编:苏姗

(责任编辑:刘静_00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