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泽连斯基发表了谈话,他说,从西方伙伴那里接收到了这个一个信号,这个信号是一个和谈信号。说俄罗斯提出来要和我们和谈,这是俄罗斯主动通过西方给泽连斯基传递的信号,这是他主动要求和谈了。

那么我认为,他这个主动是有诚意的,战争打到这个程度,他希望谈判了,不希望再打下去,再打下去对他实在是不利。我们可以说他只是一个善意的建议,或者说他善意提出了和谈的建议。普京战争的目的或者是发动特别军事行动的目的是去军事化,是去乌克兰的军事化,结果乌克兰的武器越打越多,包括俄罗斯的武器都送到了乌克兰这里来了。那俄罗斯反而被去军事化了,很多部队都被打的差不多了,武器也被打的差不多了。

总之,在这种情况下,他提出和谈的要求,我觉得这是非常正常的。除了和谈两个字以外,他还说了,我们可以谈判,但是我们的底线就是不能放弃克里米亚,就是实际上,我可以退到2月24号之前的边界。西方也跟泽连斯基说了说,你能谈就谈吧,我们不希望打核战争,也不希望有核战争的风险,来威胁全世界,这个是不行的,所以西方也在劝和。但是西方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就是俄罗斯要谈判,你直接和泽连斯基谈,和乌克兰谈,你不能越过乌克兰来和我们谈,我们可以参加,但谈判一定要有泽连斯基,要有乌克兰的人来参加。

西方也提出了一个想法,说干脆你如果能同意把克里米亚归联合国来管理,然后你撤回去,这相对来说,就是和乌克兰的想法是比较一致的,那肯定普京是不会接受的。目前我们看到普京的部队从赫尔中撤军后,国内那些反普京的人,或者说那些要支持普京打仗的人,要反对他撤退的人,就会给普京很大的压力,包括普京的大脑杜金就说,甚至引用了一个地缘政治学家一本书里的一个故事,说国王有无限的权利,你求雨又求不到的时候,在这个国家干旱的时候,你要给大家来求雨,结果没求到,那就应该把你杀死。

杜金的话说的很死,俄罗斯境内很多人也在指责普京,这样的话,普京提出谈判也非常谨慎,他也不可能做太大的让步,所以西方也感觉这个事,想调和都很难调和,那么泽连斯基这方面是绝对不会退让的。

在这种情况下,就以现有的边境来谈判,是绝对不可能的,你一定要退出,至少退出二月二十四号之前的边境,然后要想谈判,我们的条件就是退到上个世纪90年代我们的边境。根据这个情况来看,这个和谈虽然风声很紧,但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双方的条件相差太大,相去甚远,那就只有在战场上来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