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我们常说,要“好好活着”,因为“好好活着”很难。但实际上,“想做点事”更难。

谨以微小的此文,向那位为人民做了很多很多事,却谦虚的说自己只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的人致敬! 长者同志,永垂不朽!

他今天走了,很多人都在纪念他。

有人说他会用英语演讲,我觉得还好,因为很多人都可以。

有人说他会八国语言,可以跟布什讲英语,与普京讲俄语,与小泉讲日语,游刃有余。

我觉得也还好,我有朋友也可以。

有人说你太吹毛求疵,他可以用俄语吟诵普希金著名诗篇《致凯恩》,可以用罗马尼亚语即兴背诵著名诗人埃米内斯库《你为什么还不来?》,可以用德语即兴朗诵歌德的诗歌《中德四季晨昏杂咏》段落,还可以用西班牙语演唱《鸽子》,还有……等等等等,难道还不够酷?

我觉得,还好,毕竟单纯的“语言大师”的身份还不足以概括他,形容他,纪念他。

要我说,他00年与美国的华莱士英语访谈场景,才叫酷,历时四小时88回合的谈笑风生,不知道比上面那些案例高到哪里去了。

还有他那一句恰如其分的粤语“吼啊”,才叫酷,这是语言艺术的神来之笔,是双商极高的体现。

有人说,他很懂音乐,可以用钢琴弹奏《黄水谣》《红河谷》,还可以即兴弹起罗马尼亚的古曲《妈妈昨夜把家还》。

我觉得还好,毕竟我女朋友也可以。

有人说,他会拉二胡,98年克林顿访华时,他就曾兴致盎然地从演员手里拿过二胡,即兴拉了一曲美国民歌《稻草里的火鸡》。

我觉得也还好,我另外一个女朋友也可以。

还有人说,他还会吹笛子,可以演奏名曲《梅花三弄》,会吹箫,还会演奏小提琴、管风琴、木琴,可以面对帕瓦罗蒂,用意大利语合唱《我的太阳》。

但是我觉得吧,真的只能说还行,我还有一个音乐人女朋友就是多面手。

至于他可以唱京剧《捉放曹》、《钓金龟》,这个更容易,是票友都行。

我觉得都挺好,但“音乐达人”的身份还不足以概括他,形容他,纪念他。

要我说,最令我难忘的,是他作为领导人,依旧可以奋力挥舞着手臂,指挥大家一起合唱《毕业歌》、高唱《歌唱祖国》的样子,那时候的他热烈、纯粹,天真的像一个孩子,还是那个燃烧热血的共产主义战士。

在那一刻,他好酷,我好喜欢。

江泽民同志指挥合唱《毕业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江泽民同志指挥合唱《毕业歌》

1993年江泽民在回国的飞机上高唱《歌唱祖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1993年江泽民在回国的飞机上高唱《歌唱祖国》

还有人说,他曾经神预测过2020年的“14纳米”的电子技术发展水平,告诫我们“核心技术是买不到的,必须靠我们自己……否则发达国家在核心技术方面总是要卡我们的脖子”。不得不说,这个确实酷,但还不够很酷,因为能做这种超前预判的人有不少,我认识的一些大佬都做过。

能预判叫酷,能布局推动才叫很酷。

很多人都知道,没有他就没有歼10的坚持和后来的歼20,这个已经足够酷了。

但实际上,没有他,很可能就没有今天的航空工业、石油工业、电子工业、核工业……没有迅速的金融电子化、军队信息化……,也没有我们微电子、软件、计算机、互联网和信息产业的今天。

我们的今天,有太多太多的事和他有关。

正如那本书的名字:《他改变了中国》。

所以,他之所以酷,不仅是因为他是领导人,而是因为他做了很多很多的事,很多很多一些人眼里的“蠢事”。

所以,我们今天不搞大新闻,只聊几件能证明他很酷的“微小的工作”。

比如反“斜轿”。

“斜轿”这种事,别说一般人,一般大领导人、大资本家、大企业家都绕着走,全世界都绕着走。

因为咱新中国基础打得太好,所以那时“斜轿”一般用8090年代流行的“气功”概念进行伪装。

但实际上,人家在大陆以外的其他国家和地区,可没有“斜轿”这个说法,人家那可是个顶个的“合法”的“宗教法人团体”,有用传统基督教、佛教等宗教分支名义的,也有直接创造教义,开辟教派的。

那些轿主们,有钱、有势、有教徒,有企业,有地产,有厂矿,有报纸,有电台,有明星偶像团体,有的还有大学、有党派,富可敌国、权势滔天。

香港的李XX,厉害吧,见了都得拜三拜;对于那些教主,高卢鸡、汉斯喵、甚至鹰酱,哪个国家的领导人都不敢轻易得罪,至于脚盆鸡、南棍,想上台那在一定程度上也得得到人家的支持。

再说,人家斜轿不就骗骗钱、骗骗色,对老百姓进行下精神控制么,又不反政府,又不耽误你升官、发财的,得罪人家干嘛。

何况,你怎么知道人家是骗钱?老百姓主动给的好不好?你凭什么说人家骗色,教徒主动给的好不好?你凭什么说人家精神控制?

