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网络上最热闹的事情,莫过于“华夏方舟国家基因库副主任王德明实名华大基因核酸检测不准确被打断七根肋骨”一事。

王德明在举报信中所述说的遭遇,看之就让人忍不住拍案而起。

对此,华大基因于12月4日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关于王某明恶意诋毁的严正声明》称,系捏造事实诋毁公司,王德明身体致残是因为他在2020年10月份第十五届国际基因组学大会(ICG-15)在武汉举办期间,未经邀请就进入会场寻衅滋事,与“保安”发生冲突时被打断了七根肋骨

资料显示,王德明出生于1987年,曾做过医生、医药代表、医疗行业猎头、健康医疗媒体记者等。

而他举报信里提到的几个人,更是大有来头。

比如,被王德明递交举报信的高福院士,时任中国疾控中心主任。

不知道他当初有没有收到王德明的举报信?

而王德明举报信中提到“指使人殴打他”的华大基因老总汪建,更是牛B得一塌糊涂的人物。

被王德明举报住一亿大别墅的国家基因库主任梅永红先生,身份同样非同一般。

他曾担任过科技部司长,济宁市市长等职,至今仍是碧桂园的副总裁兼CEO。

从王德明举报信中所涉及的这些人物身份来看,他当初的举报,需要多大的胆量。

毕竟,对手的力量太强大了。

我想不通的是,王德明只是一个1987年出生的硕士毕业生,他从事相关工作多年,为何敢不顾及对手的位高权重、财雄势大,冒死发起实名举报呢?

难道他真会赌上自己的人生和前途,吃饱了撑的要去造谣生事?

所以,公众迫切需要有关部门介入调查,公布真相,以正视听。

网络搜索发现,被王德明举报的华大基因公司,在之前就有被媒体报道“核酸不准”的前科。

2020年8月25日,瑞典公共卫生局发布两则公告声称:两家研究室使用中国华大基因的新冠病毒核酸检验试剂盒,导致大约3700人出现“假阳性”的检测结果。

不过由于各个国家和地区对于核酸检测结果的标准、定义不同,该“假阳性”事件仍存在争议。

此外,2021年4月22日深夜,据香港政府发布通报称,华大基因化验所报告了29宗核酸检测阳性及1宗“不确定”,多个病患被送往医院后,接受核酸检测和抗体检测均呈阴性,显示他们并未受到感染,即华大的检测结果可能为“假阳性”。

2021年2月,该化验所还因为出现16宗新冠检测“假阳性”案例,遭食物及卫生局警告。

我们需要直面的一个现实是:在疫情期间,关于核酸造假、核酸检测不准确的新闻一次次登上热搜,正是因为我们身边还有一些勇敢的人敢去质疑、敢去发声,才让这些核酸公司的恶行受到有关单位追究。

正如网上流传的一句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在替你寻衅滋事。

令人难以接受的是,在王德明的举报还没有迎来“官方介入调查”的信息时,却传来了他“已经去世了”的消息。

真心希望,王德明的去世只是一个假消息。

我宁愿听到他被“寻衅滋事”的消息,都不愿听到他去世的消息。

而从他将微信名更改为“不孝子王德明”的时候,我就已经读懂了他“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

我们更需要直面的是,这个社会上,有着太多的人,为了我们的对月静好,曾经冒着生命危险负重前行。

比如:

揭露地沟油的洛阳电视台记者李翔

自费揭露乳业造假的蒋卫锁;

“三鹿”点名记者 简光洲;

揭露皮革奶主持人赵普;

中国揭黑第一人,调查“山西疫苗乱象”记者王克勤

他们像一剂剂疮药,用生命止住了这个社会的溃烂,让我们大家得以避免更多的疼痛和折磨。

大家可曾想过,他们其实也如你我一样,是幼子的父母、是老者的儿女、是爱人的肩膀。他们为这个社会祭献了生命和前程,他们那小小的家庭又获得了什么?

我更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记住,在一次次公共事件的背后,总有一些人,在用点燃自己的方式,照亮了那龌龊的黑暗。

之前人们常说,“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大众谋福利者,不可使其孤军奋战。“

但这是人们的期待,而现实是:那些抱薪者和开道者,本就冲在最前面,做着最辛苦最危险的事情,他们一定有更大的概率受伤和经受痛苦。

大多数人的希望他们好好活下去,是因为人们知道他们才是这世界的光,下一次面对黑暗的时候,他们还会继续冲在最前面,去做抱薪者和大众谋福利者。

如果哪一天你们被身上的痈疮疼醒了,我希望你们能记住这句话。

最后,期待官方介入调查,为这起事件的是是非非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我相信,该是如来的一定会上西天。

我更相信,该是魔鬼的早晚一定会下地狱。

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