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疾控的专家,互联网是有记忆的,这一会儿是死亡率是流感的7~8倍,一会儿奥密克戎的危害性已经大大降低,说话的时候应该没有喝酒吧?

我记得是哪个大V好像说过,中国没有公共知识分子,这位梁先生据说是清华的教授,仅仅是2个月的时间,就说着前后相反的自相矛盾的话,老弱病残孕们瑟瑟发抖呀!

科学家还是要有点科学的精神操守,不能跟着风说车轱辘话,无论放开与不放开,奥密克戎究竟有多大的毒力和致病性,他就是有多大的毒力和致病性!

除非它现在发生了明确的变异,那就把变异株的变异特性明确讲出来,因为奥密克戎可不会讲zz。

中国需要更多的敢讲真话,有科学态度的专家,希望以后不要再有这样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