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比利时一众主力球员已经步入球员生涯的尾声,因此外界均认为今届世界杯是比利时“黄金一代”的最后机会,但结果“欧洲红魔”最终只能止步于小组赛,更在小组赛第二轮败于摩洛哥后,传出阿扎尔、德布劳内及费尔通亨在更衣室发生争执,虽然阿扎尔、蒂博·库尔图瓦等球员有为事件澄清,但费尔通亨针对德布劳内言论的反击都不难看出比利时处于青黄不接及内部对立的内忧外患情况下,而这种对立与比利时特独的民族关系密切相关。

比利时是由以法语为主要语言的瓦隆人及以荷兰语为主要语言的弗拉芒人组成。十八世纪末,法国爆发大革命,革命的思维随着拿破仑的南征北讨向邻国输出,当中比利时由于与法国接壤,深受其影响,导致瓦隆人的地位跟随水涨船高,法语亦成为比利时地区的唯一官方语言,并禁止公开场合使用荷语。1815年,拿破仑在滑铁卢兵败,不但导致法兰西第一帝国灰飞烟灭,而且在拿破仑战争期间法国新占领的土地都受到波及,由于荷兰是反法同盟成员国之一,为感谢“海上马车夫”在反法战争中的付出,将比利时划入荷兰王国,因此弗拉芒人成为比利时地区的主导,而瓦隆人则成为被打压的一群。

因此瓦隆人频频开展独立运动,一度逼使荷兰国王威廉一世放宽民族政策,但是瓦隆人的独立步伐已是难以阻挡,面对比、荷两国的濒临分裂,欧洲列强展示出不同的态度,法国及德国前身的普鲁士都乐见比、荷两国分裂而有助扩张领土,相反只集中扩张海外殖民地的英国并不希望两大欧洲对手日益壮大,因此英国推动多国签署“伦敦条约”,不但让比利时独立建国,赋予其永久中立国的身份,更让荷兰将部份领土及人口交予比利时,使国内的人口比例更为平衡,1932年,荷兰语亦成为比利时的另一官方语言。

但独立建国后,瓦隆人与弗拉芒人的争斗仍然相当激烈,当中两次世界大战中表现得淋漓尽致。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为借道攻打法国本土,强攻比利时超过两个月,当中主要战场都位于佛拉蒙地区,而瓦隆人基本上处于袖手旁观的状态,令佛拉蒙地区损伤惨重。二战期间,弗拉芒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迅速投降令瓦隆人成为德军的打击目标。而两个民族在国内的斗争同样不惶多让,2010年,由于两地政党的水火不容,比利时曾有五百多天处于无政府状态。因此比利时政府决定南北分治,北部为荷兰语区、南部则为法语区,首都普鲁塞尔、各大电视台及学校都规定必须双语运行,而这种对立都无可避免地带到球场。

比利时阵中阿扎尔兄弟、维特塞尔等主力球员是来自瓦隆尼亚区、德布劳内、费尔通亨、德里斯·默滕斯及维尔马伦等球员则是来自佛拉蒙地区,2014年巴西世界杯前夕,维特塞尔及维尔马伦双双出席新闻发布会,结果维特塞尔则以法语完成采访、维尔马伦则顺理成章地以荷兰语接受访问,更甚者为避免分化,在比利时国家队中需要以英语作为训练及日常沟通的首要语言。因此现时对比利时而言,除了要培养年轻球员接替“黄金一代”外,消除瓦隆人及弗拉芒人的矛盾亦是重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