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在我国省一级下辖地级行政架构当中,除了京津沪渝4个直辖市下辖为区县之外(除了重庆之外,京津沪全部为下辖区),其他省、自治区除了新疆、西藏、内蒙古、甘肃、青海、四川、云南、湖北、湖南、吉林与黑龙江等省区外,基本上实现了省下辖地级市的架构;上述省区除了新疆、内蒙古下辖地州市、盟之外,其他下辖的就是地级市与自治州。

而除了这些多形式的地级下辖行政区省与自治区之外,另外还有河南省与湖北省还有着直辖的几个县级市,分别为河南省的济源市与湖北省的天门市、潜江市、仙桃市。其中湖北的3个直辖县级市在省内明确的是有着享有副地级待遇以及地级市的权限;而济源市则是名副其实的县级市,但由于有着同挂一块“济源产城融合示范区”(正厅级)的牌子,济源实际上又享有着地级市的大部分权限。

例如虽为县级济源市的所属部门,因为同时又是产城融合示范区的办事机构,所以基本上都是正处职级。其中如在县级市当中不应设立党政机关秘书长,但是济源市既有着秘书长同时还兼任示范区的办公室主任,所以其职级待遇与地级城市无异。

因此这样看来,济源市顺利成章的升格为地级市,基础条件要远比湖北3个直管县级市优越的多。

在全国县级城市同时又有着地级行政机构还有就是新疆建设兵团的各个师市,例如著名军垦第一城石河子市,虽然作为县级市建制,但是因为师市的合署挂牌,师市党政主要领导(正厅级)又同时兼任县级市主官,因此实际上也是全部享有地级城市的大部分权限。

因此像县级济源市的四大班子主要领导同时因为兼任示范区的主要职务,享受的职级待遇全部都是正厅级。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不了解济源“双重”建制的人看来,济源似乎与其他地级市一样同为河南省的下辖市;其实在正规省辖建制范围里,河南下辖市即为17个,而济源就是其中的1个直辖县级市(产城融合示范区)。

所以正是有着济源这样一个特殊的县级市在“搅局”,从而才让外界傻傻的分不清河南的下辖城市数量与概念。

而在目前既是郑州都市圈的新成员,另外又是“洛济深度融合区”(洛阳与济源)双子城市,解决济源问题的办法唯一就是尽快由县级市“转正”。

因此,对于济源这样实际享有地级市职级与权限的县级市,直接升格也就是一纸公文的程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