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德罗·卡斯蒂略 视觉中国 资料图

12月7日,秘鲁国会召开全体紧急会议投票通过对秘鲁总统佩德罗·卡斯蒂略的弹劾动议,解除卡斯蒂略的总统职务,由副总统博鲁阿尔特接任临时总统。当天早些时候,卡斯蒂略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解散国会、废除宪法,并建立特殊紧急政府。7日下午,卡斯蒂略在驱车前往墨西哥驻利马大使馆途中被秘鲁司法机关以“叛乱”及“阴谋”的罪名逮捕。

戏剧化的一天:解散国会未遂反被弹劾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12月7日早间,就在国会即将按照原定的弹劾审判程序开始辩论是否以“道德无能(moral incapacity)”为由弹劾卡斯蒂略的几小时前,卡斯蒂略发表了紧急电视讲话,宣布暂时解散国会,并“建立特殊紧急政府”。此外,他还号召在最短时间内举行新一届国会选举,在9个月内制定新宪法,并下令重组整个司法体系,包括更换国家司法委员会和宪法法院的所有成员。

佩德罗·卡斯蒂略 资料图

但是,卡斯蒂略的这场被反对派斥责为“政变”的紧急行动最终以失败告终,因为军队、警察,甚至是卡斯蒂略的内阁和本党国会议员都拒绝支持他。拉丁美洲政治研究学者威尔·弗尔曼(Will Freeman)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卡斯蒂略的紧急行动属于自我政变,即当权者通过解散立法机构、废止原宪法等非法手段将立宪政体转变为独裁政体。“这次行动在总统府墙外几乎没有获得任何支持。卡斯蒂略的目的是避免被国会弹劾或遭到腐败指控,但最终反而加速了这一局面的到来。”

电视讲话发表后,卡斯蒂略内阁的总理以及另外九位部长迅速宣布辞职以示抗议。秘鲁武装司令部与国家警察联合司令部也在当日发表的联合声明中表明了立场:“总统只有在对一个政府进行两次不信任投票后才能解散国会,其他任何方式都‘违反了宪法’”。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国际危机组织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项目副主任雷娜塔·塞古拉(Renata Segura)认为,在此次弹劾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的正是军队和警察。威尔·弗尔曼解释称,秘鲁旷日持久的府院之争使得最终决定权落在了军队手中。所幸的是,秘鲁军队并无意干政。

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美国驻秘鲁大使丽莎·肯纳(Lisa Kenna)表达了对卡斯蒂略试图解散国会行为的谴责。她在社交平台推特发帖表示,美国坚决反对卡斯蒂略总统为阻止国会履行其职责而采取的任何违反宪法的行为。阿根廷、巴西等多个南美国家也纷纷对这一违反宪法的行为表示谴责。

事态很快迎来转折。在卡斯蒂略尝试解散国会后不久,秘鲁国会召开紧急会议,以压倒性的表决结果通过总统弹劾动议,会议指出,卡斯蒂略“违宪解散国会、篡夺公共权力”,因“永久性的道德缺失”被弹劾解职。

根据秘鲁宪法规定,当总统不能履行职责时,应由副总统接任。当地时间12月7日下午,秘鲁副总统迪娜·博鲁阿尔特在国会全体会议上宣誓就任新总统,接替当天被国会罢免的前总统卡斯蒂略,直到后者的原定任期于2026年7月结束。秘鲁也因此迎来了历史上首位女性总统。

12月7日,秘鲁副总统迪娜·博卢阿特在国会宣誓就任总统,接替当天被国会弹劾解职的卡斯蒂略。(新华社/美联社)

在国会议员的一片欢呼声中,博鲁阿尔特表示,她的首要任务是解决政府腐败问题。她呼吁通过政治休战来克服危机,并表示将组建一个包含所有政治派别的新内阁。此前,她曾在推特发帖称,卡斯蒂略解散国会的举措是“未遂政变”,“恶化了本应通过法制渠道解决的秘鲁政治体制危机”。

据当地媒体报道,7日14时许,卡斯蒂略在同家人乘车前往墨西哥驻利马大使馆途中被秘鲁司法机关以“叛乱”及“阴谋”的罪名逮捕。卡斯蒂略当天离开总统府不久即被警方控制在首都利马的一处地点。秘鲁司法特派员12月8日表示,他们已致函秘鲁总检察长帕特里夏·贝纳维德斯 (Patricia Benavides),“就未遂政变对总统佩德罗·卡斯蒂略提起诉讼”。

巴西、智利、墨西哥和哥伦比亚的外交部都发表了声明,表达了对秘鲁政治情势的关切。墨西哥外交部长马塞洛·埃布拉德(Marcelo Ebrard)在电台采访中表示,如果卡斯蒂略提出要求,墨西哥政府将对给予他政治庇护持开放态度。

