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说结论:因为于鲁明受贿案还没有宣判,目前并没有公开证据证明,科兴由行贿被逮捕的北京卫健委原主任于鲁明

至于网上很多博主在将二者联系到一起并因此质疑科兴疫苗审批过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科兴公司这些年有很多起行贿案被公开报道,其中不乏前“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尹红章”这样的大人物。

我们先看一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7)京刑终15号刑事裁定书》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尹红章,男,59岁。2002年至2015年间,担任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和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

经审理查明:

……五、被告人尹红章于2002年至2014年间,利用担任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和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的职务便利,接受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尹×乙的请托,为该公司在药品申报审批事宜上提供帮助,单独非法收受尹×乙给予的钱款共计20万元,伙同其妻郭×甲共同非法收受、索取尹×乙钱款共计35万元。

被告人尹红章的供述:其于1995年前后与尹×乙相识,因工作关系,经常一起开会,所以比较熟悉。2000年,尹×乙成立了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2002年,其调任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后,尹×乙的公司申报过甲肝疫苗、SARS疫苗、禽流感疫苗、手足口病疫苗、甲流疫苗等项目,其为了能够在药品审批上获得尹红章的照顾,其与尹×乙之间一直有经济来往。2002年,其曾向尹×乙提到过想买一辆车,后尹×乙给其现金10万元,其回家后将该笔钱款交给郭×甲保管。2006年上半年,在其分得的广泉小区的房屋装修之前,其和郭×甲到尹×乙刚装修完的住处参观时,尹×乙给其一个装有现金5万元的信封,其直接给了郭×甲。同年,在其房屋装修完成后请尹×乙做客,尹×乙给其现金10万元,其将上述款项交予郭×甲保管。2011年,在其购买小产权别墅期间,其以借款为名向尹×乙索要30万元,当时其家中有钱,但都是由郭×甲保管,她不愿意拿出来用,就让其想办法,于是其找尹×乙要了30万元。尹×乙通过另外一个人与郭×甲找的另一个人签订了借款协议,郭×甲拿到了该笔30万元。尹×乙之所以给其送钱,是为了通过其担任生物制品处处长、药品评审中心副主任的职权为他公司药品审批提供帮助,其也确实帮助他公司推动审批进程。

判决如下:一、被告人尹红章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二、在案扣押的人民币3382000元、象牙一根,依法予以没收。

再来看科兴公司行贿医院医生和疾控中心副主任的两份判决书:

1、《广东省湛江市霞山区人民法院(2017)粤0803刑初315号刑事判决书》

被告人杨某1,女,中共党员,湛江市第X人民医院XXX。

经审理查明:

2008年开始至今,被告人杨某1在湛江市第X人民医院担任XXX一职,主要负责分管传染病防控、健康教育、对外宣传以及预防接种门诊的全面工作(预防接种门诊全面工作包括预防接种门诊的管理、疫苗采购计划的审批等等)。期间,杨某1同意护士长梁某4非法收受业务员杨某2、潘某送的疫苗回扣共计人民币12万3164元。具体事实如下:

(一)2011年开始,业务员杨某2到梁某4的办公室向其推销北京科兴的甲肝疫苗,并在推销的过程中主动提出给梁某4有疫苗回扣提成作为好处费,梁某4请示科长杨某1得到其同意后就与杨某2达成一定比例支付疫苗回扣费的共识。2011年至2015年期间,湛江市第X人民医院由梁某4经手向杨某2采购北京科兴甲肝疫苗5351支,按照每支3元的比例提成,杨某2一共送疫苗回扣款16053元给梁某4。

判决:被告人杨某1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2、《四川省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法院(2015)广利州刑初字第468号刑事判决书》

被告人孙德君,男,生于1974年2月20日,大学文化,原系广元市朝天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副局长。

经审理查明:

2009年至2014年,被告人孙德君担任朝天区疾控中心副主任(主持工作)及主任期间,在采购各类季节性或大面积流行疫苗及试剂过程中,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收受……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疫苗推销员钟某某给予的销售疫苗回扣款共计人民币106.3万元。

3、……2011年5、6月,朝天疾控中心从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钟某某处采购了9885支甲乙肝联合疫苗。2011年中秋节前,被告人孙德君在其办公室收受了北京科兴公司的业务员钟某某所送甲乙肝联合疫苗(倍尔来福)回扣款人民币5万元。2011年被告人孙德君共收受疫苗回扣款人民币18.5万元。

4、钟某某的证言,证实的事实与起诉书指控的相关事实一致,证实2011年5、6月,朝天疾控中心从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钟某某处采购了9885支甲乙肝联合疫苗。2011年中秋节前,其给被告人孙德君回扣款人民币5万元。

判决如下:一、被告人孙德君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二、令被告人孙德君退赔下余未退赃款人民币91.3万元,上缴国库;将被告人已退赔的赃款人民币15万元,上缴国库。

请注意以上判决都发生在新冠疫情发生之前,众所周知医疗行业也是我国受贿案的高发领域,至于科兴公司在新冠疫苗审批、上市过程与直接主管北京卫健委原主任于鲁明有没有行贿受贿关系,那要等于鲁明的判决下来才知道答案。真心希望科兴在新冠疫苗这件关系亿万人健康的大事上是清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