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成立后,为了表彰那些在新中国建立过程中立下不朽功勋的战士们,国家决定为他们颁发奖章,其中荣誉最高的是“战斗英雄”,除此之外还有“特等功”、和“一等功”等等。能够获得这些殊荣的人,每一个都是国家之栋梁,说明他们都曾为新中国的建立付出过青春和热血,有些还为之付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在1950年9月召开的全国群英会,也就是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上,有一位名叫郭俊卿的女战士被中央军委授予了“女战斗英雄”的荣誉称号,这是我军战士能够获得的最高荣誉。在她堪称传奇的军旅生涯中,先后荣立过特等功1次、大功3次、小功4次,是新中国成立时唯一一位女特等功臣。

更为传奇的是,郭俊卿是以女扮男装的身份从军的,并且此后五年一直没有被战友发现身份,直到有一次因为生病住院才被医生识破身份。所以在群英会上,国家除了颁发给她“女战斗英雄”的殊荣之外,为了表彰她的功劳,还特意给她颁发了“现代花木兰”的荣誉称号。

1930年,郭俊卿出生在辽宁省凌源市三十家子镇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在她7岁那年,父母带着年幼的她一路逃难,最终在草原上的林西县定居。在逃难的路上,年幼的郭俊卿见到了许多难民的悲惨经历,这让她从小就萌发了一个念头,那就是长大后要参军,去保护所有被压迫的人们。

然而,在那个动乱的年代,想要平安长大又何尝是一件容易的事呢?就在全家人来到草原后不久,郭俊卿的父亲就因为劳累过度病死了,母亲的身体也不太好,年幼的郭俊卿不得不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任。她把自己的头发剃光,假扮成小伙子去给地主家干活,可是就在她领了工钱回家的那一天,发现她年仅3岁的妹妹因为病饿夭折了。

妹妹的夭折对于郭俊卿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也更坚定了她将来要为穷人打天下的决心。

在郭俊卿14岁时,当地来了一支八路军的队伍,郭俊卿知道这是一支穷苦人的队伍,所以她很想报名参军。可是她又怕因为自己年龄太小,而且还是女孩子,担心队伍不要她。在经过一番苦思冥想之后,她突发奇想,决定效仿古代的花木兰,女扮男装去从军。于是她把自己打扮成男孩子,借用远房弟弟郭富的名字,而且虚报年龄说自己已经16岁了,成功参加了八路军。

虽然郭俊卿说自己已经16岁了,可上级考虑到她毕竟年龄还小,不太适应战斗部队的环境,于是就把她调到骑兵队当了一名通信兵。别看郭俊卿年龄不大,她的骑术可是相当高明,多次出色完成了上级交代的任务。有一次,为了传递紧急军情,她的战马都累死在了路上,而为了不耽误军情,瘦弱的郭俊卿背着马鞍迈开大步,独自一人在冰天雪地中艰难跋涉了几个钟头,最终及时将消息传递了出去。

1948年的春天,经过几年的军旅生涯锻炼,郭俊卿已经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战士,上级决定把她调到战斗班担任班长。不久之后,平泉战役打响,郭俊卿率领战士们英勇作战,在敌强我弱的恶劣形势下,以白刃战取得了最终胜利。战斗结束后,因为郭俊卿所在的四班表现特别突出,上级还给四班颁发了“战斗模范班”的旗帜。

在郭俊卿的军旅生涯中,也曾经有战友怀疑过她的身份,可每次都被郭俊卿找借口蒙混过关。本着同志之间要互相尊重的原则,战友们也没有过多打探郭俊卿的隐私,就连郭俊卿的上级也不知道这个英勇善战,敢于同敌人拼刺刀的小战士竟然是女儿身。在此后的数年中,郭俊卿跟着部队从草原一路打到了广东,就在部队翻越梅岭即将进入韶关时,郭俊卿因为生病住进了野战医院。

住院之后,医生肯定是要检查身体的,起初郭俊卿以为身体并无大碍,坚决不愿意检查身体。后来还是因为医生说她的身体长期劳累,病情已经十分严重时,才不得不向医生坦白了自己的身份。当郭俊卿的身份曝光后,战友们才恍然大悟,也更钦佩她的勇气,就连军长贺晋年得知此事后,都忍不住感叹说:“这是我们48军的骄傲呐!”

郭俊卿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革命事业,而她自己却一生未婚,晚年与收养的女儿相依为命。后来她离开部队之后,按照她的功劳,只要她愿意,肯定可以得到更好的待遇,但是她却选择平凡生活,到山东曹县民政局当了一名普通的转业干部。那个时候大家生活都不太好,郭俊卿总是把自己的工资捐给有需要的人,只留下一点作为自己一家人的生活费。

郭俊卿的女儿那时年纪还小,对此常有意见,也经常向母亲诉苦,说自己都十七八岁了,户口也没有落实,工作也没有安排。她要母亲去找人帮忙,认为以母亲的功劳,只要她开口,自己的户口跟工作肯定能很快落实。面对女儿的请求,郭俊卿严肃地批评说:“咱们两个人,有我90元的工资就够用了,人家有困难,要先考虑到有困难的人。”

1983年9月23日凌晨,郭俊卿因病去世,享年52岁,新中国唯一一位女特等功臣就此结束了她辉煌而又传奇的一生。郭俊卿将她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中国的革命事业,去世的时候身边只有一只旧皮箱,一台旧收音机,一床旧棉被和一条毛毯,这就是她身边最贵重的遗物,而她的遗产仅仅只有80元钱。

2009年,郭俊卿被评选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