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日本上映的剧情电影《罗生门》在次年便获得了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及一众日本电影奖项,紧接着又获得第24届金像奖与25届金像奖提名。时隔半个世纪后它依旧没有褪色,在1999年被评为20世纪百佳影片第十名,2006年又被收入美国在线影视协会的电影名人堂。作为一部电影来说它的“影生”无疑是成功的,成功的电影跟成功的人一样是备受关注的,今天就由小编来探索它的成功之道吧。

扑朔迷离的剧情

扑朔迷离的剧情

影片的开始是一名脚行僧与樵夫眼神呆滞地坐在雨中的罗生门下,樵夫手抱着头嘴里喃喃“我不明白,不明白……”,一名乞丐带着不屑的神情与同观众一样的心理耻笑樵夫对一桩命案大惊小怪,但僧人说就连寺庙中的高僧也不明白。这时我们与乞丐的好奇心彻底被勾起来了,求着樵夫说出事情的经过。其实事情本身并不复杂:一个强盗在山里把一个女子玷污后将她的丈夫杀了。

但是在法官审案子时,强盗,女子,丈夫的冤魂却各执一词,都说自己说的才是实话.,而且每个人都有被相信的理由:强盗知道自己一定会被判为死刑,将死之人说假话没有意义;女人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失去了丈夫也失去了贞洁,是案件的完全受害者,完全没有必要说谎;而丈夫已经是冤魂了,应该是不会有丝毫隐瞒才对……一时间法官也不明白谁的说法是对的,此时我们也如那名樵夫一样开始喃喃了:我不明白,不明白……

引人深思的影名

引人深思的影名

黑泽明的《罗生门》改编自芥川龙之介的两部短篇小说《筱竹丛中》与《罗生门》,电影虽然叫《罗生门》,但内容与小说《罗生门》并无太大关系,情节则主要取自于《筱竹丛中》。“《罗生门》是由外入内,《筱竹丛中》是由内向外,两者的本质主题却都是一样的。”因此,黑泽明用《罗生门》来做影片的名字,其实是为影片中的故事设定了一个发生的背景。另外抛开芥川龙之介的作品不谈,“罗生门”一词本身也大有来头。罗生门也称罗城门,本是日本京都罗城的城门,也就是在影片中出现的散发着恐怖气息且破败不堪的城门,在城门门顶上躺着数具无人认领的尸体。后来罗生门一词用来借指人世与地狱之界门,也有事实与假象之别。在影片中有死去的武士冤魂借巫婆的身体向法官陈词,,而冤魂来自地狱,更是使罗生门的意味悠长。

极度精简的人物

极度精简的人物

现在的电影中动不动就是上百的群演,特别是一些想要追求给人视觉震撼的场面,动用的人数更是不计其数,但整部黑泽明只用了七个人就给我们带来了极强的震撼,直击心灵。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整部影片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四名案件有关人员在法官面前受审,但是法官没有在影片中出现一帧,甚至连声音和字幕也没有,全是用受审人“什么?你说那把匕首?””什么?那个女人?”等来代替。

令人感慨的寓意

令人感慨的寓意

一部好影片应该是有深意的。当我们知晓了事件的真实经过后,发现强盗,女子,丈夫都在撒谎!甚至樵夫在法官面前也撒了谎,因为他怕被牵扯进去。同时困于我们已久的命题也有了答案:将死的强盗为没有得到女人而撒谎;受害的女子为隐瞒要求两人决斗而撒谎;死去的丈夫为隐瞒决斗不敌强盗而撒谎。在那个战乱不断,灾祸横生的时代里人们活在自己编织的谎言里,在罗生门下僧人和观众一同见证了人间地狱。

影片的最后身无牵挂的乞丐拿走了婴儿身旁的和服,有六个孩子要养的樵夫却义无反顾的抱起婴儿,僧人颤抖着说出黑夜的一束光“我可以继续保持对人类的信心了”。雨停了,樵夫抱着孩子朝太阳走去,把“罗生门”远远甩在身后。·