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T"创始人"代理诈骗被判7年 400多万"羊毛"现要真金白银还回去

2022-01-26 18:20:04 网易娱乐专稿
0人跟贴

网易娱乐专稿1月26日报道 去年有一则新闻,“两人利用抵用券漏洞获利770万”,当时引发“羊毛党”的一阵恐慌。

随后有媒体报道,此案涉及的购物平台正是张庭夫妇的TST“庭秘密”商城,两人均是TST“创始人”级别的代理。

近日,网易娱乐独家获悉,两人中男子朱某因合同诈骗罪被判7年,罚金50万。另一名女子当时尚处在哺乳期,暂时被取保候审。

网易娱乐联系了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法务部门,目前没有得到回音。

据了解,朱某为了取得达尔威公司的谅解,已退赔给对方100万,还签订了350万的赔偿协议,分八年付清。达尔威公司称朱某用了400多万的优惠券。这就相当于,当初朱某“薅”的优惠券,现在要真金白银还回去。

TST代理被判7年罚50万

网易娱乐获取的一审判决书显示:被告人朱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朱某应退赔被害单位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的剩余经济损失。

从判决书了解到,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检察院指控朱某于2020年11月,在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旗下购物软件平台“庭秘密”购买商品时发现,该软件与支付宝在结算时存在漏洞,在“庭秘密”平台取消订单后仍可在支付宝内支付相应货款使交易成功,而原本被消耗的“庭秘密”平台现金券则因订单取消而自动返还至个人账户。

被告人朱某发现上述系统漏洞后至2021年1月,利用其掌握的多个账号和总额人民币20980元现金券在“庭秘密”平台恶意下单1123次重复抵扣货款,实际支付91万余元,骗取达尔威公司价值565万余元的商品。

据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朱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利用平台漏洞以较低对价骗取对方当事人价值较高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

律师称565万化妆品实际只值70万

朱某的两名辩护人杨立阳律师和张福峰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有异议。他们坚持为朱某做无罪辩护。

他们一致认为,朱某的行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他没有隐瞒真相,本人身份在公司有备案,没有躲避隐匿,事发后积极与公司法务讨论解决纠纷,对于现金券的取得也是通过公开方式获取。根据刑法的谦抑性原则,本案属于经济纠纷,不应作为犯罪处理。

张福峰还提到,法律规定了构成合同诈骗罪的五种情形,结合司法解释和其他文件的规定,都没有将使用现金券规定为合同诈骗的范畴,所以法院对于兜底条款的适用要慎重。

在涉案金额上,两名辩护人也持有异议。首先,检方指控的犯罪金额认定依据来源于达尔威公司,不符合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的电子证据提取程序规定。

其次,朱某辩护人认为,涉案金额是根据市场零售价认定的。但是根据上海达尔威的营销模式,其商品有多种计价模式,被告人作为该公司的代理享受各种返利、补贴。按照当时的促销力度,他们作为“创始人”级别的代理商,将享受公司42% 的最高返利折扣。所以按照市场零售价定涉案金额并不准确。

此外,朱某辩护人认为,朱某购买的产品根本不值565万,实际价值约为70万元,而朱某已支付90多万元,因此上海达尔威并没有实际损失。

有TST代理出面表示,庭秘密商城经常发放各种优惠券,促进销量和销售额,通过取消订单待促销优惠券返还后再去支付宝支付的漏洞,很多代理都知道,大家经常通过这种方式下单。

杨立阳律师说,这个行为有“钓鱼”之嫌,不排除是达尔威公司故意设立的漏洞。

律师的辩护意见中还提到,上海达尔威已因涉嫌传销被立案处理,被告人与该公司系传销组织内部的关系,公司的财产属传销财产,不应受法律保护。

法院称TST是否涉传目前无定论

在控辩双方持有异议的情况下, 青浦区人民法院最终认定,朱某与上海达尔威公司存在“合同法律关系”,朱某利用漏洞,享受了不该享受的优惠价格,侵害了上海达尔威的财产权利,扰乱了市场经济秩序。

对上海达尔威涉嫌传销一事,法院认为,仅有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受理通知书等,并无调查结论及相关行政机关或司法机关法律文书佐证,不能因此认定上海达尔威公司涉嫌行政违法或犯罪,也不能认定其财产权利不具有合法性质。

有知情人向网易娱乐透露该案的前因。据称,朱某和李某均到上海庭秘密总部协商此事,张庭一方要求两人以市场原价补齐货款。

朱某和李某都没有同意。他们想申请解冻账号核实金额,按照公司返利后支付相应金额。

在这个情况下,张庭夫妇报警。青浦区警方很快对二人采取了强制措施。但是,据了解,因为李某当时正处在哺乳期,涉案金额比朱某小,所以暂时被取保候审。

此外,为了取得张庭夫妇谅解,朱某已经退赔上海达尔威100万元。朱某处被扣押的3453件货物已经发还给该公司,在此基础上,朱某家属还签订了350万元的赔偿协议,分八年付清。据知情人透露,“朱某孩子刚上小学,父母年事已高,天天以泪洗面。”

目前,朱某已向上级法院提起上诉,开庭时间尚未确定,现在仍被羁押中。

另一名河北的TST代理媛媛当时得知有两名代理被抓以后,不满于张庭夫妇的行事风格,于是她退出了TST,向监管部门举报了这家公司。

(应采访者要求,媛媛为化名)

文|张晶

(责任编辑:陈少杰_b695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