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字仇杀队》,不忍再看

2021-04-15 00:37:55 虹膜

作者:罗杰·伊伯特

译者:易二三

校对:Issac

来源:rogerebert.com

(2006年3月16日)

现在是2020年。一种病毒在全世界肆虐,大多数美国人都死了,英国被一个法西斯独裁者统治,他承诺安全,但没有承诺自由。有一个人反对他,这个人名叫V,他像幽灵一样在伦敦穿梭,警察所做出的努力都是无用的。他戴着盖伊·福克斯的面具——盖伊·福克斯曾在1605年试图炸毁国会大厦。

11月5日已被定为盖伊·福克斯之夜(Guy Fawkes Night,译者注:也常常称作篝火之夜),几个世纪以来,英国的学生们都会在这一天点燃篝火焚烧福克斯的假人像。而在2020年的这天晚上,V从警察手中救出了年轻的电视台记者艾薇,并让她跟着自己,让她目睹了炸毁老贝利街的场景。

《V字仇杀队》(2005)

影片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徐徐展现了V的壮举,直到他发誓要对独裁政权进行毁灭性打击的那个晚上。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极权国家,对公民实行铁腕控制,却被一个似乎刀枪不入的独行侠羞辱。政府试图阻止群众了解V的行为——例如,为老贝利街的摧毁编造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是V占领了国家电视台,声称对该行为负责。

这个故事最初是由艾伦·摩尔创作的漫画小说,并于1982年、1983年陆续出版。然而,考虑到政权的更迭,主角的形象也完全不同了。他是恐怖分子还是自由斗士?统治英国的是一个叫苏特勒的人,他通过墙面大小的电视屏幕对他的下属发号施令,似乎是「老大哥」的化身。

而苏特勒是由约翰·赫特扮演的——他在《一九八四》(1984)中扮演了温斯顿·史密斯。(V看起来更像开膛手杰克,因为他能够大胆地进出警方认为尽在掌控的区域。这种相似性很容易在摩尔的作品中体现出来,他的漫画小说《来自地狱》就是关于开膛手杰克的,艾尔伯特·休斯和艾伦·休斯两兄弟在2001年把它搬上了大银幕。

《一九八四》(1984)

《V字仇杀队》由安迪·沃卓斯基(译者注:2016年,安迪·沃卓斯基也公开自己选择变性为女性,并改名莉莉·沃卓斯基)和拉娜·沃卓斯基担任联合编剧和监制,她们的《黑客帝国》也讲述了反抗矩阵的叛军的故事。

《黑客帝国》(1999)

这部电影更有文学性,较少被特效所主导(尽管也有很多),而且充满了更有趣的想法,因为我们无法确定其中的信息。这部电影是关于2006年的寓言、警世故事还是纯粹的幻想?它可以用多种方式来解读,毫无疑问,我将从无穷无尽的电子邮件中不断刷新认知。

V这个角色以及他与艾薇(娜塔莉·波特曼饰)之间的关系,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歌剧魅影》。V和魅影都戴着面具,在地下空间自如地穿梭,通过他们的想象力控制其他人,并有一段固定的配乐。

《歌剧魅影》(2004)

一个很重要的区别是,V的面部伪装不会变化(不像蝙蝠侠中的反派),而是一个总是带着相同微笑表情的面具。雨果·维文用他的声音和肢体语言创造了这个角色,但我想起了我在看《托马斯和朋友》时的困惑:如果一个东西说话了,它的嘴唇就应该动起来。

不过,波特曼饰演的艾薇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有足够的表演空间,她从一个尽职尽责的公民转变为V的同情者,影片中还充满了才华横溢的性格演员。

除了饰演邪恶的独裁者的赫特之外,我们看到斯蒂芬·雷和鲁伯特·格雷夫斯扮演的警察被派去搜查V。蒂姆·皮戈特·史密斯扮演独裁者的爪牙。这些人存在于看似安全的场景中,直到V像旋风一样横扫而来,使用武术、巧妙的武器和各种惊喜的元素。为什么面具没有限制他的周边视觉是一个问题,我这里就不多讨论了。

这部电影里有很多想法。最突出的是V的信念:「人民不该害怕政府,政府应该畏惧人民的力量。」我不确定V是否正确;当然,在理想状态下,政府和人民应该幸福地共存。任何一个方向的恐惧都会导致暴力。但是V要推翻一个极权主义国家,而且只有一年的时间,我们看着他即兴发动了一场革命。他几乎得不到支持,但斯蒂芬·弗莱饰演的电视主持人因批评政府而置自己于险境。

大多数的动作惊悚片都是根据漫画小说改编的,观众得到的是升级版的视听盛宴。《V字仇杀队》由詹姆斯·麦克特格执导,几乎一直有一些相当有趣的事情发生,邀请我们解读人物和情节,并将信息应用到任意的地方。有些时候你会觉得配乐应该是性手枪乐队的《英国的无政府状态》(Anarchy in the UK)。影片以暴力的一幕结束,让我这个热爱伦敦的人非常不开心;当然,V的敌人是人类,而不是建筑。

艾伦·摩尔与这部电影划清了界限,而且他还将自己的名字从改编自他的漫画小说的两部电影《来自地狱》和《天降奇兵》中删除了。与其说他对电影不满,不如说他对涉及使用他作品的交易不满。

我没有读过原著,不知道改动了什么部分,或者有哪些部分不见了,但我在《V字仇杀队》中发现了一种大胆的思想混乱,而且人们享受着疯狂无序。尝试一个既中肯又易于理解的关于恐怖主义和极权主义的寓言故事,或许是不可能的,或许是危险的,也或许不会有好票房。

他不是香港最大巨星,但可称演技第一人

《我的姐姐》不敢讲的,才是社会的最大症结

因为他,有些画面和旋律便永生在一起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