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凌晨,广州通过标志性建筑广州塔提示所有人:

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这句话的原创来自石家庄,但没人鼓掌,正如局长昨晚说的,民意基础不足,时机不够成熟。

如今这句话被广州接棒了。

因为东南城市的市民对放开的接受度更高,需求更强烈,也更不容易形成恐慌。

为了支持广州试验成功,高层下定决心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高层定调。

昨晚孙总理召开一个专家座谈会,里面提出一个重要的论断:

随着奥密克戎病毒致病性的减弱、疫苗接种的普及、防控经验的积累,我国疫情防控面临新形势新任务。

局长看了一下名单,里面有张伯礼、沈洪兵、王军志、梁万年、杜斌、冯子健、杨维中、董小平。

他们个个都有参加过武汉保卫战,属于真正在一线抗击新冠的人。而口风最松的张伯礼排第一个,信号不可谓不大。

第二件事:宣传机器启动,凝聚共识。

昨晚半夜的新华社,今天人民日报、环球时报、新京报等重量级官媒都在转向。

环球时报正式撰写关于奥密克戎病毒毒性下降的科普文章,这是三年来首次。

也是目前对病毒致病性判断里,层级最高的一次。

自此以后,关于新冠最新的“毒性”,相对于原始病株大幅度减弱,逐渐达成共识。

当然,原文其实还有“接种疫苗”的前提,大家只注意标题却还没留意到这点。

第三件事:消除后遗症的恐慌。

人民日报:封控管理要快封快解应解尽解

环球时报:奥密克戎致病力已大幅降低

新京报:专家称目前无证据表明新冠有后遗症

局长认为崇医生真正意思是:长新冠≠新冠后遗症

换句话说得了之后,如果真出现上述症状,别赖新冠身上,是自身体质问题,没有人会为此负责,除了你自己。

崇医生是真正在一线抗击新冠的人,天天和病毒打交道,同时他还能接触到广州这么好的一个数据样本。

不同毒株的感染率,重症率,以及后遗症,他有切身感受,也最有发言权,我们除了相信,也只能相信。

最后: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有个叫“布鲁克斯”,出狱之后反而各种恐慌、睡梦中常常惊醒、不知道该怎么生活的。

现实中这些人实在太多,他们刻舟求剑地停留在疫情初期大面积死伤的记忆。

这一套组合拳,其真正目的是有限度的拉平曲线,少恐慌少挤兑。而医疗资源必须留给真正需要的人。

局长发现,这几日央视转播世界杯的镜头里,多了许多看台球迷的特写,没有藏着掖着就大大方方的展现出来。

大趋势就是这样了,但时间越来越紧迫。

接下来就是加大疫苗的力度。北京夏天推过一次疫苗的,被骂回去了,希望这次大家认真对待,留大家犹豫的时间不多了。

国家投入巨资和人力、物力认真保护了我们三年,今后的路真的要靠自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