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三年,相信很多人都憋着一口气,也有很多人倒在了黎明前的黑暗里。

而现在,松动的风气一吹,已经有城市开始抢跑,已经有人开始抢跑!

近期,浙江传来消息,省商务厅等相关部门将组织超10000家企业赴境外参加经贸活动。

省级领导带队,包机、拼机、组团去抢单!首期就是8天的欧洲行。

千封邮件不如一次见面,飞机能等订单不能等。

就在不少城市还在观望,还在踌躇的时候,浙江已经准备起飞了!

为了打消企业家的顾虑,浙江政府部门亲自带头保障,合力抢订单,这种现象在别的地方是看不到的。

为什么浙江敢?为什么浙江那么急?

很多人都知道,浙江人做生意是一把好手。

但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做生意?

其实,是被“逼”出来的。

浙江虽然毗邻大海,但地形上却以山地居多,很少有平原,有“八山一水一分田”的说法。

在古代,种田才是主要的经济来源。

浙江人多田少怎么办?只能走出去!要么好好读书,要么迫于生活的压力走南闯北。

早期的浙商,就是靠弹棉花、剪头发等技能去全国各地做买卖。

而且浙江水路运输发达,有内河也靠海,河运海运均很方便,这给经商带来很多便利。

地理决定文化,文化又相互影响。

很多浙江孩子被从小灌输长大后的目标就是做生意赚钱,能力大的做大生意,能力差的做小生意。

1843年11月,上海开埠。

在不少国人正忌惮洋鬼子的时候,浙江湖州刘记丝行的老板刘镛首先走进上海,他自学外语,直接与外国买办做起交易。

1876年前后,湖州商人达到鼎盛时期。

当时有一句流行语,“四象八牛七十二金狗”——财富超过100万两银子的是象,50万到100万两的是牛,30万到50万两的是狗。

短短几十年,浙江商帮的财富就呈现了百倍千倍级增长。

到了民国时期,宁波商人也抓住了商机,从传统的沙船业、钱庄业,转向轮船业、银行业。

他们互相抱团,互相取暖,把店铺开遍了上海。

当时有个说法是:宁波人一罢工,能让整个上海瘫痪。

有一次,法国人占了宁波同乡会的墓地,宁波的商业精英们就号召罢工罢市,搞得法国租界灰头土脸,不得不让步。

到了改革开放时期,浙商也一直是当仁不让的“中国第一商帮”,势头强劲。

尤其是在炒房时期,温州炒房团的故事令人“闻风丧胆”。

每次世界杯竞猜或者外国总统大选的时候,“义乌指数”也会登上热搜。

互联网时代,那个曾经叱咤商海的马先生,更是高呼: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浙江人对做生意的渴望,可能真的成为了一种精神。

早在疫情期间,浙江的商务部门就已经悄悄带队出国了。

因为目睹本省中小企业的困难,年初的时候,浙江就率先提出“探索开通定期包机航班”等举措,为商务人员的国际交流提供了便利与保障。

浙江累计组织了1400多家外贸企业参加境内外专业性展会52个,开通出入境商务定期航线32条,每周固定41班次。

企业家出得去,谈得好,回得来,这就有力保障了订单不被越南、印度等国家抢走。

在别人都在想分蛋糕的时候,浙江的思路总是要做大蛋糕。

在别人还不敢出家门的时候,浙江就已经走出了国门。

在别人还在提倡不返乡的时候,浙江就照顾到了最多的老乡。

如今,浙江再次放开脚步,直接把规模扩大到了一万多家企业,并亲自带队出海,这样的进取和格局,令人敬佩。

这样的担当和责任,令人尊敬。

当年改革开放,深圳的抢跑让整个南中国焕然一新。

今天浙江的抢跑,也势必会让各大城市迎来经济上的洗牌。

起风了,希望能有更多的地方拿出浙江一样的闯劲,抢得商机,就是抢得发展,就是抢得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