现在我们回头问问自己,假如你是领导干部,你敢得罪斜轿么?

当其时,以“气功”为名的邪教,可不止“轮子”一家,而且,多少官员、企业家、明星、作家都是教主的好朋友,大家和和气气的,人家发展教派,你当你的官,何必呢?

但是他就是要管。

为了老百姓不再受骗,为了科学昌明,为了千秋百代。

一管到底,全部取缔。

后来的情况,我们也看到了,那些斜轿对他进行了无休无止的、惨无人道的、疯狂的诋毁和造谣,直到今天还在做。

是啊,自从韩X写了《谏XXX表》,历史上某些人对韩X的辱骂就没停过,前不久我还看到一公众号说韩X目前正在地狱受苦。

以他的智慧和博览群书,他会想不到?

他一定想得到。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粉身碎骨浑不怕,无非一念救苍生。

这是为民请命,也是舍身求法。

他好酷,我好喜欢。

比如禁止军队经商办企业。

记得90年代末期,党中央开展打击走私联合行动和专项斗争,斗争发现,有军队、武警部队参与其中(出自公开发行的《……文选》(第二卷))

他见微知著,深刻洞察到现阶段人民军队参与经商办企业的危害性。

固然,之前军队经商办企业因“军队要忍耐”而生,有其客观的历史原因,但在当时取消军队经商办企业,是永葆人民军队本色的必然选择。

但当时是有人不理解的,大家可以想想,假如你们师有十大几个煤矿、好几个金矿,还有制药厂、配套纸箱厂,干部战士员工月度福利高出基本工资数倍,你愿意军队取消经商办企业么?

我们再腹黑的想想,假如你是一把手,你愿意给部队谋福利,还是愿意冒着得罪部队的风险取消该政策?

取消军队经商办企业这种事,得罪人是肯定的,如果是你你愿意管么?

但是他就是要管。

为了人民军队永葆本色,为了人民共和国不变色,他一管到底。

他相信人民军队绝对听党指挥,他也相信经过努力,人民军队可以去疴除病、焕然一新。

他不信国外那套陈腐的恩赏羁縻。

他一管到底。

现在看来,那仿佛是在悬崖边上挽救了人民军队。

这是拼命硬干的人。

他好酷,我好喜欢。

比如那年,是他最低谷的时候。

40多岁,担任研究所所长的他被打倒,并被安排担任清洁工。

如果是我,可能就躺平了。

但他没有,根据同事们回忆,那段时间每天都可以看到他“穿着胶鞋,手拿橡皮水管和扫帚”在打扫厕所和实验室。

同事们说差不多行了,而他却说:“实验室加热段上的铜锈如果不刷彻底,会有安全隐患。”

这太酷了,这绝不是一般人的心态。

马未都在《奶奶黄慕兰》中曾说,“百岁寿者,都是人之楷模,仅凭运气无法达到,必须自我修为。”

我们也听说过,他晚年重病在身的传闻,但他可以高寿96岁,除了医疗条件好,恐怕还有这份心性修为在。

毕竟一些人,即便给他最好的医疗条件,也别想活到人家这个岁数。

想想那时的他,已经孑然一身,当着清洁工,都能组织编写教材,在所里办起了英语和日语的学习班。

还对大家说:

“虽然现在的形势下咱们没有太多的设计任务,但可以利用时间好好学习专业知识和外语,提高自己。”

这真的太酷了,这是埋头苦干的人。

但更酷的是,经受过苦难、被打倒过的他,并没有抛弃初心,在若干年后的那次风浪中,他的坚定信仰验证了一切。

他很酷,我很喜欢。

他很酷的事还有很多,毕竟他是我党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第10位“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

但最令我受益的,是那次采访。

他作为一个长者,给我们传授了人生的经验,无论是“闷声发大财”,还是对新闻工作者的谆谆教诲,都令我受益匪浅。

可惜,当时的我毕竟太年轻,太单纯,有时还有点愚蠢,不仅看不懂他,还曾腹诽过是不是有些失态。

再懂的时候,已经人过而立之年,但真经注定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再晚的理解也是理解。

当我们看到满屏“+1s”的时候,就已经明白,那些埋头苦干的人、拼命硬干的人、为民请命的人、舍身求法的人,注定会得到人民群众发自真心的拥护。

反对者的污秽和时间的尘埃注定遮不住他的光辉,他是改变中国的人,也是中国的脊梁。

今天他去世了,谨以微小的此文,对他报以最崇高的敬意。

长者同志,永垂不朽!

小破法师

2022.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