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吴西华家那座摇摇欲坠的老房子终于敌不过风雨的侵蚀,垮了下来。房子虽然垮了,可日子还是得照样过,一家老小也需要一个栖身之地,于是吴西华从亲戚那借了几万块钱,修了一座砖瓦房。

吴西华的性格比较木讷,为人也比较老实,一辈子没有跟人吵过一次架红过一次脸,这几万块钱的外债成了他心底的一块大石头。他很想尽快还掉这笔债务,可由于夫妻俩收入都很低,家里的负担也比较重,还了七八年都没能还清,到2012年年底时还欠着人家4万块。

正所谓“麻绳专挑细处断,噩运只找苦命人,”吴西华一心想要还掉外债,可家中却接二连三的出事。为了增加收入,他养了两头母猪,可就在母猪将要下崽时,两头猪都突然病死了。不久后,他的老母亲也因病去世,这让原本就郁郁寡欢的吴西华更加悲伤。

吴西华家的日子不太好过,可那时候大家的日子其实都差不多,农村像他这样的家庭比比皆是。可是吴西华始终想不开,他总认为母亲的死自己有很大的责任。他常常想,要是那两头猪没有死,卖掉后就有钱给母亲看病,要是自己能再有本事一点赚许多钱,母亲就不会这么早走。

长期的精神压力和母亲过世产生的愧疚,让吴西华的精神时刻处于紧绷的状态。他经常在干活时一个人自言自语,可旁人问他在说啥时,他却表示自己并没有说话。就这样,吴西华陷入了自己的内心世界,他开始变得偏执,不相信任何人,以至于酿成了日后的惨案。

吴西华的两个孩子在县城读书,每天都要他骑三轮车接送。这一天,吴西华接送两个孩子放学,在路过殡仪馆附近时,由于有人家在举办丧事路面太拥挤,不小心把一个女子给撞到了。老实的吴西华赶紧下车赔礼道歉,可想不到他刚下车就被人踹到了地上,接着又被人按在地上一顿拳打脚踢。

打人者名叫杜平,他与被撞的那个女子是亲戚关系,而且他的身份还是一名看守所管教民警。然而,这个杜平虽然是警察,但是性格却十分火爆,不由分说就将吴西华暴揍了一顿,而且还是当着吴西华两个年幼孩子的面。就连围观的群众都看不下去,纷纷指责杜平太霸道,怎能因这点小事就大打出手。

当时吴西华所在村子的村长吴云彪也在附近,闻讯后赶紧过来查看,他从吴西华口中得知车辆的保险和手续都齐全时,就安慰吴西华不要害怕,等警察过来再看怎么处理。没多久,交警大队的人就到了,将吴西华带到了交警队,然后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判定吴西华负主要责任。

吴西华满肚子苦水,于是在处理完交通事故后,报警说受到了杜平的殴打。警方第一时间就受理了此案,不过需要他去医院验一下伤,提供一下医院开具的诊断证明。吴西华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误以为警察是在有意偏袒杜平,所以憋了一肚子火气回家了。

吴西华回家后,心里越想越气,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欺负,被人打了不但没人管,还要赔给人家一大笔钱。就这样,在他的心里逐渐萌发了报仇的念头,打算采取过激的手段来给自己出一口气。村长吴云彪就劝说吴西华消消气,并且给他出了一个办法,如果对方让赔钱,就追究对方打人的责任;如果对方有意和解的话,就将这件事揭开,大家谁也不追究谁。

按照当时农村的习惯来说,吴云彪给出的建议,也算是一个比较中肯的建议,毕竟这件事确实是由吴西华撞人引起的。虽然撞人并非是吴西华故意的,可毕竟是他有错在先,如果对方真以身体不舒服为由狮子大开口的话,吴西华一家肯定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当然,杜平打人肯定是不对的,但是根据当时的形势,双方能够讲和确实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但是吴西华的心里已经认定警察偏袒杜平了,所以他虽然听从了村长的建议,但是对此却并不抱什么希望,他还是打算自己给自己出口气。于是他给远在广东打工的妻子陈春平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回来照顾两个小孩。陈春平听出丈夫语气有点不对劲,当夜就赶紧买了车票往家赶,可还是没来得及阻止惨剧的发生。

2012年11月9日,吴西华照常送两个孩子去县城读书,在返家的途中恰好遇到了前去医院看望亲戚的杜平。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吴西华,当即到路边商店买了一把切水果的小刀,找到了正在银行门口擦鞋的杜平,趁其不备从后面一刀划过了杜平的脖子。

周围的村民看到出了人命,赶紧打了报警电话,等到警察和救护车赶来时,陈平已经没有了呼吸。而吴西华杀完人后,回到家洗了个澡,换了一身新衣服,到母亲坟前磕了几个头,又打电话给姐姐让她帮忙接两个孩子放学。在处理完一些琐事后,他才拨打了报警电话自首,随后被赶来的警方带走。

虽然吴西华当街杀警泄愤表现的十分冲动,可是在案发后却表现的十分平静。被抓后,面对警方的询问,吴西华表现得十分淡定,他对警察说:他打我没人管,我把他杀了就有人管了。

不管怎样,吴西华犯下这样的罪行,肯定是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的。他自己也早已有了抵命的觉悟,因此在案发后就已经交代好自己的后事了,让家人把他葬在母亲的墓边。不过,吴西华最后被判了死缓,这倒是超出了他的预料。

俗话说得好,冲动是魔鬼,不良的情绪会对人的行为有很大的影响。但是作为成年人来说,无论如何都要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如果不能及时调整好自己的情绪,那么就有可能给自己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就像此案中的吴西华,他原本并不需要这样做,如果他能够看开一点,也许就不会酿成这样的苦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