动荡不安的秘鲁政局:腐败指控与政党博弈

近几十年来,秘鲁的政局动荡不安,充斥着腐败与斗争。路透社报道称,2016至2021年的6年间,秘鲁诞生了5位总统,其中4位都曾被指控参与腐败活动,从而遭到国会弹劾或迫于国会压力主动辞职。

CNN报道称,2021年7月,卡斯蒂略在大选中以微弱优势当选总统,教师及工会领袖出身的他获得了广大农村地区选民的支持,并被予以再度掀起拉丁美洲左翼领导人“粉色浪潮”的厚望。在竞选纲领中,卡斯蒂略承诺修改宪法,并通过赋予各州对市场和自然资源更大控制权来完善财富再分配。但在秘鲁通货膨胀加剧、卡斯蒂略本人缺乏政治经验以及政党博弈复杂的局面下,卡斯蒂略在履行竞选承诺方面进展有限。

遭国会免职的秘鲁总统佩德罗·卡斯蒂略 资料图

上任一年多以来,卡斯蒂略及其家人曾多次被指控腐败和权钱交易,已经接受了数月的调查。卡斯蒂略所在政党自由秘鲁党在国会130个席位中仅占37个,自上任以来,他已两次遭到来自反对派的弹劾,但在中间派和中左派政党的支持下暂时度过了执政危机。

路透社称,本轮斗争始于10月,当时秘鲁总检察长帕特里夏·贝纳维德斯(Patricia Benavides)依据《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对卡斯蒂略提起宪法申诉,指控他率领“犯罪网络”从国家合同中非法牟利且阻碍调查。卡斯蒂略一再否认所有指控,并坚称此次申诉是政治对手施加的“政治迫害”。时任副总统的博鲁阿尔特也曾遭到国会的宪法调查,但该调查于12月5日被驳回。

就职以来,卡斯蒂略政府一直深陷混乱状态。法新社称,卡斯蒂略自2021年7月上台以来,已4次改组内阁,任命过50多位部长,更迭最频繁的部门包括内政部、农业发展部、能源矿业部等,涉及国家经济发展的多个关键部门和领域。内阁成员频繁变动不利于政府制定连续性的政策,秘鲁政府基本上处于瘫痪状态。

《金融时报》报道称,卡斯蒂略今年任命的第三任财政部长库尔特·布伦尼奥(Kurt Burneo)是7日发起辞职抗议的内阁部长之一。他11月曾坦言,政治机制失调导致秘鲁的商业环境恶化。秘鲁曾是拉丁美洲最强劲的经济体之一,也是世界第二大铜生产国。但2022年10月,信用评级机构惠誉将秘鲁的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为负面。

11月23日,美洲国家组织理事会高级别工作组访问秘鲁后发表报告称,秘鲁的“政治分裂”使民主体制面临风险,并建议“休战”,同时“达成最低限度的共识,以维持治理能力”。

CNN分析称,博鲁阿尔特的上台并不一定能缓解秘鲁政坛僵局,因为她需要获得跨党派的支持才能有效执政。

新总统上任有望稳定秘鲁市场

12月7日的政局动荡也对秘鲁的金融市场产生了影响。根据彭博新闻社消息,在卡斯蒂略宣布解散国会后,秘鲁索尔兑美元汇率暴跌1.7%,交易价格为1美元兑3.9128索尔,创下去年7月以来的最大盘中跌幅。秘鲁的基准股指下跌2.4%,至一个多月以来的最低点。但随着当日下午政治局势逆转,汇率走势也随之扭转,接近今年6月以来的最高水平。此外,基准股指减少损失,美元债券在当天收盘时也有所走高。

对此,洛杉矶Doubleline集团的投资组合经理瓦莱丽·何(Valerie Ho)分析称:“博鲁阿尔特并不被认为是一位‘市场友好型’总统,但投资者普遍认为,不管怎样新总统都会比卡斯蒂略好。”她还表示,博鲁阿尔特的内阁任命将是市场的重要指标。

拉丁美洲经济学家菲利普·赫南德兹(Felipe Hernandez)认为,从长期来看,博鲁阿尔特的上台并不能保证秘鲁的经济将从此恢复稳定,因为“这不会消除秘鲁政治体制弱点导致的政局不稳定,也不会显著地改变秘鲁的经济前景。”

“如果任命了合理的(内阁)成员,政治前景很可能会比过去16个月稳定得多,”丰业银行经济学家吉约姆·阿尔贝(Guillermo Arbe)在一份报告中写道,“我们还将密切关注谁将担任财政部及矿务部部长。如果一切顺利,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消除对商业信心造成重大损害的政治动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