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年6月,蒋介石撕毁了他亲手缔结的停战协议,向各个解放区发起全面进攻。

经过八个月激战后,国民党军队在正面战场上迟迟没有取得战果,于是,蒋介石选择改变作战方式,由“全面进攻”转为“重点进攻”,进攻的重点就是陕北和山东。

考虑到此前国民党军队的作战并不顺利,蒋介石决定“重症下猛药”,由此制定了“鲁南会战”计划,以30万重兵由南北两线进攻山东解放区,妄图一举消灭华野。

为此,蒋介石亲自到徐州部署,并派出爱将陈诚到前线督战,当时,国民党信心满满,还喊出“15天澄清鲁南局势”的口号。

面对30万国民党军来袭,我军的应对方案是:诱敌深入,集中绝对优势打敌一路。

不过敌人吃了几次亏,竟也学聪明了,我军在南线的几次诱敌深入均告失败。

一开始,陈毅和粟裕打算阻击中路,从而让胡琏所部突出来,随后集中优势兵力重创乃至全歼胡琏部队。但胡琏在吃了宿北战役和鲁南战役两次大亏后,变得颇为谨慎,不敢贸然前进。在这种情况下,陈毅和粟裕想把胡琏所部拦住,让李天霞部突出来,歼灭李天霞部,但李天霞和胡琏是一路货色,胆小谨慎,也不敢贸然进攻。

两次谋划都失败,陈毅和粟裕又盯上了黄百韬部,黄百韬西部是郝鹏举部,这支部队的战斗力极弱,于是,陈粟制定了“攻击郝鹏举部,吸引黄百韬部支援,从而围歼黄百韬部”的计划。计划原本进行得十分顺利,郝鹏举的部队不到两天就宣告被全歼,他本人也被生擒。谁知黄百韬却是坐视郝鹏举被全歼,没有支援一兵一卒。

国民党军队如此谨慎,和陈诚的指挥不无关系,在陈诚看来,宿北战役和鲁南战役之所以战败,就是在于“孤军深入,强弱分离”,从而才让解放军有机可乘,所以陈诚才三令五申要求部队“齐头并进”。

见南线不能建功,陈毅和粟裕就把目光投向了国民党的北线部队。北线的李仙洲集团,由于被蒋介石和陈诚连番催促,部队有所脱节,有三个军是孤军深入之势。

这个细节被陈毅和粟裕注意到了,一番慎重考量后,两人决定奇袭李仙洲集团。

为了迷惑敌人,粟裕让华野二纵、三纵伪装成主力在南线闹出动静,动静闹得越大越好,让敌人误以为我军准备在南线与敌人展开决战。其他部队则全部秘密北上。

二纵和三纵在临沂稍作抵抗后,于1947年2月15日主动撤离了临沂。国民党军队轻易占领临沂后,称为“鲁南大捷”,蒋介石和陈诚都很高兴。但北线李仙洲的上级王耀武却非常清醒,他知道,国民党军队中素来有欺上瞒下、谎报军功的传统。

这位抗日名将确实了不起,他在没有相关情报的支持下,仅凭从前线的广播中就意识到我军主力可能改变作战方向的可能。

想到这里,王耀武赶紧让李仙洲集团全线后缩。陈毅和粟裕都被敌人的这个动作吓坏了,一批前线指战员担心敌人跑了,纷纷请战:快点打,还可以“搞点汤喝”。

陈毅连忙安抚:“别急,沉住气,老蒋和陈诚会把李仙洲给咱们送回来的。”

蒋介石和陈诚得知李仙洲后撤,果然严令李仙洲集团加速南进,歼灭华野残部。

不出陈毅所料,老蒋和陈诚果然把李仙洲送进了“虎口”。在接下来的短短63个小时里,华野以伤亡6000余人的代价,歼敌4万余人,全歼李仙洲集团。王耀武接到战报后,忍不住怒骂李仙洲:“那可是五万多人啊,三天,三天就被消灭光了,就是五万头猪叫共军抓,三天也抓不完啊!”

其实,被骂的不止李仙洲,华野九纵的聂凤智也挨了骂,而且他被骂的原因并不是打得不好,相反,他还活捉了国军中将。

当时,华野九纵负责在和庄地区打援,司令员聂凤智却很不高兴,因为华野九纵是一支攻坚部队,在以往的战役中,华野九纵一直都是当主攻的部队,战绩辉煌,如今却在这里打援,聂凤智对此颇为不满。

尽管不满,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聂凤智还是认认真真地带着部队打援。

谁知在打援时,九纵竟有了意外收获,在追剿从莱芜城中逃出来的残兵败将时,九纵竟然活捉了国民党第46军的中将军长。

没想到打援也能抓到大鱼,聂凤智心里早已经乐开花,他赶紧让人把敌人的中将军长送到自己的司令部,他要亲自审问,看看能不能从他口中审出什么有用的情报。

还没开始审问,一通电话打来了,聂凤智拿起来一听,是陈毅打来的,他正准备向陈毅邀功,谁知电话那头的语气却不是很好:“快放人,务必保证敌军长悄悄地安全回去,如有半点意外,我拿你是问。”

“为什么?”聂凤智不解,好不容易抓到一条大鱼,就这么放走了?他不服。

“没有为什么,执行命令!”聂凤智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陈毅打断了,他无奈,只好照办,但心里一直有一个疑惑:这个军长到底是谁?莫不成是我军的潜伏人员?

10年后的1957年,聂凤智出访东欧时路经兰州,在那里再次遇到了那名被俘的敌军军长,聂凤智一愣,没想到那名军长如今竟是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一番交谈后,聂凤智这才知道他的名字和身份。

他叫韩练成,一个传奇人物,是我军隐藏在国民党军队中的重要卧底,他在国民党中潜伏了六年之久,就连蒋经国也不禁感叹:“韩练成是总统身边隐藏时间最久的隐形将军,没有人想到他是共军的人。”

可以说,除了杜聿明等极少数人,几乎所有国军将领都不会想到韩练成是卧底,更不会想到他会弃暗投明。因为大部分投诚将领弃暗投明,往往是因为在国民党中不得志受排挤,韩练成不同,他可是蒋介石身边的红人,而且还救过蒋介石的性命。

1930年中原大战中,蒋介石在商丘火车站设立“总司令列车行营”。未曾想,冯玉祥一支小部队趁着夜色摸了过来,将蒋介石司令部团团包围。紧急关头,正执行守备任务的韩练成一听到枪声,立即率部赶到,击溃来犯之敌,成功救出蒋介石。

蒋介石对此十分感激,在问候了他的基本情况后,钦定他为黄埔军校三期毕业生。

韩练成由此被列入黄埔门下,成了和胡宗南一样的“天子门生”,是老蒋的“嫡系”。

更难得的是,韩练成还得到了桂系李宗仁和白崇禧的赏识和信任,要知道,蒋介石和桂系一派向来不对付,而韩练成能同时赢得双方的信任,这在国民党将领中是非常少见的。依托蒋介石和李宗仁、白崇禧的信任,韩练成在国民党中平步青云。

1942年,时年33岁的韩练成就已经升任第16集团军参谋长,官至国民党中将。

与此同时,国防研究院在重庆成立,蒋介石亲任校长,韩练成是第一期研究院。在这里,韩练成看到了很多秘密资料,他发现很多所谓的“党国大事”,这些蒋介石口中的“大事”,根本不是抗日,而是排除异己,培养亲信。他认真分析和对比了抗战以来的各种情报和数据,结果触目惊心。

共产党的部队,即便算上地方游击队,也不过50万人,却顽强地抗击着35万日军和62万伪军。反观国民党,汪精卫成立汪伪政府,蒋介石消极抗日,所谓的党国精英也在明争暗斗,蝇营狗苟,尔虞我诈。

这让韩练成寒透了心,于是,他托老友周士观秘密联系重庆的共产党人,提出想要见见周恩来。不久后,在周士观女婿于伶家中,两人终于见面了,一见面,韩练成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想前往延安。”

周恩来略感诧异,他没想到这位前途辉煌的国军将领竟有这种想法。高兴之余,他首先感谢韩练成对我党的信任,随后又建议韩练成,应该利用自己的身份和职务为抗日事业做贡献,况且眼下国共合作,他作为蒋介石身边的红人,不该前往延安。

韩练成非常遗憾,又承诺道:“将来如果有需要,我韩某人一定鼎力相助。”

周恩来笑道:“以你在国民党中的人脉关系来看,现在留在国民党,将来或许能起到更大的作用。”闻言,韩练成大喜,他听出了周恩来话中的言外之意,这代表双方已经确定好了“同志关系”,他将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秘密潜伏在国民党内部。

出于韩练成的安全考虑,周恩来建议他切断他与共产党的所有联系,不接触任何共产党组织,只和他、童必武、潘汉年、李克农等寥寥数人联系。在随后的潜伏生涯中,国军中几乎没人怀疑他的“忠诚”,只有杜聿明觉得韩练成太清廉了,比他还清廉,不像国民党将领的做派,就据此怀疑韩练成可能是共产党,并暗中派人监视。

杜聿明也曾向蒋介石透露自己的想法,蒋介石大怒,随即质问道:“难道党国就不能有清廉的将领吗?”杜聿明无言以对。

在莱芜战役中,华野之所以能在极短的时间里消灭4万多名敌人,韩练成立下了大功。李仙洲并非无用之辈,面对华野的包围,他也有自己的战斗计划。然而,韩练成明知蒋介石“共军主力西窜”的判断是错误的,却一直在坚持,误导了李仙洲。

当李仙洲准备突围时,韩练成则以“部队未部署得当”为由,要求等一天再行动。

拖延了一天后,身为46军军长的韩练成竟玩起了失踪,放弃指挥,导致部队群龙无首,乱作一团。而国民党军队已经失去了最佳突围时机,在华野的强大攻势下,4万多国民党军队陷入一片混乱,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全军覆没,就连李仙洲也成了我军俘虏。王耀武压根没想到李仙洲集团会败得这么快,所以才会气得破口大骂。

而韩练成却在玩起“失踪”后,不小心成了聂凤智的“俘虏”,陈毅知道后很着急,因为韩练成的身份太重要了,所以才会直接打电话给聂凤智,要他务必保证韩练成的安全,并立即将他放走,不能走漏消息。

要说韩练成也真是“艺高人胆大”,莱芜战役后,他竟选择回到南京,向蒋介石“负荆请罪”,一见面,韩练成就把自己编好的故事告诉蒋介石,蒋介石非但没有怀疑韩练成,反而称赞韩练成“一俟跑出,即刻返京,极其忠勇可嘉”,是孤胆英雄。

聂凤智本来不理解,为什么陈老总要他放走那名国军军长,此番路过兰州,再次见了韩练成,与之交谈后,这才恍然大悟。

1950年,韩练成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已经在敌人内部潜伏了许久的他,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刻,看着庄严的党旗和鲜艳的五星红旗,韩练成激动地流下了泪水。

后来,他先后担任西北军区副参谋长、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等重要职务。

1955年授衔时,周总理本想授予他上将军衔,但他推脱说自己没啥大功绩,入党的时间也比较晚,只接受中将军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